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四章

第四章



    “哇!”臉蛋熱熱的,尹香淳又羞又惱。可惡!她的糗樣全讓這男人瞧見了!都是他害的!

    “你沒事吧?”在她面前站定的陸海峰連忙扔下手中的衣服,朝她伸手想扶起她。

    這副德(性xing),實在和她“冰雪聰明”、“美麗嫻淑”的形象不符啊!陸海峰很想笑,不過他得忍著,否則這女人可能會跟他沒完沒了。

    “(干gan)嘛突然出聲?”跌疼的(屁pi)股、兩只滴水的腳和濕了一半的羅裙,她真是愈想愈生氣,這男人好像跟她犯沖似的,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事情沒一件做得好的!

    “我早出聲了,也不知道是誰洗衣服洗得太專心,結果衣服漂走了也不曉得的?”陸海峰涼涼地應道。

    什麼!尹香淳驚訝地瞪大眼,這麼說來,他也看見了她思念阿姐的樣子了?!

    “你到底還看見了什麼?”她翻翻白眼,沒好氣地問道。

    這女人,神情真是變得比什麼都快。陸海峰看著那張又變得精明**m黠的臉蛋兒,實在很難想象前一刻她珠淚婆娑、楚楚可憐,讓人憐惜心泛濫到無法收拾地步的樣子。

    “是不多,不過該看見的全看見了。”陸海峰聳聳肩。

    可惡!•他就不會否認一下嗎?既然這里人直得很,那她也沒必要拐彎抹角了。

    “你到底來這兒做什麼?”

    頃刻前他還在想該不該提的,不過她現在已經恢復“正常”了,他若不把此行的目的說出來,說不定還會被她誤認為他居心叵測哩!

    “找你聊聊。”

    尹香淳一听立刻瞪了他一眼,“聊聊?我們還有什麼好聊的?”

    陸海峰提著鞋慢慢從溪里走了上來,一(屁pi)股坐在離她不遠的大石上,等著腳(干gan)好穿上鞋o

    “我看你還是先回去換上(干gan)淨的羅裙和鞋子吧。”看著她下半身還在滴水的模樣,陸海峰好心提議道,對她嘲諷的話不以為意。

    咚!她心跳突然加快了一拍,這男人倒是挺關心她的。

    即使他隨意又慵懶地坐在石頭上,還是那麼搶眼,讓人無法不去注意到他……這樣的男人,真的是個只剩一兩銀子的窮光蛋嗎?但那件幾乎快被扯爛的衣服的衣袋里,只放著一兩銀子卻又是不爭的事實。

    听義爹說,除了一兩銀子,他身上惟一值錢的東西,就是系在腰帶上的一塊玉牌,她原本要叫小宏把那塊玉牌沒收的,但義爹怎麼也不準,義爹說那個東西對他可能很重要、更有可能是代表他身份的信物,因此她只好作罷。

    也許,他只是個四處白吃白喝的惡棍呢?不、不!不可能!尹香淳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她直覺的就是知道,他才不屑那麼做哩!

    陸海峰看著她若有所思的古怪神(色),這女人腦子里該不會又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主意來整他了吧?

    “不用了,有什麼話在這里說一說就好了。”尹香淳也跟著坐下來,拿起洗衣棒繼續拍打著衣服,拒絕他的提議。

    “為什麼要我賠償二樓的損失?”陸海峰開門見山地問了。

    “那還用說嗎?”尹香淳理所當然地回道。

    她的回答讓陸海峰提高了音量,“那還用說?!這是什麼話?!是你認錯了人,我受了傷都還沒提起要你賠償的事了!”

    “誰叫你不逃?會受傷表示你技不如人,那不關我的事呀。”她眨了眨眼,故意用很無辜的聲音說道,她才不怕他的大音量哩!

