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二天出現了新的傳聞︰很多人都說,六福客棧美麗的老板娘,身邊多了個保鏢!

    听說,那個保鏢長得俊逸非凡、英挺威武,一看就是男人中的極品……

    听說,那個保鏢是老板娘失散多年的相公

    听說,那個保鏢武功厲害得不得了!誰要敢多瞧美麗的老板娘一眼,包準吃不完兜著走……

    听說,那個保鏢很體貼,他總是溫柔地在老板娘耳邊低聲說著悄悄話,然後接下粗重的工作

    听說,六福客棧的男客人減少了,反而是上門的女客人愈來愈多,她們都是搶著要來看那個英俊的酷保鏢的……

    “香娘,兩碗酸辣面。”陸海峰滿頭大汗、大步踏進廚房里,他在水缸前停下來,拿起木瓢,一下子就喝掉了三瓢水。

    “三瓢水,三文錢。”尹香淳邊下面邊說道。

    “水不用錢。”陸海峰一下子就否定了她的說法。他站到她身邊,雙手環(胸xiong)看著她利落地撈面、舀酸辣湯。

    “誰說的?”她橫了他一眼,踏下來添柴火到灶里。

    “我說了就算。”他順手在蒸籠里拿了個包子吃起來,沒幾口就解決了。

    “我說的才算。喂!誰叫你偷吃包子的!”

    “水我挑的,柴我砍的,火我生的,面團我揉的,碎(肉rou)我剁的,你還有什麼異議?”

    尹香淳頓時為之語塞。呃,好像真的都是他弄的耶!不過,那口氣讓人听了就是老大不爽。

    “你弄的了不起啊?那本來就是你該做的!”

    “你壓榨我還壓榨得不夠嗎?”要不是他還懂得跟她唱反調,這女人簡直就把他當奴才在使喚了。

    “壓榨?!”尹香淳一邊眉毛挑得老高,“陸大爺,是你太看得起小女子我了。”

    “該做的我都做了,你對我好一點會死嗎?”他留下,王盛和小宏都對他很好,獨獨這女人和他不對盤,處處跟他作對,真不曉得他是哪里礙著她了!

    “要是你覺得這樣還不夠好,那我也愛莫能助了。”尹香淳無所謂地聳聳肩,托盤一下子就遞到他面前,“廢話少說,還不快去工作,客人要跑了,賬就算你的!”

    其實,她也不是真的那麼討厭他,真要說起來,就只能說他們倆的個(性xing)太像了,都是不甘屈于人下之人,才會老覺得彼此總是在跟彼此唱反調。

    就因為個(性xing)相近,讓他們會互相討厭、也互相吸引……有時候在氣他之余,她甚至覺得自己是有點喜歡他的。

    不、不!她不能讓這種事(發fa)生,她已經決定要好好將小宏撫養長大,這輩子不去談感情了。她一看就知道這男人跟她是不同世界的人,她得離他遠點才行,免得像阿姐一樣,最後只是落了個魂斷神傷的下場——

    “你——”這女人,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了。

    “叔叔、叔叔!”就在同時,尹德宏蹦蹦跳跳地從外頭跑了進來。

    對陸海峰留下來覺得最高興的人,那自然非尹德宏莫屬了。小小的心靈里,對陸海峰有著很高的崇敬和喜歡,只要一有空,他一定急著要找他,然後眉開眼笑地賴在他身邊。

    “嗄?”他看著兩個大人劍拔弩張的氣氛,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你們又吵起來啦?這回又是為了什麼?”

    陸叔叔人很好、阿娘人也很好,可是,不光是他搞不懂,就連爺爺也搞不懂,為什麼這兩個人只要一見面就吵個不停?

    而且根據他每次听了這兩個大人吵架的內容之後,就覺得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無聊!

    他們真的很無聊噯!不就是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為什麼他們就是可以吵上老半天呢?

    “大人說話,小孩別(插cha)嘴。”尹香淳又把口頭禪搬出來。

    又來了!尹德宏嘟了嘟嘴,挺識時務的說︰“不說就不說嘛!”

