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七章

第七章



    听到那童稚的嗓音,正(吻wen)得渾然忘我的兩個人,嚇得立刻停止小孩不宜觀賞的舉動,不約而同地轉頭,愕然看著那還處在半夢半醒狀態的小身影,而那咕噥聲,他們當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小身影一走,尹香淳這才輕吁了口氣。

    “放心,他會很高興的,絕對不會排斥。”輕輕撫著她背脊,陸海峰保證似地說道。

    “你又知道了?”她似笑非笑地睨著他,不打算承認這個早就知道的事實。

    “那當然,他可喜歡我喜歡得很!”他著迷地撫著那被他(吻wen)的紅灩灩的唇瓣,沉嗓說道︰“知道嗎?你好香、好甜……我已經被你迷得昏頭轉向了。”

    “我早就說了,你也是登徒子一個!”捶了他一記,她似嬌似嗅地取笑他。

    “我不是聖人,更不是柳下惠,男人踫到不喜歡的女人都可以成為登徒子了,更何況是喜歡的女人。”

    “哦,我懂了,原來只要在女人面前,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登徒子!”

    他一听立刻挫敗地低吼一聲,“你——你別曲解我的意思好不好,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樣的,我只對你有感覺!”

    看他好像一頭猛獅被困住了般挫敗的樣子,讓她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男人啊,任(性xing)起來就跟個孩子沒兩樣!

    “你、你還敢笑!這樣捉弄我很好玩嗎?”陸海峰嘴上雖然惡聲惡氣地恐嚇她,手上卻不自覺地加重力道抱緊她。

    甜甜的、迷人的、柔柔媚媚的笑容,他喜歡看她笑的樣子,他不喜歡看她掉眼淚,那種哀愁的感覺會讓他覺得他離她好遠好遠……

    “那是你笨嘛,哪能怪到我頭上來?”

    “你唷,這種調皮搗蛋的個(性xing),”他好笑地捏捏她泛紅的粉頰,“只會教壞小孩而已,哪里像個賢妻良母?”

    “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個賢妻良母。”

    “就算你不是賢妻良母,你也是個了不起的女人,你熬過了那些苦日子;而且把小宏教得很好,我每次只要想到你吃過的苦……那個負心漢真的該千刀萬剮!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也許我找得到他尸

    “是嗎?好呀!說不定你找到了他,剛好他也

    回心轉意,想要好好照顧我們母子倆一輩子了。”

    尹香淳甜甜地笑道。

    他一听臉立刻黑了一半,幾乎立刻咆哮了出來︰“不準!誰也別想把你們母子從我身邊搶走尸

    經她那麼一說,陸海峰愈想愈覺得不放心,“不行!我得將你牢牢帶在身邊,先帶你去甦州,再帶你回天馬牧場成親!”

    “成……成親?”乍听這兩個字,讓她沒來由地感到慌亂。真的要嫁給他嗎?嫁給這個集權勢于一身的男人?她向來自由慣了,無拘無束的她,適合在那樣的大環境中生存,適合做個當家主母嗎?

    “那當然,我已經說過了,我會負責任。我要你成雋我名副其實的妻子,或者……”他壞壞地湊近她耳畔,用著只有她听見的低沉嗓音訴道︰“我們要現在就圓房也可以,我已經渴望你,渴望得都疼了……”為了證實他所說的,他還用力讓她貼緊了自己,讓她感受到他早巳昂然的(欲ru)望。

    “你……”她急忙掙(脫tuo)他的懷抱,小臉一片酡紅;一副又驚又羞的神情,“我、我……我還要再想想、再想想……”說完她像有鬼在追似的,捂著燙紅的臉頰慌慌張張地跑掉了。

    “記住!你沒有時間想太久。”陸海峰涼涼的嗓音從後頭傳來。

    純真的氣息、熱情卻青澀的反應,光是言語上的3(qing)m欲邀請,就讓她慌亂成這樣子……這女人在男女間的經驗根本不合格!

    難道,還有什麼秘密是他不知道的嗎?

    一雙黑眸緩緩地眯了起來,看著她倉皇逃離的背影,陸海峰陷入了沉思。

    心慌慌,尹香淳逃得心不在焉,差點兒在通往大堂的玄關口和王盛撞個正著。要不是她緊急煞住了腳步、王盛也剛好伸手扶住了她,只怕兩個人都要跌個四腳朝天。

    “噯噯!”本來還有點(睡Shui)意的,被這麼一嚇,王盛可完全清醒過來了。“我說女兒呀,你大清早跑那麼快做什麼?尿急嗎?”

    “義爹,不是啦!”尹香淳困窘地叫道。

    “噢,不是啊,那,咦!怎麼回事?你臉怎麼那麼紅?連嘴唇都腫腫的,是不是生病了?”