    逃?技不如人?瞧她,回答他的是什麼話?!陸海峰深吸口氣,克制著自己想伸手掐死這可惡女人的沖動。

    “做錯事的不是我,我為什麼要逃?”陸海峰冷哼出聲。

    “沒錯!”尹香淳手中的洗衣棒贊同地敲了下石頭,她笑咪咪地道︰“你這就說到問題的關鍵所在了。”

    “然後?”陸海峰雙手環(胸xiong),半眯起眼,危險地問道。

    “你當然可以不逃……不過,你也不能弄壞東西呀!噯、噯!”她做了制止的手勢,“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過你得先听我把話說完。告訴你,我都看見了!打一開始你拍桌子,就弄破了一個碗公,後來你又翻倒了三張桌子、踢壞了四張椅子、幾十個碗和碟子也跟著毀了……

    “我知道你一定又會說弄壞東西,義爹和其他那些瞎攪和的人也有份;放心!我是個明理人,我只算了你弄壞的部分,我也不會特別針對你,其他的我當然會一個個要他們賠償。

    “喂!別想再反駁我了,你回想看看,當時的情形是不是就如同我說的那樣。所以我才一開始就說你技不如人哪!你要不是打不過義爹,又怎麼會隨手抓起東西就擋呢?”

    銀鈴般的嗓音听起來是如此地清脆悅耳,要不是那內容太令人光火,還真會讓人听著听著,險些失去了心魂……

    該死的!她說的好像真有那麼回事!

    “你倒是說說,”他雙手環(胸xiong),高大的身影一下子就矗立在她面前,“要我怎麼個賠償法?’’

    偉岸的身形、古銅(色)的肌膚……好大的壓迫感!尹香淳仰高了頭看他,身子直覺地就往後縮,這一縮,害她又差點滑進了水里。

    “洗個衣服,你到底要跌進水里幾次?”陸海峰受不了地一把扶住了那縴細的臂膀,讓她穩穩地站在石頭上。面對這個既(強qiang)悍又嬌弱的女人,他除了頭疼……還是頭疼。

    這臭男人!也不想想她會這樣都是誰害的?!尹香淳一把火在心里噴發,看著他站在水里,她決定談完該談的事,就要立刻給他好看!

    “噢,謝了,你可以放開我了。”

    “事情說完了,我自然會放。”

    “你這是在‘挾持’我嗎?”她一派無辜地眨眨眼,心里已經產生警戒,因為她見多了,通常男人接近她,都帶著輕薄的意念,想來這臭男人也好不到哪去。

    “放心,我對連站都站不穩的麻煩女人沒興趣。”

    麻煩女人?!第二把火緊接著噴發,她皮笑(肉rou)不笑地應道︰“哦,我真是感激的痛哭流涕呀。”

    他也不能這樣一直扶著她,免得被旁人瞧見而破壞了她的清譽,“說吧,怎麼個賠償法?”

    她上上下下打量著他,像在評估貨物般,“既然沒銀子還,瞧你身(強qiang)力壯的,就工作來抵吧。”

    “什麼工作?”

    “放心,就是客棧里該做的事,不會叫你去(殺sha)人放火的。”

    客棧里該做的事,想來也知道是打雜的,他陸海峰堂堂一個天馬牧場場主,竟然淪落到在客棧打雜抵債的下場!

    (干gan)脆叫高總管送一袋銀子來壓死她好了!

    不不,不行!這樣一定會讓她更瞧不起他的,而他,不想被她瞧不起!他要和這個總給他帶來.驚奇的女人周旋到底,就不相信她能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只是,她會要他留多久?他還得到甦州拜訪沅沅他們。

    “多久才能抵完我該賠償的?”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最快一個月,最慢半年都是有可能的,雖然你在工作抵償,可是別忘了,你同時也得吃、穿、住,那可是新衍生的費用唷!當然嘍,你要是不爽的話,大可以一走了之,我也不會攔你的。”說到最後,尹香淳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堂堂男子漢,他哪有可能一走了之?可惡!這女人根本就是吃定他了!盯著她姣好的面容,陸海峰已經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見他不說話,尹香淳故意笑咪咪地問道︰“怎麼?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他咬牙應道,看到她那副得意的神情他就有氣。

    “沒有的話,那請放開我吧,小女子要告退了。”

    “你要走了?”眼光瞄向木盆,“衣服不是還沒洗完嗎?”

