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二章

第二章



    陸海峰愣住了!

    而客人個個張大了嘴、瞪凸了眼珠子,四周瞬間陷入一片死寂的氣氛,充分證明了旁人所受的驚嚇,絕對不會比他這個當事人來的少。

    臉頰上熱(re)辣辣的感受,在在提醒著他——活了三十個年頭,他第一次挨女人的耳刮子!

    怒意一瞬間涌了上來。這該死的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她生氣,他比她更生氣!

    莫名其妙!為什麼他就得挨她的巴掌?!

    陸海峰倏地站起,大掌拍向桌子,只見桌子劇烈震動了一下,桌上盛包子的盤子和裝湯的大碗公立刻應聲而裂,湯汁到處亂竄,灑了一地︰

    他一站起來,身形就明顯地高了尹香淳一個頭,加上那一看就是練家子的驚人一掌,凌厲含怒的眼神、懾人的氣勢,讓周遭的客人再次受到嚴重的驚嚇。

    他們已經完全忘了“逃跑”兩個字,只能呆立在原地。

    他的氣勢也震懾住了向來膽大妄為的尹香淳。但反應靈敏的她一下子就記起了理虧的人是他!該千刀萬剮的人也是他!.就算他再凶,她也根本不需要怕他!

    悄悄吞了口口水後,她繼續以毫無畏懼的眼神瞪視著他。

    “你最好有足夠的理由,否則我絕對會掐死你!”

    陸海峰大踏步跨出座位!伸手一撈,欲擒住姥手腕,卻被她機靈地閃開,且還盈盈地倒退了一步,刻意與他保持距離。

    “阿娘!”隨著拔高的童稚嗓音,一道小身影飛也似地跑上樓,直撲到尹香淳身前。

    “敢動我阿娘一根寒毛,你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小手臂張成大字型,緊緊護著身後嬌滴滴的人兒,尹德宏一臉凜然,圓圓的眼兒絲毫不畏懼地直看著陸海峰。

    娘?!這小子是她……他們是母子?!

    驚訝再次浮上陸海峰心頭。不像啊!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為人妻母了!

    哇!他還想這麼多(干gan)什麼?人家都快騎到他頭頂上了,他還有心情去關心別人的事?

    “你怎麼不先問問你阿娘對我做了什麼?”陸海峰雙眼一眯,低頭冷冷地睨著小伙計。

    “你一定是對我阿娘做出什麼不禮貌的舉動,我阿娘才會反抗的”對方臉(色)陰沉得嚇人,雖然他心里頭怕得半死,但為了保護阿娘,說什麼也不能退縮。

    “是嗎?那你倒是說說,我對你做了什麼‘不禮貌的舉動’?”陸海峰眼神又回到尹香淳身上,拿小伙計的話出來反問。

    “阿娘,你說出來沒(關guan)系,我和爺爺一定會保護你的!”尹德宏回頭對他阿娘說道。

    “什麼事?(發fa)生什麼事了?”一名老者突然出聲問道。

    這老者什麼時候上樓?又是什麼時候站到這對母子身邊的?照理說他不可能完全沒感覺。陸海峰有些不敢置信地眨眨眼,心里的警戒頓時增高了幾分,若他猜的沒錯,這名老者恐怕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亂打人的美麗老板娘、搞不清楚狀況的小伙計、深藏不(露)的老掌櫃……陸海峰額際隱隱作疼了起來。他到底進了一家什麼樣的客棧?

    “爺爺,您來的正好,這個人他……”小伙計看到老掌櫃就好像發現救星般,連忙告狀。

    陸海峰危險的嗓音立刻打斷了小伙計的話︰“小子!沒人教你事情沒弄清楚前,不能隨便亂告狀嗎?”

    “我——”小伙計很明顯地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又理直氣壯地叫了起來︰“我、我才沒有亂告狀!是你不讓我把話說完的,我要跟爺爺說的是,這個人他不知道對阿娘做了什麼?讓阿娘好生氣!我要請爺爺來主持公道不行嗎?”