    嘴唇腫腫的……她想起了陸海峰那個火辣辣的(吻wen),不由得又羞又惱地(呻shen)*出聲︰“我……哎呀,沒有、沒有啦!”再說下去,義爹一定會看出來的。

    “我、我沒事……我、我去忙了”她又再度像縮頭烏龜一樣逃掉了。

    “嗟——這丫頭今天是怎麼搞的?”王盛被她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他搔搔頭,慢慢踱到後頭洗臉去了。

    直到奔進了自己房里,她還是覺得自己雙頰燙得嚇人。

    想起他誠摯的眸子、溫柔又霸道的(吻wen)、危險的氣息,就擾得她一顆心混亂不已,腦袋瓜也無法好好地思考了。

    “討厭的陸海峰!”尹香淳將臉埋進枕頭里,雖然又羞又惱,但甜蜜感卻悄悄地滑過心頭。

    原以為自己會這樣平平淡淡地過一生了,誰初道會突然冒出那個家伙來!害她……害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知道他對她的承諾是認真的,可是,她只要想起阿姐的遭遇,就會心有余悸,心里頭也惴惴不安起來,充滿了不確定感,而且他們的容貌還是如此地相像,莫非她們兩姐妹注定得栽在那種男人手里嗎?

    但心里卻又有個小小的聲音在為陸海峰辯駁著——他不是那樣的人!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他的個(性xing)、他的言行舉止,都跟那個負心漢是不一樣的。

    可——她真的要嫁給他、離開這個純樸的小鎮、隨他回天馬牧場嗎?

    大戶人家講究的就是門當戶對,她一介草莽之女,又帶著一個孩子,他的爹娘難道不會反對嗎?而且大戶人家規矩多如牛毛,她怎麼想都覺得自己不適合在那種大環境下生活。

    也許,她應該去告訴他,他們還是不要在一起好了。

    “很好,看樣子你的確有在認真地考慮我們的事。”一道聲音冷不防地在她身側響起。

    尹香淳嚇了一跳,轉頭一看才發現,陸海峰不知何時已經坐在她的床沿,正帶著一臉笑意看著她。

    “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她驚訝地指著他,開始回想著剛剛有投有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

    “在外頭叫了你老半天也沒回應,我本打算要破門而人,後來又發現門沒鎖,我就自己進來了,剛好看見了你想我想得魂不守舍的樣子。”陸海峰邊說邊(勾gou)起她一縷青絲把玩,還將它們湊近鼻子細聞著。

    那舉動,就好像丈夫對心愛的妻子細心呵疼一樣,讓尹香淳無法克制地紅了臉——

    討厭!自從這男人向她訴情衷後,只要在他面前,她向來冷靜自持的腦袋瓜子,就會變成一攤軟泥,完全不管用了!而他的某些舉動,更讓她聯想到一些好噯昧的事,這……這到底是誰好(色)呀?!

    “哼胡說!誰、誰魂不守舍了!”她氣勢薄弱地說道。

    她的話引發陸海峰低低的笑聲,“你這個女人啊!”他伸出另一只手輕撫著她嫣紅的臉頰,“還是臉紅的時候比較可愛。”

    末了他俯下頭去,一臉著迷地看著她,補了句︰“純真、迷人,我愛極了你這模樣。”

    尹香淳愣愣地看著他愈來愈放大的俊臉,腦子里昏昏沉沉的閃過一個念頭︰他……又要(吻wen)她了嗎?

    陸海峰繼續說道︰“不過,你溫柔羞澀的樣子只能讓我看,在別人面前,你還是回復成那個精明世故的‘(風feng)騷的母老虎’比較好。”

    純真迷人、溫柔羞澀……她在他眼里是這樣的嗎?

    體內不安分的因子蠢蠢欲動,算算從剛才到現在,她好像都一直讓他佔盡便宜,被他吃得死死的,雖然她知道自己也是喜歡他的,不過,她還不想那麼早就告訴他,她得確定他能將她和小宏視為一體,還有,他到底有多喜歡她?他是不是真如同嘴上所說的,不在乎她是個寡婦?

    眼珠兒滴溜溜一轉,不一會兒,她已經有了主意。

    她拉下撫在她臉上的大掌,故作冷淡地說道︰“別說了,你明明就那麼在意,再假裝下去只會更痛苦而已。”

    “什麼?”陸海峰(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什麼純真、什麼羞澀?”尹香淳坐起身,指著他鼻子說道︰“那分明是閨女才會有的反應,套用在我這個帶了個孩子的寡婦身上……你是在指桑罵槐嗎?暗示我已經不是清白之身了。”

    听到最後,陸海峰兩道濃眉狠狠地擰了起來,“你——你說夠了沒有?”

