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八章

第八章



    眼前的場景似乎有點熟悉,他記得當時宋心豪帶沅沅來天馬牧場時,也是這情景,不同的是,現在角(色)互換了,那時候宋心豪的心情,應該就像他現在這樣于吧!

    成名和香娘究竟是怎麼認識的?照小宏的話來推斷,成名追求香娘已經有六年了。他在香娘心中的分量又如何?她一直沒有正面答應他的追求,難道是因為無法衡量出,她究竟是喜歡他多一點,還是喜歡成名多一點,而無法作出選擇嗎?

    不行!如果真是他講的這樣,那他可得學學宋小于,把當初追求沅沅的那種(強qiang)烈的決心拿出來才行了!

    “對了,小宏呢?”成名隨便找話聊。

    “可能在廚房里忙著吧!”陸海峰和香娘竟異口同聲地回答了。

    這對成名而言無疑又是一項打擊……他們默契竟好到這種地步了?!

    “喂,”尹香淳用手肘頂了頂身旁的陸海峰,“你去弄點吃的來,成名難得來,我要跟他聊聊。”

    成名一听立刻大驚失(色),連忙迭聲說︰“不用了!不用了!”堂堂天馬牧場場主,就算他有十條命,也不敢勞駕人家下廚呀!

    “成兄說不用,你听到了吧!”陸海峰看向尹香淳,眼里有著一絲得意。哼,想支開他,門都沒有!他才不會笨到自己去廚房做活兒,給那兩個人制造機會!

    “這樣啊,那好吧,成名,咱們兩個去好了,你不是要教我弄那什麼竹青的嗎?咱們現在就走吧!”尹香淳甜甜笑道,滿意地看著陸海峰的臉當場黑了一半。

    感受到陸海峰(殺sha)人的眼光看過來,成名不由得(呻shen)*出聲︰“香娘,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誰呀?”

    “不過就是天馬牧場場主,了不起呀廠她踐踐地眯起了眼,斜睨著陸海峰。

    成佳麗暗暗抽了口氣……老天!這名英俊威武的男子,竟然就是天馬牧場場主!他……他為何會在這種地方出現?這個言行離經叛道的村姑,究竟有什麼魅力?看得出來不僅是大哥,就連天馬牧場場主都對她情有獨鐘。

    “我可從來沒說過我了不起。”陸海峰無辜地聳聳肩。

    “香娘,還是我來就好了。”成名認命地嘆口氣。

    “那怎麼行?!你是客人噯!”

    “哥!”成佳麗也發出不贊同的聲音。

    君子遠庖廚,就算大哥地位沒有陸場主來的高,好歹也是一位少爺,怎能像客棧伙計一樣,在廚房里烹烹煮煮的呢!這要讓爹娘知道,鐵定會大發雷霆的!

    她不由得有些生氣地想道,這真是太過分了!香娘明明就是這家客錢的老板,這種事兒,再怎麼樣都得由她去張羅才對呀!為什麼她硬是要坐在這兒招蜂引蝶,還弄得兩個大男人為她爭論不已呢?難道——香娘是在向她炫耀,自己的魅力遠不如她嗎?

    陸海峰提議道︰“成兄,你說的那種烤魚我也曾吃過,不如咱們一道去研究研究,不知成兄意下如何?”他想了想,這是最好的方法了。免得待會兒香娘真的和成名一起離開,那他更是得不償失呀!

    這時候幾個家丁一起上樓來了,一名家丁向成名報告道︰“少爺,東西都搬好了。”

    “那好,你們自己隨便找位置坐,歇息一會兒等著用午膳。”

    “是!”幾個家丁便挑了鄰近他們的桌子坐了下來。

    家丁,加上他們兄妹倆,看樣子她光閑坐在這兒是不行的,大家還等著吃飯哩!

    尹香淳站了起來,說道︰“那,你們兩個慢慢研究吧,我去廚房了。”

    “我跟你一道走。”陸海峰也立刻站了起來。

    “我也一起吧。”成名也站起來了。

    最後,他們三個還是一起到廚房去了。

    成佳麗也站了起來,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她對廚房的事根本一竅不通,而且她也忍受不了廚房的烏煙瘴氣,可是她又想多知道一些那位陸場主的事呀!