    要不是他們現在是對立的,陸海峰還真想夸贊這孩子。他才幾歲?無畏的眼神、有條不紊的說理、捍衛親人的勇氣,假以時日,必定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害他都想將這小子帶回牧場好好“培育”一番了。

    他也看到了老掌櫃的臉上有著一絲得意與驕傲,但老掌櫃隨即輕咳一聲,掩飾那一閃而過的情緒,問道︰

    “香娘,你和這位客官是怎麼回事兒?”

    香娘?原來她叫香娘……陸海峰又再回想了一次,他百分之百肯定,他確實不認識這個香娘!

    “義爹,他……他就是那個另娶權貴之妻的……嗚——負、負心漢!”美麗的老板娘突然掩起臉,嚶嚶啜泣起來,“與他拋妻棄子八年的惡行比起來,我憤恨難平地打了他一巴掌……嗚——又算得了什麼呢?”

    “什麼?!”陸海峰爆出大吼。事情真是愈鬧愈離譜了!

    “什麼?!”這句話是大家一起吼出來的,包括老掌櫃王盛、小伙計尹德宏,以及早呈現呆滯狀態的其他客人。

    一直以來,關于這位美麗老板娘的夫婿的一切,都是一個謎、一個沒人敢提起的禁忌。久而久之,大家都打心底認為老板娘的夫婿已經過世了。

    誰知道竟然會如此大爆冷門!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老板娘突然就和一名高大威武的陌生男人,演起全武行來了。

    也難怪在場所有人會如此驚訝了,這可是今年這平凡小鎮最轟動的大消息。

    “是他?!”老掌櫃的眼眸立刻精芒四射,直(勾gou)(勾gou)對上陸海峰。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原來這臭小于就是那個悲戚故事的始作俑者!

    盡管事情已經過了八年,盡管他和那位香消玉殞的姑娘沒有(關guan)系,但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看到這麼可惡的人就在眼前,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更何況當初香娘和小宏會落魄至此,也是這臭小于造成的,今天他非得好好教訓教訓這個沒心沒肺的負心漢不可!

    “嗚……就是他!”

    “不!我不是——”糟糕,雖然事情不是他做的,但他一看見老者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再不溜麻煩就大了!這人的武功只會在他之上,絕不會在他之下。

    陸海峰當機立斷,立刻身形一閃,從旁邊的欄桿躍了出去——

    “嗚……當年他就是這樣溜掉的——”背後哀怨的女聲,清楚地傳進他耳里。

    哼,看你多會逃!尹香淳有恃無恐,她相信他絕對逃不出義爹的手掌心。這麼多年來,她總算有機會替死去的姐姐討回公道了。

    才一眨眼光景,他就感覺自己被人提住了衣領,本來已經跨出欄桿的身子,又被一股(強qiang)大的力量給施了回來。

    “渾小子,還想逃?!”一記沉喝聲從背後傳來。

    “不是我!”不用想也知道那聲音是來自何人,陸海峰立刻回了王盛一句,並回身反手格擋。

    老天!尹香淳被他的舉動給嚇了一跳。他……他應該是讀書人呀!她明明記得……他不會武功的呀!

    “不是,你(干gan)嘛逃?!”別看王盛年紀大了,他可是臉不紅氣不喘地,一一化解了陸海峰攻過來的每一拳、每一掌。

    “我不想惹麻煩!老頭,讓開!”陸海峰不耐煩地吼道。

    “放屁!根本就是在找借口1有人會亂認相公的嗎?”啪地一聲,王盛拍了陸海峰肩頭一掌,“你這渾小子身手倒是挺俊的,不過還不是我的對手……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要我背黑鍋,想都別想!”忍著肩頭傳來的酥麻感,陸海峰冷哼一聲,“老頭,你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這麼平凡的小鎮,竟然會藏著這麼厲害的高手?!人家說中原武林臥虎藏龍,處處都有深藏不(露)的高手,果然是真的!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到,真是有理說不清,想自己真是倒霉得有夠徹底了。

    “專門懲治你這種負心漢的人!”

    “天(殺sha)的!跟你說我不是就不是,我根本不認識香娘!”

