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六章

第六章



    毫不猶豫地,陸海峰一把將她抱進懷里,將她抱得好緊好緊。

    “對不起——”他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總之,他只希望她該死的別再掉眼淚了,不該是這樣的,他一點也不喜歡看到她這副脆弱的樣子。

    尹香淳的身子因為他的舉動而僵住了!男人見到她,通常最先起的就是(色)心,這還是頭一次,有個溫暖厚實的(胸xiong)膛可以讓她依靠——

    這男人不是老賺她對他不夠好嗎?為什麼他又總是會關心她、安慰她呢?

    “好了,你別哭了行不行?”他惡聲惡氣地命令道,但拍在她背脊的手卻是輕柔又小心翼翼,“你那是什麼樣子?真是丑死了廣

    “不要你管!”她不領情地說道,終于破涕為笑了。

    “我——”柔軟的嬌軀偎在他懷里,一時之間,陸海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倆向來是見了面就吵,他從來沒想過她會有溫馴偎在他懷里的一天,而且這還是他沒征詢她的意願,突然就這麼做了,她沒賞他一巴掌算是大幸了。

    “你…”尹香淳閉了閉眼,聲音幾不可聞,“可以放開了。”

    沉穩的心跳、夾雜著汗味的男人氣息,充滿著令人英名信任與安心的力量……她竟舍不得離開他的懷抱了。

    就在這時候,砰地一聲,房門突然被人推了開來,從外頭撲進了一老一小……

    “呃——嘿、嘿……哈哈……”那一老一小只好一徑地(干gan)笑,“我們……我們只是路過……你們請繼續……請繼續……”

    哪里還能繼續?!兩個人震了一下,像觸電般亢刻分開來。

    “你們到底在(干gan)什麼?!”陸海峰氣得又咆哮了。大好氣氛全被這對(殺sha)風景的祖孫給破壞了,他還有很多話要對她說啊!

    “你們真的是太閑了!”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尹香淳臉上有著不正常的紅暈,但她也很快站直了身子、叉著腰開罵了,“還不趕快給我(干gan)活兒去!”她袖子一揮,率先逃離了現場。

    “我、我——”陸海峰也跟著站了起來,額頭青筋暴突地指著那兩個人,“我真的會被你們兩個氣死!”說完他也跟著走出去了。

    “哇——我的爹飛了……都是這該死的門害的啦!叔叔!等等我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尹德宏哀嚎出聲,也跟著追出去了。

    “我的女婿也飛了……”王盛搖頭嘆氣,也跟著晃出去了。

    從那天起,尹香淳總是有意無意地躲著他。

    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一定盡量不出現,即使無法避免的時候,她也會安靜地做著自己的事,眼神就是不看他。

    王盛看在眼里,已經和小宏暗中制造了好幾次機會,不過都宜告失敗了。

    看看那兩個對他滿懷希望卻又老破壞好事的祖孫、再看看那個明顯地在躲他的女人……陸海峰只覺得無力又煩躁,只是一個擁抱,為什麼就讓她對他避之如蛇蠍了呢?

    她避著他,但他卻總是不由自主地搜尋著她的身影、目光也不由自主地隨著她轉……她不再“欺負”他了,讓他好不習慣,耳畔少了那銀鈴似的聲音,他只覺得無聊透頂又別扭至極,

    他暗暗嘆了口氣……

    承認吧!陸海峰,承認你對那女人掛心,承認你放不下那女人,承認你早在第一眼的時候,就喜歡上那女人了。

    問題是,她喜歡他嗎?

    要直接去問她嗎?可是女兒家容易害羞,這樣會不會嚇到她了?

    說不定那女人還會罵他果然是登徒子,只會覬覦她的美(色)……但是,他如果不把話說清楚,她又怎會明白他的心意呢?

    陸海峰想來想去,卻是愈想愈猶豫——

    他若有所思的模樣在王盛和小宏的眼中看來,則是他盯著香娘離去的背影看了好久好久了。

    “喂、喂!小子……陸小子?”王盛只好走過來拍拍他肩頭,叫他回魂了。

    “呃,”陸海峰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矮他一截的王盛,“老哥,什麼事?”