    “是還沒洗完,不過就交給你吧!你現在馬上就可以上工了。”尹香淳遞出洗衣棒。

    “我不會洗衣服!”他大聲抗議,拒絕接受洗衣棒。

    “不會洗就不會洗,你那麼大聲做什麼?”尹香淳瞪了他一眼,“那你就走吧,我討厭做事的時候有人在旁邊打擾我。

    “好,我走。你自己小心。”

    他明明已經氣炸了,還叫她小心……害她心里又小小地感動了一下,這男人總是習慣關心別人嗎?

    不過,他的關心,還是沒辦法改變她小小惡作劇一下的頑皮心態。

    見他側過身邁出腳步時,尹香淳突地一把推向他——

    變化突來,就算陸海峰反應再靈敏,也來不及防備,他身子一斜,噗通一聲,(屁pi)股坐進水里,還濺起了一片水花……

    尹香淳這才假意叫了聲,神情好抱歉、好無辜地。

    “哇!對不起,我……我又差點滑倒,趕緊抓住你……沒想到會害你——”她說不下去了,趕緊咬住唇,因為再說下去,她一定會忍不住噴笑出來的。

    陸海峰覺得自己的頭頂已經在冒煙了。他吸氣、再吸氣……雖然她一副可憐又無辜的樣子、雖然他沒有確切的證據,但他怎麼看都覺得——她是故意的!

    “你……還好吧?要不要我扶你起來?”尹香淳假好心地向他伸出手,其實心里已經偷笑得抽筋了。

    “不用!”陸海峰吼住她,“你給我站穩點就好了!”

    “不用就不用,那麼大聲(干gan)嘛?真是好心沒好報……”她小聲地嘀嘀咕咕。

    他狼狽地從水里爬起來,一大步就走到她面前,一動也不動地直盯著她。

    尹香淳被看得頭皮發麻,硬是裝出無辜又有點畏懼的表情問道︰“你那樣看人做什麼?”

    “你是故意的,對吧?”陸海峰一臉高深莫測地問道。

    “我又不是吃飽了撐著。”她哼了聲。其實心里在暗罵——活該!我就是故意的,怎樣!

    “是嗎?”

    “不相信就算了,我懶得跟你扯。”她趕緊掉頭整理石頭上的衣物,避開他懾人的眼神。

    她不轉身還好,這一轉身,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她突然覺得自己重心失去平衡……哇一聲伴著噗通一聲,她馬上就變成和剛剛的陸海峰一模一樣的姿勢了。

    “你沒事吧?需要我扶你一把嗎?”

    她一仰頭,剛好迎上他戲謔的眼神。

    “你是故意的!”這會兒輪到她尖叫了。

    “你哪只眼楮看到是我了?”陸海峰無辜地聳聳肩,伸手將她從水里扶了起來。“戲人者人恆戲之”,既然她愛惡作劇,他當然也奉陪到底,他倆距離這麼近,兩道神不知鬼不覺的氣勁就夠她受了。

    “你、你……”突然想起她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不過她已經顧不得平日所表現出來的溫婉形象,開始破口大罵︰“姓陸的!你給我滾遠點!看見你我就倒霉!”

    尹香淳邊罵邊把濕衣服扔給他,丟得他一頭一臉,這下子連原本沒濕的地方都給弄濕了。

    “你還敢說!”陸海峰又把衣服一件件扔還給她,“遇見你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哇!你可惡!”這臭男人竟然又把衣服扔回來了!