    “走人了。”陸海峰一手托佐托盤,一手撫著尹德宏後腦勺,帶著他一同向外頭走。

    “嗯。”

    “別把我兒子帶壞了。”看著兒子對他眉開眼笑的,她就有氣,兒子這幾天都不理她,開口閉口都是陸叔叔如何如何,簡直已經當她這個娘不存在了!

    雖然她知道他並沒有帶壞兒子,她也知道他教兒子的,其實和自己是差不多的,但,她就是不服氣嘛!兒子對他就是一副心甘情願受教的模樣,這臭男人到底有什麼魅力?!

    “他跟著你才會——”

    乖乖!要再讓這兩人吵下去,一定又不得了了。尹德宏趕緊在陸海峰反駁的話出口前,搶著大聲說道︰“阿娘,我保證我會很乖,不會惹麻煩的,”

    “阿娘再見。”他漾著甜笑,很狗腿地對尹香淳揮手。

    “叔叔我們走吧,別打擾阿娘工作了。”他拉著陸海峰,趕緊逃離了現場。

    下午到傍晚這段期間,客人通常都會比較少,前頭忙的差不多了,一大一小就會窩在後院里劈柴。

    “叔叔,每天要做這麼多工作,你還習慣吧?”尹德宏站在他身邊,忙著將劈好的柴撿起來,一根一根疊好。

    “是不習慣,但還應付的過采。”以前在天馬牧場,一些瑣事,高總管都幫他打點好了,他光是看賬簿、批閱文書、巡視牧場、和商人談生意加上處理暗影堂那邊的事,每天都要忙到三更半夜才能休息。

    看看現在,就算偷溜出來了,他還是得忙到三更半夜,如果說以前是腦袋上的疲累,那現在就是(身shen)體上的疲累了。挑水、砍柴、生火、揉面、磨豆……這些牧場里僕人們在做的事,現在統統都是他包了。

    唉——難道他陸海峰注定就是天生的勞碌命嗎?

    “叔叔,真的很謝謝你!”圓圓亮亮的一雙眼里有著感激。

    “為什麼突然謝起我來了?”

    “有你在,真的幫了我們好多忙,你知道嗎?這些活兒都是阿娘和爺爺兩個人在做哩!他們說我年紀小,力氣不夠大,做不來這些粗重的事,所以不讓我幫忙,可是爺爺年紀大了,阿娘又是女人家,他們的氣力也是有限啊!”

    瞧瞧,這一語多中听!不像某個女人,說句感激的話好像會要了她的命似的。

    陸海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說道︰“你覺得叔叔好,別人可不這麼認真。”

    “叔叔……”聰明的尹德宏哪里會听不懂他的意思,就見他(呻shen)*一聲,神情懊惱地說道︰“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啦!可是阿娘她絕對不是故意的。其實阿娘有時候也會說,那家伙還挺有良心的。…哇!對不起!不知不覺就把阿娘的口氣學出來了,我應該要說得更好听一點的……”他難為情的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

    那女人說起話來的確就是那個樣子,陸海峰停下砍柴的動作,啼笑皆非地說道︰“這算是在贊美我嗎?”

    尹德宏故意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呃——這個嘛……叔叔,我看你就將就點吧!”

    兩個人對視一眼,然後都笑了。

    “你唷,鬼靈精一個!”陸海峰亂揉了他的頭一記。

    “叔叔,你什麼時候要教我武功啊?”

    “那就得看你蹬馬步什麼時候能練成了。”

    “叔叔你看。”他立刻當場擺了個有模有樣的姿勢,“我這樣還可以吧?我每天可是早晚各蹲一個時辰苦練的哩!我怕阿娘和爺爺會發現,都躲在房里偷偷練呢!”

    “唔——”陸海峰(摸Mo)著下巴,一副要說不說的模樣。

    “快說嘛!叔叔。”尹德宏根期待地問道,他希望博得叔叔的贊美。

    “是挺標準的,”陸海峰點點頭,“不過——”他起身朝尹德宏走近。

    “不過什麼?”