    她第一步都還沒踏出去,成名已經下了命令︰“佳麗,你別跟過來,留在那兒就好了。”

    成佳麗只好咬著唇,又怨又氣地坐回硬邦邦的長凳……

    于是,成家兄妹就在六福客棧住了下來。

    按照往例,成名不願他們一行人的伙食造成香娘的負擔,所以他都會命令家丁們到廚房去幫忙一些粗活,這些家丁們知道少爺這項習(性xing)已經持續六年了,當然也就見怪不怪。

    也因此,尹香淳一家三口加上陸海峰,便悠閑了起來。

    成名和陸海峰竟也成了朋友,兩人還挺有話聊的。在成名眼里,他一直驚訝于這位神秘人物竟是如此平易近人,而且還史無前例地上演了出令人捧腹大笑的烏龍偷溜記,所以才會淪落到在香娘客棧里工作抵債的下場。

    而陸海峰也終于如願得知了,成名和香娘結識的緣由。

    原來王盛竟是二十年前聲望如日中天,卻突然引退的武林盟主,他曾經幫過成功,所以成功自認欠王盛一份恩情,而成功又無意中得知王盛開了家小客棧,隱居于此,但庶守邊疆是大事,他不能擅離職守,才會年年要成名運些客棧的必需晶給王盛,免費為他補充貨源。

    不過成功沒料到的是,王盛八年前收了香娘為義女,而成名也喜歡上了香娘。

    因此陸海峰現在非常在乎的一點就是——香娘究竟是不是因為知道,成名的爹娘對門第觀念相當深重,才會一直沒有答應成名的追求;還是她純粹只是將成名當作朋友,心中對他並無男女之情呢?

    他已經對香娘把話說得很明白了,無奈這些天成名兄妹的造訪,香娘一直不肯作出正面回應,害他只能在心里(干gan)著急。

    而且雖然閑下來了,他和香娘相處的時間反而變少了。香娘要招呼成家兄妹,根本就把他冷落在一旁了,她為什麼就不會多為他想想呢?他是偷溜出來,牧場的人隨時都有可能發現他的行蹤,一旦行蹤被發現,他日子就不可能過的這麼悠游自在了,她要陪的人,應該是他才對呀!

    等到他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地走到香娘的房門口了。

    才剛用過晚膳不久,她應該不會那麼早就寢,而且房里的油燈還亮著,陸海峰毫不遲疑地敲了房門。

    “哪位?”

    “是我。”

    “門沒關,進來吧。”

    他推門進去後,看見她正坐在桌前,左手撥著算盤,右手拿著筆在賬簿上涂涂寫寫。

    “要我幫忙嗎?”陸海峰自動地拿了張椅子在她身旁坐下。

    “怎麼?你太閑啦?”尹香淳瞅了他一眼。,“不是。”他突然接過她的筆,拿走她的算盤,看了賬簿一眼一算盤就開始嗶嗶剝剝響個不停,不一會兒工夫,帳就算完了。

    尹香淳愣愣看著他神乎其技的速度和技術,不由得暗暗贊嘆,天馬牧場場主,果然不是等閑之輩。

    不過她才不會當面稱贊他,讓他得意哩!

    “哼,你算得快了不起呀,我也會廠

    她伸手要搶算盤,不服輸地也想(露)一手給他瞧瞧,不過他比她快一步,大掌已經先握住了她的。

    “別忙了!你有多‘厲害’,我還會不知道嗎?”

    這……這人又想做什麼了呀?(干gan)嘛又(露)出那種讓人臉紅心跳的眼神?!

    “那你還想做什麼?”她眼神瞄向被抓住的手,而話一說完她就後悔了。她……她在說什麼!那語氣就好像在邀請他做什麼似的,有夠暖昧的。

    “我?”陸海峰邪氣一笑,“我跟你要做的事還多著呢!”

    “喂!瞧你表情那麼邪惡,又在想什麼下流事了?”尹香淳惡瞪了他一眼。

    “什麼邪惡?”他因為她的形容而笑出聲,“我這是在高興,你懂嗎?一想到可以和你獨處,再想到終于可以抱抱你、親親你,你說還有什麼比這事兒更高興的呢?”