    “人都走遠了,你還杵在這兒發什麼呆啊?喜歡就去追呀!老哥絕對是站在你這邊支持你的。”

    “呃︰我不是……”他不是在發呆,“我只是……”他只是在想著該怎麼向她開口。

    “我管你什麼是,反正你趕快追過去就是了。”王盛邊說邊將他往前推。

    “叔叔,你要加把勁兒唷。”尹德宏可是高興的不得了,他看得出來,雖然叔叔經常和阿娘吵個不停,但其實叔叔是真心在關心阿娘的。

    很多人都說阿娘是寡婦,又帶著他這個拖油瓶,很難再改嫁了,就算有男人願意娶阿娘,也只是覬覦阿娘的美(色),而阿娘最多也只能給人作妾而已。

    這些話听在他耳里,除了生氣,還有更多的難過,他雖然年紀小,但早就下定了決心,絕對不讓阿娘受到任何委屈,只要阿娘快樂,他吃再多的苦都沒(關guan)系的。

    不過他和阿娘、爺爺相依為命這麼久以來,也從來不曾听阿娘提起過有改嫁的念頭,所以他怕阿娘嫁到別人家里受委屈的煩惱,就漸漸淡忘了。

    可是……他也想要有個爹呀!他有時候都會想象著,要是他有個高大、威武、厲害又溫柔體貼的爹,陪他讀書、教他武功、大大的手掌牽著他上街去逛市集,那該有多好呀。

    叔叔的出現,剛好完全符合了他心目中爹的形象。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覺得叔叔是真心喜歡阿娘的,再說叔叔也很疼他呀,他不曾听叔叔嫌棄阿娘是個寡婦、更不曾嫌棄他是個拖油瓶。

    所以了,既然叔叔對阿娘有意思,他和爺爺當然得努力幫他們制造機會。

    小小的唇彎成幸福的弧度,他只要想到自己有可能會叫叔叔一聲爹,他就樂得幾乎要飛上了天……

    “去呀!”王盛還在催促著他。

    “老哥,我——”陸海峰看著王盛,開始考慮著他應該要先找王盛商量一下比較妥當。

    “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你也像外頭那些人一樣,嫌棄香娘是個寡婦,還帶著小宏這個拖油瓶嗎?”這是最重要的事,即使事實並不是外面所謠傳的那樣,但王盛並不想告訴他真相,他覺得這是種考驗,真相得靠陸小子自己用心去發掘,只要他是真心對待香娘和小宏,香娘是不是寡婦又何妨。

    如果陸小子對香娘不是真心的,那這個假象就會成為很好的籍口,礙于香娘是寡婦,不是真心的他當然就不會提起親事,這樣他這個做義父的,把這小于攆走就沒什麼好猶豫的了。

    “老哥,你怎麼會這麼說?”陸海峰蹙起了眉,“我從沒有那種念頭!香娘對我,純粹就是女人對男人的吸引,我從來沒有嫌棄過她什麼!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會在意那些,我在乎的只是那種感覺,你懂嗎?”

    “你能那樣想是最好,”王盛放作嚴肅地點點頭,其實心里正對他的一番話暗暗喝采,“雖然我只是香娘的義爹,但這些年我們相依為命,我早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看待,誰要是敢欺騙她的感情,我是絕對不會饒他的!”

    “對!我也是!”一旁的小小身子也鄭重其事地點點頭,“誰都不許欺負阿娘!”

    “好了好了,你這小小于,”王盛(摸Mo)(摸Mo)尹德宏的頭,“去忙你的吧,咱們三個光杵在這兒不做事,待會兒被你阿娘看到又要罵人了。”

    “哦,那爺爺,你要好好‘幫’叔叔喔。”小家伙很識時務地一溜煙跑掉。

    “聰明、伶俐、貼心,”陸海峰看著小小的背影說道,“他哪里是拖油瓶?大人都不見得比得上他。”

    “話別說太早,要是你如願娶得香娘,不見得真的會視小宏如已出。”

    “香娘不是你親生的,你都能待她如親生女兒,我為什麼不能呢?”陸海峰反問,“要是你們都不要這孩子的話,那把他交給我,我會好好撫養他的。”

    “開玩笑!小宏是我的寶貝乖孫,休想我會把他送給你!”

    “老哥,這就對了!”陸海峰笑著拍拍他肩膀,“你對他們母子倆這麼好,我也能的。”

    “既然你都這麼保證了,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你自己就努力加把勁兒吧!你們年輕人的事,老頭子我就不(干gan)涉太多啦!”王盛拍了拍他肩膀後,也去忙他的事了。

    “老哥——”說了半天,他還是沒把要找王盛商量的事說出來。

    天才蒙蒙亮,陸海峰已經揉好了面團,正準備磨豆子。

    尹香淳踏進廚房門口,一看見陸海峰在里頭忙,立刻掉頭,打算不聲不響地偷偷溜走。

    “站住!”一記怒喝立刻從她身後傳來。

    嬌軀(強qiang)了一下,她只好轉過頭來,(干gan)笑著和那張臭臉打招呼,“呃——早、早……”

    陸海峰丟下手中的木瓢,大踏步朝她走來,一雙眼還灼灼地盯著她,那眼神就好像在警告她,要是敢再移動一步,他就會把她給宰了似的。

    在他的盯視之下,尹香淳覺得自己的腳,好像給人釘在地上一樣,就算她想動也動不了。

    看他臉那麼臭,她以為他又要對她大聲小聲了,誰知道他竟然只是雙手環(胸xiong),陰驚的眼神把她從頭打量到腳,又從腳打量到頭。

    那感覺,就好像她一絲不掛地站在他面前一樣,尹香淳的臉開始不自在地紅了起來,她嬌斥道︰“姓陸的,你看什麼看呀?!”