    “懶得理你。”陸海峰掉頭就走,他已經不氣了,他不但不氣,反而還覺得好笑,那股潑辣勁兒恐怕才是她的真面目吧!想想能惹到她失控、剝不自覺地(露)出本(性xing),倒也挺有成就感的。

    “臭男人!”尹香淳氣得徒手撈水,朝他背後潑得一身濕。

    陸海峰轉身,迎向她氣得燦亮的眸子,大吼出聲︰“你這個瘋女人,”他也毫不客氣地潑了她一頭一臉。

    發絲胡亂地貼在臉頰,有的還在滴著水,尹香淳的模樣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但她不打算認輸,她側過頭打了個噴嚏,決定再繼續跟這個臭男人奮戰到底。

    衣服濕了,更凸顯了她玲瓏的曲線,但卻也讓他更看清楚了那身子骨有多麼的縴細和嬌弱,那不堪一握的腰肢,說不定連他的一半都不到……

    那聲“哈啾”又激起了他的憐惜心,他無奈地說道︰“別鬧了,你會著涼的。”

    “你管不著!你、你不準偷看!”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臭男人。

    “放心,我對平扁的女人沒興趣。”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情難自禁地偷瞄了那豐盈的(胸xiong)脯好幾眼,同時也暗暗疑惑,听說女人生過孩子後,身材都會變胖、走樣的,而她卻是如此地銥縴合度,一點兒也看不出來是有個八歲兒子的娘。

    平扁?!尹香淳直覺的看向自己(胸xiong)部,她哪里平扁了?!她都還嫌自己這樣太過豐滿了哩!不對、不對!她在胡思亂想什麼啊?她(干gan)嘛受這臭男人的話影響?

    “那就快滾!登徒——”她氣得又想潑他水時,遠遠地,從另一邊的竹林依稀傳來斷斷續續的喧嘩聲。

    “是不是有什麼聲音?”尹香淳停下動作疑惑道。

    “有人來了,起碼四、五個。”陸海峰好心提醒她。這女人不正跟他翻臉嗎?怎麼這會倒又毫無防備地詢問起他來了。

    “一定是那群三姑六婆。”尹香淳皺起了眉頭,臉上(露)出明顯的厭惡。

    “收一收,我們快回去。”陸海峰一聲令下,原本敵對的兩個人,開始七手八腳地把東一件西一件的衣服都扔進木盆里。

    “好了嗎?”他一手就替她拿起了木盆,還順道撈起了差點漂走的洗衣棒。

    “不行,”尹香淳搖頭,“路只有一條,還是會遇到。”

    “那就先躲起來。”他指著另一邊不遠處茂密的草叢。

    “好。”

    兩道人影飛快地移動,不一會兒,身形便隱入草叢中了。

    他們躲藏的地方雖然隱密,但位置卻不大,加上還有一個很佔位置的木盆,陸海峰只好把木盆塞到另一處草叢里,兩人再肩靠肩躲著。

    “我們會躲多久?”陸海峰悄聲問道。全身濕黏,他開始覺得難過了。

    “廢話,當然是看那群三姑六婆什麼時候滾。”她也很想離開啊!溫熱厚實的臂膀靠住她的,說有多別扭就有多別扭,“喂!早知道就叫你(脫tuo)光假裝在河里(洗xi)澡,把那群女人嚇跑就好了,省得躲在這里像小偷一樣。”。

    “你還真是什麼都敢說,要我犧牲(色)相,門都沒有!說不定那群女人不但沒嚇跑,反而惡虎撲羊,把我給生吞活剝了,誰來負責?”

    “噗——”尹香淳被他的話逗笑了,她側過臉看他,笑罵道︰“你就只會滿腦子齬齪思想!”

    誰知她一側過臉,陸海峰也正好側過了臉看她,兩人的臉霎時離得好近好近,近到鼻尖幾乎要貼在一起了,甚至感受到了彼此的氣息。

    兩人臉上均是驀地一熱,趕緊又撇過頭去…還好清楚的喧嘩聲,化解了兩人的尷尬。

    悄悄探出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五個婦人,各自捧著木盆,一字排開地在尹香淳剛剛洗衣服的地方蹲了下來。

    “哎呀——”婦人大叫了起來。

    “怎麼啦?”其余四人問道。

    “我記得昨兒個這些石頭都是(干gan)的,怎麼今天全濕了,這叫人家怎麼坐嘛?”