    他純粹就是喜歡她,想要與她一輩子在一起而已!這麼單純的事,為什麼她偏要往那方面想呢?是不是黃花大閨女,真有那麼重要嗎?他不喜歡她老在這件事上鑽牛角尖!難道她還不明白他的心意嗎?

    “看吧,還不許我提,你果然惱羞成怒了。”她不怕死地繼續火上加油。

    “笨蛋!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要我怎麼說才會相信?你該死的別再胡思亂想了好不好?”他已經氣得吹胡子瞪眼了。

    “可是,你還是很在意的,對吧?”她一臉認真地看著他。

    “我——”他咬牙說道︰“對!我是在意!我在意那個男人擁有你,卻未珍惜你!讓你們母子倆過了那麼久的苦日子,所以我才要你別再想過去的事了。”

    芳心閃過一陣竊喜……討厭!他那麼認真(干gan)什麼啦?害她接下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哼,她才不會這麼容易就承認喜歡他了呢!她繼續雞蛋里挑骨頭,“別忘了,你容貌和他很像,我怎麼老是栽在你們這種長相的男人手里?”

    “你怎麼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誰說容貌像,骨子里就完全一樣?別拿那種爛男人來和我相提並論!”陸海峰覺得好冤枉,不過當他意會到她後頭的話時,立刻眼楮一亮,“等等,你……你終于承認了,你是喜歡我的!呵呵!”

    他高興的突然抱起她轉圈圈,臉上掛著傻笑。

    尹香淳這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只是,看他這麼雀躍的模樣……罷了,這次就依他吧!

    “才怪!我什麼都沒說。”她嬌嗔道,也跟著笑了︰“喂!還不快點放我下來!”

    “不放!不放!”他將她抱得緊緊的,還趁機香了她柔嫩的臉頰一口,“你得承認了我才放!’’

    “啊——別鬧了!”

    砰一聲,尹德宏突然跑了進來,嘴里還嚷嚷著︰“阿娘,阿娘!噎——”他瞠圓了眼,看著眼前兩人抱得緊緊的情景。

    “哦——”他吹了聲口哨,“看樣子我應該不是在作夢才對!”他指的是早上仿佛在夢中看到的情景,趁阿娘不注意時,他還偷偷地向陸海峰比了個手勢,稱贊他大有進展。

    “沒人教你進入別人的房間時要先敲門嗎?”輕咳一聲,陸海峰只好放下尹香淳,故意板起臉說道。

    “門沒關,我以為沒敲門沒(關guan)系的,我哪知道你們……”尹德宏無辜地眨眨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都是你!”尹香淳瞪了陸海峰一眼,腳還暗踩了他一記,再對小宏說︰“找我什麼事?”

    尹德宏這才想起找阿娘的目的,再看看一套的陸叔叔,不由得有些吞吞吐吐︰“呃……那個——”

    “哪個?”陸海峰比尹香淳還沉不住氣。小家伙的口氣,好像怕他知道什麼似的。

    “……成公子又來了。”

    “誰是成公子?”陸海峰看著香娘,疑惑道。

    “只是一個客人,也算是我的好朋友。”尹香淳無所謂地說道,“我去招呼人家了。”說完她對他擺擺手後便走了出去。

    既是客人又是好朋友,而且還是名男子?!他記得她對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向來是沒有好臉(色)的,會把對方當成好朋友,這個人對她的意義一定很不同。啊!搞不好是情敵,他得跟去看看才行!

    對了,先向小家伙探探口風,“小宏,你知道那個成公子吧?”

    “叔叔,我還以為你沒興趣知道哩!”

    “怎麼會沒興趣,你阿娘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呀!”陸海峰大方地說道。

    尹德宏很詳細地向他報告了︰“成公子也喜歡阿娘,他每年都會經過這里一次,每次都會住上一、兩個月,而且他都會向阿娘求親,希望阿娘嫁給他,包括今年,算算他已經連續六年這樣了耶!他——”

    “什麼!”陸海峰突然吼了聲,飛也似地奔出去了。

    “我的天呀!我應該事先叫叔叔克制一下音量的——”尹德宏揚著嗡嗡作響的耳朵哀嚎出聲。

    兩頂軟轎停在“六福客棧”門前,另外還有三匹馬,馬兒拖著板車,三輛板車上分別捆滿了一袋•袋的面粉、一甕甕的燒刀子和一醒醴的白(干gan),五、六個隨從正將板車上的東西拆卸下來,絡繹不絕地往柴房里搬。

    大清早的,二樓剛好沒人,所以就理所當然地被包下了,但只坐了一位身著白衫的斯文書生,還有一位身著翠綠(色)軟衫的美人。

    “哥!為什麼非得住在這個又小又舊的客棧不可呢?我見前頭不是有家又大又新的︰鴻福樓’嗎?”嬌嫩的嗓音正在喃喃抱怨著。

    “那好,我待會兒請林管事帶你過去住那兒好了。”溫厚的聲音一點也不以為意。

    “我過去?那你呢?”