    陸海峰重重哼了聲,“原來你還知道我姓陸?”,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但算一算,他竟然有四、五天沒有“正視”過她、也沒有和她說過話了。

    “少噦嗦!到底有什麼事?沒有的話我要去忙了。”尹香淳的眼神飄來飄去,就是不敢正視他,而且她一只腳還偷偷向後跨,準備隨時溜之大吉。

    她隱隱有種預感,這臭男人恐怕又要做些意想不到的事了,而那種結果,是她無法承擔得起的!

    就在她另一只腳也要偷偷往後跨時,陸海峰猛地抓住她雙臂,才一眨眼工夫,她已經被困在門板和他的(胸xiong)膛之間了。

    “你、你、你做什麼?!尹香淳力圖鎮定地問道,伸出雙手推拒他,想拉開一點彼此的距離,“放開、你放開我呀!”

    “你非得氣死我才甘心嗎?廠陸海峰一只手就輕易地抓住了(胸xiong)前的一雙小手。

    “你、你……莫名其妙!”她被他的氣息弄慌了,開始語無倫次,“我、我什麼都不知道……誰、誰知道你在想什麼……我、我才不管你廠

    她慌亂的可愛模樣讓他霹出了一抹笑容,環繞在心頭多日的陰霾總算是消失了大半。

    “你、你還笑?!放開我啦!無聊!”

    “不,你一定知道的。”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她,突然說道。

    “知……知道什麼?”尹香淳終于停止語無倫次,腦袋也開始正常運作。

    “知道我要你!”

    轟一聲,一團熱雲從她臉上炸開來——

    這……這可惡的臭男人,非講得這麼(露)骨不可嗎?!換作是其他人,她早一巴掌甩過去了,偏偏他那一臉認真的模樣……她、她下不了手呀!

    同時,疑惑也像漣漪般,一圈圈在她心底擴散。他為什麼會喜歡她呢?他們明明一天到晚吵架的呀!而且就如同街坊鄰居所說的,她是個“寡婦”,還帶著一個小孩,她想不出自己哪里吸引他了?

    還是他,只是看上她比其他女子美上一些的容貌及身材?

    更或者,他打心底認為她只是個寡婦,已經不是清白的姑娘家了,他既可以佔便宜又不必負責任?!

    想著想著,一把火開始控制不住地在她心底燃燒起來。

    她笑咪咪地湊近他耳畔,“要你的頭!你以為我是寡婦就可以吃(干gan)抹淨又不必負責任嗎?告訴你——”然後她尖叫出聲︰“門、都、沒、有!”

    可憐的陸海峰耳朵被她的尖叫聲弄得嗡嗡作響,他愈听臉(色)愈鐵青,一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了。

    “你該死的在說什麼?!”他抓住她雙臂劇烈搖晃,吼得比她還大聲,“不準這樣說自己!听到沒有?!我喜歡你,我也會負責任!別跟我提什麼狗屁寡婦!我不管那些的,你懂嗎?還有——你罵我也好、跟我吵也好,總之你該死的不許再躲我了!”

    什麼?!他、他居然那麼說?!這、這人……不會是認真的吧?這回可輪到尹香淳慌了。

    “呃……這——”

    “這什麼?一句話,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女人,我們休戚與共,禍福相依!”他一下子就把她按進懷里,不讓她看見古銅(色)臉上的赧紅。

    他說了,他說了!這句話在心口憋了好幾天,他終于一鼓作氣說出來了。

    不過尹香淳可不這麼想,她不知道他正在害羞,她只知道他霸道不可一世的態度又惹毛了她。

    她在他懷里掙扎,“我管你幾句話!你現在窮光蛋一個,吃我的住我的,我(干gan)嘛要和你、休戚與共、禍福相依?!”

    “你以為我會這麼窮都是為了誰?”陸誨峰很無奈地嘆口氣,面對這麼個狡黠又聰慧的女人,他什麼時候才能溫軟香玉在懷呢?