    “我只要這樣稍稍一推,”他朝尹德宏背後稍用力一推,“你就站不住了。”

    “哇!”尹德宏果然身形不穩,向前撲了一步。

    “蹲馬步不僅是講求姿勢的美,更重要的是下盤的沉穩,要給人一種屹立不搖、不動如山的感覺,來,”陸海峰擺出蹲馬步的姿勢,“你用力推我看看。”

    尹德宏用盡力氣,陸海峰果然還是不動如山。

    “不行!叔叔,我推不動啦!”尹德宏喘著氣說道。

    “知道這種感覺了嗎?蹲馬步,是一切武學的基礎,剛剛叔叔跟你說的,你可能還听不懂,不過你只要記住我教你的心法,天天練習,假以時日,你就會跟我一樣。懂嗎?”

    “嗯!”小小的頭顱很用力地點了點。

    此情此景,他們兩個……真是像極了一對父子。

    躲在拱門後的尹香淳,將那一大一小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听進了耳里,他那俊朗的笑容,甚至還讓她臉蛋莫名地熱了起來……看著手上要給那一大一小的涼茶,她竟有些卻步了。

    她清楚地看到了小宏是多麼地渴望父愛,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某些東西,是她這個娘所給不起的,但,她卻是無能為力呀!

    那個男人,只是過客,他不屬于這里,也沒有必要為他們母子倆做什麼,她更沒理由要求他留下來——

    也許,他已經有妻室了;也許,他早已經有了兒女,才會對小宏格外親切;更也許,他只是同情他們母子倆,他根本不會娶一個帶著八歲孩子的女人……

    天呀!娶?!尹香淳隨即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大跳。她在胡思亂想些什麼?!他哪有可能會娶她?她跟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就在同時,小宏那童稚的嗓音,卻清楚地傳進了她耳里︰“叔叔,你當我爹好嗎?”

    匡啷一聲,尹香淳手中的茶壺和茶杯掉到地上,登時摔了個粉碎。

    “怎麼了?”陸海峰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尹香淳面前。

    “沒事,不小心手滑了。”他這一出現,讓尹香淳更緊張了,她趕緊蹲下來撿拾碎片,以掩飾自己心情的慌亂。

    “小心!”這女人腦袋在想什麼?碎片是用掃的,不是用撿的啊!

    誰知她愈慌,就愈容易出差錯,才(摸Mo)到碎片,听到他的聲音,又讓她震了一下,手指就這麼讓碎片劃了道淺淺的口子,血珠子也迅速摻了出來

    “不是叫你小心一點的嗎!”陸海峰氣急敗壞地吼道。這女人,害他心跳都無力了。

    “阿娘!”尹德宏也慌了。

    陸海峰這一吼,又害她嚇了一大跳,她整個人向前一斜,眼看著雙膝就要壓到那一堆碎片上

    千鈞一發之際,尹香淳突然覺得身子一輕,落進了一個溫厚的懷抱里。

    “笨女人!你要嚇死我才甘心是不是?!

    尹香淳被吼得耳朵嗡嗡作響,差點把耳膜給震破了。

    “呼!”跟在後頭的尹德宏也深深喘了口氣,有驚無險啊!

    在前堂的王盛大老遠的就听到陸海峰的咆哮聲,他心想八成又是他那愛惡作劇的女兒在跟那小子作對了。

    “什麼事那麼熱鬧啊?”老人家愛湊熱鬧,王盛馬上到後頭一探究竟去。

    什……什麼?!那小于居然抱著他女兒不放?!王盛一進內堂,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

    他立刻瞪大眼怪叫道︰“喂喂,陸小子!你怎麼可以佔我女兒的便宜?”

    “義爹……”被鉗制在懷里動彈不得的尹香淳可憐兮兮地叫了聲。這臭男人竟然死抱著她不放,這要傳出去還得了!他不要做人,她還要做人0阿!