    “你、你這……唔——”她才想跳離他遠點,順便罵他是登徒于時,已經被拉進他懷里,一(屁pi)股坐到他大腿上去了。

    他不但抱住了她,而且還熱切地封住了她的唇。

    討厭!她又昏昏沉沉的了。她這種行為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嘛!不過呢……她總覺得自己似乎也挺懷念他的(吻wen)的。

    他渴切地需索她的唇瓣,舌尖與她熱烈地交纏,一記綿長的熱(吻wen)結束,兩人都顯得有些氣喘吁吁,連心跳也變紊亂了。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離開?我的耐(性xing)已經快到極限了!”他從後頭靠近她臉頰,與她的相貼,像得不到糖吃的小孩般喃喃抱怨著。

    “怪了!人家好端端住在這兒,又哪里礙著你了?”尹香淳有些氣息不穩的說道。

    “礙著的地方可多著!你看你,從他們來之後,老不在我身邊!我不能抱你、親你,你老陪他們,不能專屬于我!”

    他(露)骨的表白讓她紅了臉,卻也忍不住笑道︰“說來說去,還不就你(色)心在作祟!”

    “我要是(色)心在作祟,你早就被我壓倒在(床chuang)上了。”他邊說還邊吮咬著她白玉般的耳垂,滿意地听到她的抽氣聲,也感受到她的顫動。

    “你……你說話就不能含蓄點嗎?”這種甜膩的氣氛,就是男女情愛的感覺嗎?她似乎也開始喜歡賴在他懷里,听他低低的嗓音,在她耳畔說些有的沒的了哩!

    “不能!這些話我只說給你一個人听。”

    “我才不听哩!”她舒服地賴在他懷里,開始覺得有點兒昏昏欲(睡Shui)了。

    “不然換點別的好了。”等他們成親後他就會讓她知道,那種事用做的會比用說的更好。

    “還有什麼別的?”暖暖的好舒服,她都快(睡Shui)著了。

    “咱們什麼時候啟程到甦州?我看咱們(干gan)脆就在甦州成親,請我師妹主婚,這事我不想再拖到回牧場了!”

    “成親?”她一听到這兩個字(睡Shui)意立刻全消了。

    “怎麼?我之前就已經把話說得夠清楚了,你還有意見嗎?”

    “我……”她也不知從何說起,“喂!陸海峰,我們別成親了好嗎?”

    他一听臉(色)立刻猙獰了起來,“你在說什麼鬼話?!難道你就那麼喜歡成名那種書呆型的嗎?!”

    尹香淳被他的口不擇言弄得好氣又好笑,“你別亂扯好不好?跟他又沒(關guan)系,你(干gan)嘛罵人家書呆呀?”

    “他追求了你六年,怎麼會沒(關guan)系?!”陸海峰頗不是滋味地說道,“不然你怎麼會不想和我成親?”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一向都把他當成好朋友看待,要嫁的話六年前早嫁了,哪還能讓你像個登徒子一樣佔盡便宜?笨!”

    “真的?你只當他是好朋友?”心中大石落地,她的一番話讓他有些飄飄然了。

    “你要不相信的話……”尹香淳眼珠兒滴溜溜一轉,又開始語不驚人死不休了,“那我還是嫁給他好了。︰’

    陸海峰听了,一口氣差點兒順不過來,“你、你想氣死我是不是?;1嫁給他?你想都別想!”他總有一天會被這個女人給活活氣死。

    “反正你又不相信我。”她無辜地玩起手指。

    “你哪只耳朵听見我不相信你了?好了,你別想擾亂我,企圖岔開話題,我只要你老實告訴我,為什麼不想成親,嗯?”

    “我……我喜歡現在這樣就好了。你每次提到成親,我就會想起‘場主夫人’這四個宇,而這四個字代表很多未知的負擔……會讓我有點兒喘不過氣來,我——我不喜歡那樣!”

    “傻瓜!你想太多了。”他愛憐地揉揉她的發頂,“你是和小宏、王老哥三個人自在慣了,不習慣一下子換成和許多人生活的大地方而已。

    “放心吧,牧場里每個人都很好,而且我住的地方環境清幽,平常下人們也不會隨便去打擾,你愛熱鬧或愛清靜都可以,而且有你在身邊,我只會想多點時間賴在你身邊。

    “另外,你不也希望小宏多讀些書嗎?牧場里也有著最博學多聞的夫子——”其實最重要的,她就不必再如此辛苦地經營一家客棧了。

    “喂!你別(誘you)惑我……”害她听了好向往啊!

    “這哪算(誘you)惑?”陸海峰很無辜地說道,“這本來就是事實。”

    “我……我還要再考慮考慮。”她有點兒意志薄弱地說道。

    “不用考慮了,明天我……”他話還沒說完,敲門聲就響起了——

    “哪位?”