    看著他驚人的身手和義爹不斷交鋒,尹香淳眼楮愈瞪愈大,心里直喊著糟糕了!她……她認錯人啦!她所知道的負心漢只會吟詩作對,根本一點武功都不會,他……他只是容貌像而已。

    不!不能讓他們再打下去了,萬一出人命怎麼辦?

    香娘急忙嬌呼道︰“義爹,別打了!”

    “爺爺,當心啊!”尹德宏在一旁看得是熱血沸騰,一顆心都快從喉嚨蹦出來了。這真的是爺爺嗎?好……好厲害啊!

    但是那位爺也好厲害!讓他看了真是既著迷又擔心。著迷的是,他擺出來的架式讓人看了覺得好震撼;擔心的是,爺爺會打不過這個突然被阿娘認出來的壞心爹爹。

    “香娘,你不用為他求情。我今天非好好整治這個渾小子不可……渾小子,什麼叫你不認識她?那你怎麼會知道她叫香娘?根本就是在鬼扯!這下(露)餡了吧?!”

    兩個人東追西打,到處是踫撞的聲音,桌椅東倒西歪,把二樓弄得凌亂不堪。

    “明明就是你自己這麼叫的!”陸海峰一肚子怨氣完全無處(發fa)泄,“糟老頭,你再咄咄逼人,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可是,義爹——”

    “沒什麼好可是的,這種拋妻棄子的人不值得同情!”

    “對、對!不值得同情,打死他!打死這個負心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客人竟然也在一旁播旗吶喊起來了。

    也許是為了替美麗的老板娘討回公道、更也許是為了博得美麗老板娘的注目和贊美,幾個自認懂得一點拳腳功夫的莊稼漢,竟然也自告奮勇地加入了圍打陸海峰的行列。

    場面因為這些人的加入,更是變得一團混亂。

    一時之間杯盤交錯、棍棒齊飛,大伙兒扭打成一團,謾罵聲不絕于耳,打失了準頭加上亂打一通的,讓陸海峰身上有好幾處掛了彩,而王盛也好不到哪去。

    混戰持續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終于,兩道人影同時(脫tuo)離了那一團混亂。

    王盛也終于成功地制住了陸海峰,將他押到尹香淳面前。

    頭發亂了、衣服被扯破了,臉上、身上幾處割傷流出的鮮血和一陣混亂中沾到的污垢,陸海峰像一頭受傷的狼般站在尹香淳面前,一雙黑眸里掙是倔傲又不甘的怒意。

    這個男人……真的很與眾不同!

    尹香淳晶亮的雙眼打量著眼前一身狼狽的男人,明明打不過義爹,再怎麼笨的人也知道先求饒再說,偏偏他寧願白挨這麼多苦頭,也絕不肯說出認輸兩個字。

    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一個粗獷豪放、不拘小節的男人,可是……現在他很明顯的已經氣壞了!

    待會兒她若是承認自己錯了,盛怒中的他會不會當場就將她給生吞活剝了?!

    “好了,各位客官,你們可以先離開了。”王盛用著異于平常的宏亮嗓音,對在場一千閑雜人等下了逐客令,“接下來是我們自個兒的家務事,不勞各位費心了。今日各位的費用全免,就算是老頭子我請客的。”

    經過這一次,大家已經知道王盛是個惹不起的厲害老頭了,所以盡管心理好奇的要命,但為了小命著想,只好乖乖離開。

    “認錯!”王盛使勁,要讓陸海峰以屈膝的姿勢向香娘道歉。

    “辦不到!”陸海峰用盡全身的力氣抵抗,連腰稍微彎低一些都不肯。

    “辦不到是吧?待我先廢了你的武功,我看你還能逞(強qiang)多久?”王盛喝了聲,一只手掌已經放上了他的天靈蓋。

    “義爹,不行啊,”尹香淳大驚失(色),立刻跳過去拉下王盛的手,“千萬不能這麼做,你這樣會害死他的!”

    “香娘啊,你太傻了,瞧瞧他現在連句道歉也不說,你竟然三番兩次的論他求情,你——”王盛一臉絕望地搖頭嘆氣,“唉……情關難過,情關難過呀!”