    “你再敢挑撥離間,”陸海峰咬牙警告懷里的“壞女人”,“信不信我真的會佔你便宜?”

    尹香淳愣住了,半晌才瞪圓了一雙眼嬌斥道︰“不要臉的登徒子!”

    不過這招顯然比揚言宰了她還有效,就見她在他的瞪視下愈說愈小聲,

    最後還是乖乖閉上嘴了。

    成功讓她閉嘴後,陸海峰這才對王盛做了簡短的解釋︰“老哥,現在沒時間跟你說那麼多,總之就是這笨女人做了一件蠢事,把自己弄傷了。”說完,他就急著走回他房里,還吩咐道︰“小宏,拿些金創藥來。”

    “是。”

    “乖孫子,(發fa)生什麼事啦?”王盛湊到尹德宏身邊想套點口風。

    “阿娘打破了茶壺和杯子。”

    “那掃一掃就好啦。”

    “對呀,我也覺得掃一掃就好了,可是阿娘今天不曉得哪根個不對勁了——”

    “怎麼說?”

    “她蹲下來用撿的。”

    “嘎?!”

    “而且還沒撿,就被碎片割傷了。爺爺,待會兒再說哦,我先找藥給阿娘敷去。”小家伙搖搖頭,趕緊到里頭找金創藥去了。

    香娘是怎麼了?會是什麼事,使她亂了方寸呢?王盛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顯得若有所思。

    “還不快放我下來!”連義爹都看見了,真的是好丟臉!都是這臭男人做的好事!

    “才安靜不到三秒鐘,你又想作怪了?”陸海峰威脅的語氣從頭頂傳來。

    “作怪的是你,只是刮傷,誰叫你還——還……”就算她平常再怎麼大膽、再怎麼敢說話,那也只是時勢造英雄,日子久了訓練出來的應對本事罷了,說到男女之事,她根本就是一竅不通,所以那句“還一直抱著她”,她仍舊是羞于說出口。

    “還怎樣?”轉眼進了房里,陸海峰將沒三兩重的身子輕放到床沿,一會兒尹德宏便拿著白布和金創藥進來了。

    “叔叔,阿爺那邊有事要我去幫忙,阿娘就交給你嘍!你要好好‘照顧’阿娘唷!”小家伙暗示(性xing)地朝他眨眨眼,一溜煙跑掉了。

    “那小于是什麼意思?”小家伙眨眼的動作不小心讓尹香淳給瞧見了。

    “給他心目中的爹制造機會……”陸海峰咕噥了聲。

    “什麼?”尹香淳沒听清楚他在說什麼。

    “你……”就說了,這笨女人只會逞(強qiang)而巳,根本什麼都不懂,“你自個兒問他吧。先把手伸出來。”

    “少裝蒜了,你一定知道。”她手也不伸出來,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模樣。

    “你真的那麼想知道?”

    “廢話!你少給我在那邊賣關于了!”

    “你對我說話溫柔點會死嗎?”除了遠在甦州那個“前任”暗影堂堂主以外,還沒有一個女人敢對他這樣大呼小叫、頤指氣使的,就只有她!就只有這個經常讓他氣得半死,卻又忍不住對她興起憐惜之心的女人!

    “喲——陸大爺,也不曉得是誰吼叫的聲音,兩條街外都听得見?”她涼涼地應道。

    “你——”陸海峰突然欺近了她。

    “做、做什麼?!”看到近在咫尺的放大臉龐,尹香淳說話難得出現了結巴。

    他很快抓住她受傷的那只手,將它拉到面前來。

    中指指腹劃了條長長的口子,輕輕一踫就滲出了血滴,達她的衣袖都沾到了一些……他一看,濃眉立刻打了好幾個結。

    “放、放手啦,我、我自己來就好了。”他離她好近好近,害她不自在極了!

    “你再噦嗦一句我就(吻wen)你!”盯著那微張的小嘴,他的話就這麼不加思索地出口,他不禁愣住了。

    她也愣住,他、他在說什麼呀?!