    “我住這兒比較習慣,而且我那位朋友也住這兒。”

    “人家才不要一個人住在那兒哩”美人兒不依地跺腳,“到底是什麼朋友神神秘秘的,從來也沒听你提起過。”

    “佳麗,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書生繼續慢條斯理地吃著茶。

    一會兒,傳來上樓的腳步聲,書生的眼神立刻熱切了起來,直看著樓梯方向——果然,佳人翩翩到來,依舊清麗嬌美如昔。

    “成名,你來啦!”尹香淳笑著和他打招呼,“咦!這位美人兒是——”

    “我妹妹,佳麗。佳麗,這位就是我的朋友,香娘。”

    “你好。”成佳麗默默地打量著香娘,她自認自己已經是個美人胚子了,但相較之下,香娘很明顯地美了她幾分、也比她成熟許多。

    但心高氣傲的她可不會輕易就服輸的,她見香娘只穿著粗布衣裳,心想她只是個徒有姿(色)的村姑罷了,哪里比得上她這個氣質端莊優雅,一看就是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呢!

    看大哥的眼神,他好像很在乎這個香娘……天!莫非大哥一直不肯娶親,就是為了她?!這怎麼行!這根本門不當戶不對,爹娘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原來是佳麗小姐,果真是人如其名呀!”尹香淳笑著和成佳麗微微頷首。

    “香娘,坐呀,可別一年不見,你又跟我生疏起來了。”成名拍拍他身旁的椅子,還挽起了自個兒的袖子,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廚房里有魚沒有?前陣子我在江南吃了道烤魚,名叫‘竹青’,味道真是棒極了!我這就去做給你嘗嘗,後院有片竹林,要弄竹子真是方便多了。”

    “是嗎?你到底行不行啊?”尹香淳雙手環(胸xiong),一副懷疑的模樣,“魚要烤壞了,可別怪我要你賠償唷廠

    “放心,大不了,我再去溪里抓來賠你就是了!好了,你先坐下來吧!你老站著,我怎麼和你說話?”

    成佳麗不由得睜圓了一雙眼,這真是平常文質彬彬,一派溫文儒雅的大哥嗎?!在香娘面前,他變開朗了,好像變成了個愛玩耍的快樂孩子一樣!她清楚地看到,大哥眼底盛滿了笑意、也盛滿了快樂。

    就在尹香淳打算坐下來時,一只手突然從後頭伸出來,充滿佔有欲地環住她的腰。

    尹香淳轉頭看著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身後,人高馬大的陸海峰。唔——他臉(色)還不怎麼好看哩!

    陸海峰的出現,成家兩兄妹也愣住了。

    “你……你——陸場主!”成名的表情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般,苦不堪言……光從香娘讓他擁住這個舉動看來,他苦戀六年,注定是要沒有結果了。

    話又說回來,這位名滿關外的神秘人物,為什麼會只身出現在這里呢?!要不是他有幸見過對方一次面,只怕得罪了人家還不曉得。

    成佳麗卻不這麼想,雖然他倆親昵的舉動讓她紅了臉,但一顆芳心卻因為陸海峰俊朗的容貌、偉岸的身形、懾人的霸氣而枰枰顫動不已。

    雖然成名一眼就認出陸海峰來,但陸海峰卻是因為見過的人太多了,即使他知道自己曾見過成名,卻一時想不起來是在什麼樣的場合下見過他。

    等等,成名?莫非他是——

    “成公子的父親可是成功成大人?”

    他想起來了!成功是庶守“天下第一關”的鎮北將軍府里頭的文官,曾經代表官方向天馬牧場購買戰馬以鞏固邊疆,那時成功和他商談這件事時,也將成名帶去了,所以他才會覺得成名眼熟。

    “是的,在下兩年前和場主有過一面之緣,沒想到場主這麼快就想起來了。”

    “好說。”陸海峰心里想的卻是,知己知彼,面對這麼個可能帶來大威脅的情敵,就算想不起來也得想起來!

    “既然你們都認識,那我就不用再幫你們介紹了。”尹香淳聳聳肩,還轉頭惡瞪了陸海峰一眼,意思是要他趕快拿開那只討厭的賊手。

    陸海峰也跟她搖搖頭,用眼神告訴她——絕對不可能!

    而且他還拉著尹香淳一(屁pi)股坐了下來,他就坐在先前成名要她坐的地方,成功地隔開丁成名和她的距離。

    這……情況似乎有點兒混亂?!

    尹香淳看著眼前各懷心事的三個人,不由得感到額際隱隱作痛了起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