    他放松了力道,打算跟她把話一次說清楚。

    “誰知道?”尹香淳翻了個白眼,“搞不好某人是逛青樓還是賭錢什麼的,花光了銀子沒錢吃飯才賴到我這兒來的!”

    “我的確是花光了銀子,”這女人到底把他當成什麼了?!“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閑,可以一天到晚逛青樓又賭錢的,我趕了一個半月的路,盤纏花到進你的店時只剩一兩。事實上,我一點都不窮,我只是出門時銀票少抓些。”

    銀票?那不是有錢人才會帶在身上的東西嗎?

    “銀票少抓了些?”尹香淳訕笑出聲,“你以為一張嘴隨便說說,我就會相信了嗎?要吹牛,我比你還行咧!”

    “這個,”陸海峰掏出衣袋里的玉牌,“關外‘天馬牧場’場主的令牌。”

    “嗄?”天……天馬牧場!那個佔地遼闊、專產名馬、一馬值萬金的天馬牧場……不會吧!他——他是如假包換的陸海峰?!而非只是同名同姓。

    “怎麼?還不信?”他好笑地看著她對令牌瞪圓了眼、小嘴也張成了圓形。

    她能不信嗎?那種氣勢、那種功夫,早在開始的時候,她就感覺得出來,他不是簡單的人物了,只是,這麼個聲名顯赫的男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竟然會對她……

    “其實我算是偷溜出來的。”不理會她的驚訝,陸海峰繼續解釋道︰“不這麼做,我家那大了、偏偏又忠心得很的高總管,一定會跟在我(屁pi)股後頭。我不想讓他長途跋涉,加上牧場的事也得有人處理,所以,我留了字條就離開了。不過也幸好我偷溜了,才能花光盤纏、才能住進你店里、也才能……遇見你!”

    ‘你……”尹香淳開始焦躁不安起來,“別說了、別說了……這跟我沒(關guan)系,跟我一點(關guan)系都沒有……”

    “你還敢說跟你沒(關guan)系!”他一听又惱怒了起來,“我就是要讓你了解,我不是窮光蛋,我有能力照顧你們母子和老哥三個人!要不是為了你,我大可捎信息回牧場,差人送一袋銀子過來賠償店里的損失就好,犯不著留下來當僕人,每天讓你使喚來又使喚去的!”

    瞧他說得一臉嚴肅又認真的模樣,尹香淳只能愣愣地听著,完全不知該做何反應。

    “雖然過去有個混賬男人傷了你的心,但是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也再給你自己一次機會?我……唉!我不會說那些甜言蜜語,總而言之……我想跟你在一起就是了!”

    噗哧一聲,尹香淳笑了出來。

    “你、你笑什麼笑,我跟你說正經的!有什麼好笑的?”陸海峰不滿地怪叫道。

    “喂,你臉紅了耶。”尹香淳抬高了一只手,摩掌著那悄悄變成了暗紅(色)的臉龐,笑容益發擴大。

    是嗎?怪不得他會覺得臉上熱熱的,可是,他就是喜歡她、在乎她,才會覺得難為情,這……這女人居然還笑他、戳破他臉紅的事實!

    “不準笑!”他低吼一聲,惱羞成怒地封住了那弧度上揚的粉唇……

    兩唇相觸剎那,就像天雷(勾gou)動地火般,一發不可收拾。

    顫栗的震撼感覺急遽擴散,蔓延了四肢百骸……陸海峰一觸到那清甜柔軟的滋味,就再也無法放手了。

    他幾乎是貪婪又渴切地探索著那嬌軟的唇瓣,輕吮著那粉嫩的唇兒,探出舌尖一點一滴地攻城掠地……不一會兒,便尋著了那羞澀的丁香小舌,立刻毫不猶豫地與之交纏在一起。

    生澀的回應、淺淺的喘息、癱軟在他身上的馨香嬌軀、泌人鼻翼里的淡淡幽香……他的(身shen)體一下子就像著火了一樣,下腹更是疼痛得快爆炸了。

    這就是男人(吻wen)女人的感覺嗎?尹香淳雙手軟軟地攀住他肩頭,昏昏沉沉地想著。他的唇、他的氣息好燙好燙呀!燙得讓她無法呼吸、燙得就快把她融化了……

    或許,她也是喜歡他的吧……否則,她怎會任由他做出這麼親密的舉動而不反抗呢?

    從被窩里爬起來,(睡Shui)眼惺忪,尿急趕著要去上茅房的尹德宏,路過廚房時看到的就是兩個人抱在一起,(吻wen)得難分難舍的情景——

    “嘖,我一定是在做夢,他們哪有可能進展的那麼快?”他停下來,撐著半閹的眼皮咕咕噥噥的,腳步很快又搖搖晃晃地朝茅房走去。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