    兩個人互看一眼,又不自在地垂下目光,陸海峰抓住她的手腕,兩人都覺得肌膚相觸到的地方,似乎變得燙熱。

    輕輕地替她拭去指尖的血漬,陸海峰低低地說道︰“抱歉,我——”

    尹香淳輕聲打斷他,“別說了,藥上完你就出去吧,讓我靜一靜。”

    “為什麼?”他抬起頭看她,眼底有著訝異與關心。

    “什麼為什麼?”她不解地問道。

    “這不像你,”他搖搖頭,“你要罵就罵,你這樣我不習慣。”

    噗哧一聲,尹香淳被逗笑了,“罵你你又不高興,不罵你你又不習慣,你這人有毛病啊,”

    “平常看你潑辣慣了,不習慣你溫柔的樣子。”陸海峰聳聳肩。

    “姓陸的,你找死啊!”

    “我有名有姓,你(干gan)嘛左一句姓陸的,石也一句姓陸的,好像我欠你多少銀子沒還似的。”

    “你本來就欠我銀子,”她立刻不甘示弱地頂了回去,“我管你姓啥叫啥!”

    “香娘。”

    “(干gan)嘛?少(肉rou)麻兮兮的叫我。”她一副敬謝不敏的表情。

    “陸海峰,我叫陸海峰!”他咬牙切齒吼道,“你最好給我記住了!”

    “誰理你!”雖然擺出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但她還是忍不住(勾gou)起了嘴角。

    這男人啊,有時候霸道的讓人想踹他一腳,偏偏有時候又像極了任(性xing)的孩子,他拿她沒轍,她也拿他沒轍呀。

    “你、你,笨女人!”陸海峰又忍不住咆哮了起來。早在當初遇上這女人,他的好脾氣和耐(性xing)就全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嗄?!笨、笨女人?他說她是笨女人?!

    “你才是蠢男人!”而且她也想起了剛剛那件事,他還沒說個明白,“你少在那邊岔開問題,還不快給我從實招來,小宏對你眨眼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還敢說?我都還沒問你,東西摔壞了,你蹲下去撿個什麼勁?以你的‘聰明才智’,難道不知道那種情形用掃的就好了嗎?說!你那時候在慌張什麼?”

    一抹心虛在她眼里一閃而過。他,他竟然看出來了?!

    是的,她那時候的確是在慌張。因為她的感慨、也因為她的胡思亂想、更因為小宏無心的一句話。

    但這種事,她絕對不可能當著他的面招出來的。

    “哼!你少妄自揣測,我有什麼好慌張的?”她嘴硬地說道。

    “愈描愈黑!”陸海峰盯著她嗤道,擺明了壓根兒不相信她的說辭。

    “你;你……”尹香淳惱羞成怒地推了他一把,“出去!你出去!你少噦嗦,我的事不用你管!”

    陸海峰驀地抓住她雙臂,提高音量︰“你以為把煩惱往心里藏,問題就能解決了嗎?”就像她瞞著大家,一個人偷偷地在溪邊掉淚一樣。

    高總管老說女兒家的心事最難懂,她不說出來,他又怎麼會懂呢?他又不是她肚里的蛔蟲。

    “有些事,不是說出來就能解決的……”尹香淳垂下眼,幽幽地說道。

    那感覺仿佛她一下子老了二十歲!又感覺好空洞、沒有生氣,仿佛她不存在似的。

    “香娘,你別這樣——”看到她垂淚時的感覺又浮了上來,陸海峰不由得有些慌了,“我……我沒有逼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把煩惱說出來,就算真的沒辦法解決,至少大家能安慰你、幫你分擔一些。香、香娘,你……”

    她低垂著頭,他不知道她的表情是如何,直到他看到羅裙上一點一滴的濡濕,這才驚愕地發現,兩行清淚不知何時已垂落在她臉龐——

    當時在溪邊,他離她尚有一段距離,就已經叫他夠震撼了,現在她就在他面前,心中的震撼真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