    “那還用說嗎?一定是有人先來過了。”婦人乙說道。

    “不是馬大娘、就是陳大嬸,再不然就是……”婦人丙如數家珍的念了一串人名。

    才听不到幾句話,陸海峰已經阿欠連連,尹香淳更是眼皮都快闔上了。

    “……搞不好是六福客棧那只(風feng)騷的母老虎咧……”

    兩個人同時一僵!

    陸海峰看向她,黑眸里有著疑問——那不是說你的嗎?

    尹香淳無所謂地對他聳聳肩,就好像在回答——就是我嘍。

    可是——她(風feng)騷?他倒是覺得她不會如此。至少她就不曾對他“搔首弄姿”過,即使昨天在客棧里打起來,雖然有很多不相(干gan)的男人為她加入戰局,他也沒看過她對他們賣弄風情。

    他倒想听听女人對她的看法如何?

    “別說了,說到那3貨m我就有氣!要不是她,我家相公哪會被隔壁那個豬(肉rou)榮打得鼻青臉腫?好端端的說什麼替她出氣?!我看她根本是守寡久了春心難耐,想(勾gou)引我家相公!”

    “唉!我家那口子還不是一樣,自個家里的飯萊不吃,天天往那3貨m的店里跑,真是快把我給氣死了!那3貨m一看就知道是狐狸精投胎轉世,專門來(勾gou)引男人的!”

    “可不是嗎?听說昨兒個鎮里來個外地人,那3貨m見他模樣長得俊、身形又雄壯,立刻就巴上人家了,還一口咬定那男人是負了她的相公哩!”

    “我看八成是她紅杏出牆,給那男人戴了綠帽,人家才不要她的……”

    “喂、喂!放手啊笨蛋!你弄痛我了,”

    一直到香娘在他耳邊又叫又罵,還重重捶了他肩膀一記,陸海峰這才回過神來,也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握住了她縴細的手腕,由于力道過大,她手腕上還出現了幾道淺淺的紅痕。

    “抱歉!”陸海峰觸電似的連忙放開她,充滿歉意地低聲說道。

    “好端端的,你在發什麼呆呀?”撫著被弄疼的手腕,她責難地又惡瞪了他一眼。

    “沒有。”陸海峰皺起眉頭,臉(色)難看的緊。

    他沒有發呆,他只是太生氣了。真是人言可畏!那些女人竟然無端造謠,瞧瞧她們把她說成了什麼樣子?!雖然她總讓他氣得牙癢癢的,但他一看就知道,她絕不是淫蕩成(性xing)的女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目光炯炯地直打量著她——人家都把她說成那樣了,這女人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光顧著罵他。

    “看什麼看,見鬼啦!哈——”尹香淳趕忙在“啾”聲出來前揭住自己的嘴。

    一件微(干gan)的衣服很快被到她肩頭上,“先蓋著,會著涼。”他臉(色)還是好看不到哪去。

    “喂!你擺張臭臉給誰看啊?”這男人該不會念他幾句,他老大又不高興了吧?

    “你——不生氣?”他指著那群女人的方向。

    尹香淳(露)出了笑容,“氣,我當然氣嘍!”

    那些流言蜚語她早習慣了,沒想到他是為了那些話在生氣,她記得他們的架還沒吵完耶!怎麼這會兒他卻在為她抱不平了,這臭男人……倒還挺可愛的。

    “是嗎?”陸海峰狐疑地盯著她一點也沒有生氣樣子的笑容。

    “是,”她還故意鼓起了腮幫子,笑意卻盛滿了眼底,“有機會我一定會給那群三姑六婆好看的。”

    “隨你高興。”看她的表情,倒也不像很介懷的模樣,如果她不介懷就好了,只是,他還是感到心疼。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干gan)脆一直找她說話,讓她沒空听那群三姑六婆在說什麼,也許她就不會听進那麼多不堪入耳的閑盲閑語了。

    只是才說不到三句話,他們又吵起來了……這算是引開她注意力的另一種方法嗎?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