    “香姐,是我。”

    “喂!放開啦!”尹香淳小聲提醒他,一溜煙從他懷里掙(脫tuo)了,“我去開門,是佳麗姑娘。”

    “我話還沒說完啊!”陸海峰挫敗地(呻shen)*道。為什麼他每次總在要提到重點時,就會被打斷呢?!

    “下次再說,下次再說嘛!”她(露)出討好的笑容,還安慰似地拍拍他肩膀。

    為了不打擾她們敘舊,陸海峰只好識趣地向成佳麗打聲招呼後便告辭了。

    成佳麗偷偷地留戀著陸海峰離去的背影,嘴上卻很抱歉地說道︰“香姐,我這時候來,會不會太打擾你了?”

    “不會。”尹香淳很高興地迎了她進來,“那麼早,我也(睡Shui)不著,你來陪我說說話兒正好哩。”

    “剛才陸公子他——”

    “不要緊,他只是來幫我打打算盤、記記賬罷了,他也知道咱們近日來是情同姐妹,不敢在這兒(殺sha)風景的,來,坐吧。”

    “可是,孤男寡女的,我不希望姐姐的名聲受到影響。”

    “放心,我們都是不拘小節的江湖兒女,只要問心無愧,不會去在乎那些閑言聞語的。來,喝杯茶。”

    “謝謝。”

    “佳麗,你蕙質蘭心,一看就知道是教養極好的大家閨秀,真不知道將來誰有福氣能娶到你哩?”

    “姐姐,你別取笑我了。其實我好羨慕你哩!”

    “怎麼說?”

    “從小,我和大哥就得被迫去學習好多規矩,只要稍微一做錯,就會遭到爹娘指責,所以當我第一次看見你自由自在,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樣子,只覺得驚世駭俗到極點。

    “可這幾日相處下來,我才深深覺得,姐姐這樣真好!我真的好羨慕你!不像我,一點兒自主權也沒有,就達終身大事,也得遵循爹娘的意見。”

    “其實遵循爹娘的意見並沒有什麼不好,你爹娘就是因為知書達禮,也因為非常關心你們,才會教你們許多規矩,希望你們成為有教養的人,像我,爹娘都是粗人,從小也沒人教我那些,長大後才會遇人不淑,落到今天這種下場。”

    “姐姐!千萬別那麼說,你的事兒我听大哥說了。”成佳麗一張臉嚴肅了起來,“我听了之後才知道,那不是你的錯,明明就是那個人不好!是他不懂得珍惜!”

    “沒(關guan)系,都過去了。”尹香淳好笑地拍拍她細軟的手背,“你的說法倒是和陸海峰一樣。”

    “姐姐,我很好奇,陸公子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這兒呢?”

    “成名沒告訴你嗎?”

    “呃——”她故作擔憂地說道︰“其實大哥這幾日只是(強qiang)顏歡笑罷了,他已經喜歡姐姐那麼久了,卻被陸公子捷足先登了一步,心底的失落感是可想而知的,就算心里好奇,我也不好意思問他。”

    “對不起,這件事我無能為力,因為我真的只把你大哥當成是好朋友。”尹香淳輕嘆口氣,“他明明跟我說沒(關guan)系了,誰知道他還是……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想,過一陣子他應該就會好多了吧。”

    成佳麗暗暗捏了把冷汗,原來大哥已經說沒(關guan)系了,幸好她把話說得模稜兩可,否則就(露)出馬腳了。

    她趕緊不著痕跡地轉了話題,“那麼,姐姐真的會嫁給陸公子嗎?”

    “這……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說——”

    “難道還有什麼困難嗎?看得出來陸公子對姐姐情有獨鐘,姐姐也很喜歡陸公子•,兩情相悅,這是最好的了。”

    “我……”她也很喜歡他?這——她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你說的沒錯,兩情相悅是最好的,只是,有很多事情並不是兩情相悅就能解決的。”

    “為什麼呢?”

    “比如說,他是最有權勢的天馬牧場場主,而我只是江湖兒女,我們所生活的環境,很明顯地差了十萬八千里……”見她純真善良,尹香淳將她當成傾訴心事的對象,毫不設防地將心底的話兒告訴她了。

    但她沒注意到的是,成佳麗听到最後,眼底所閃過那絲詭譎的惡意。

    成佳麗已經懂得該如何去利用這個中微妙的形勢……

    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尤其是這個只是寡婦的香娘。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