    “義爹,別瞎說了!”尹香淳嬌喧出聲,臉蛋兒泛起一絲紅暈。

    那甜美的模樣幾乎要讓陸海峰失了神。潑辣、盛氣凌人、哀怨、裝無辜、嬌嗔、甜美……這女人究竟有幾張面孔?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性xing)子的女人?

    “阿娘,”不好容易逮著機會,尹德宏立刻湊了過來,仰起頭上上下下打量著陸海峰,不確定的問道︰“這個人……真的是我爹嗎?”

    “小子,去去,大人說話小孩別(插cha)嘴。”尹香淳不給兒子正面回答,只拍了拍他的頭要他閉嘴。

    “還說我瞎說?瞧瞧你從剛才到現在的表現,分明就是已經全不計較了!”

    “我當然不能計較,你沒看到他已經很生氣了嗎?”尹香淳一臉無辜。

    “什麼?”王盛瞪大眼,以為自己耳朵听錯了,“就因為他生氣,你、你就不敢……負心漢還得到這麼好的待遇?荒唐!荒唐啊!香娘,你向來不是那種忍氣吞聲的人啊!”

    “這次不一樣,這次可是我們錯在先——”在陸海峰惡狠狠的瞪視下,尹香淳聲音愈說愈小。

    “我們哪里錯了?!他拋棄姐……不是!是你們‘母子’八年,讓你們過著——”眼看著王盛就要發表長篇大論。

    “因為我認錯人了。”尹香淳垂下眼,不敢看他。她終于承認了,他…會有什麼反應?

    “讓你們過著四處流離的苦……什麼!認錯人了?!”王盛叫得好大聲,表情立刻變得瞠目結舌。

    “你就不會早點說嗎?”陸海峰立刻吼了出來,而且吼得比王盛更大聲,嚇得尹香淳趕緊揚上耳朵。

    一旁的尹德宏已經看傻眼了,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香娘啊,你怎麼不早點說呢?唉——”王盛又嘆氣了。

    “是你們不讓我說的。”尹香淳不論表情和語氣都好無辜。

    “我們什麼時候不讓你說了?”這會兒王盛和陸海峰倒是異口同聲,難得有了共識。

    “很早以前,我就叫義爹你別打了。”

    “而你這糟老頭卻自以為是的在那邊 賂雒煌輳 敝}乩 咭簧 降瑯 寂〉盟瀾簦 勻宦膠7逡布瞧鵒甦饈隆br />
    “這怎麼能怪我?”連王盛都開始裝無辜了,“在那種情況下,任誰都會覺得香娘是在為你求情呀!”

    王盛邊說邊松開手勁,既然是認錯了人,他也不好意思再這樣押著人家了。

    可是,他還是疑惑呀!忍不住又問道︰“香娘,為什麼你先前說是,現在又說不是呢?”

    “這——”尹香淳難得出現了說話結巴的時候,“哎呀!誰叫他們要長得這麼像……我,我不會說啦!”她一雙美目無辜地眨呀眨的,企圖粉飾太平。

    她也不是故意的呀!事情都已經過了八年,而且那是姐姐的心上人,又不是她的,她一見到他那張相像的臉就氣得失去理智了,一時之間哪分辨得出他們的不同之處呢?

    這女人,又在裝無辜!他豈會這麼輕易就讓她含混帶過?他倒要看她怎麼自圓其說!

    重獲自由,陸海峰挺直背脊,雙手環(胸xiong),居高臨下地睨著只到他(胸xiong)口的那張瓜子臉蛋兒,聲音冷得足以(殺sha)死人,“也不知道是誰說沒人會亂認相公的?”

    只有他心里明白,他其實已經是(強qiang)弩之未了,饑餓、加上先前混戰的皮(肉rou)傷,還有王盛渾厚的內力也震傷了他,他現在是氣血攻心、渾身虛軟……他得在自己倒下去之前,為自己的損失掙個合理的賠償!

    那老掌櫃的看起來不像壞人,應該不會趁他昏迷的時候來個“(殺sha)人滅口”吧?!

    “已經八年不見,我哪記得這許多?”尹香淳紅著臉反駁。這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非得看她出糗才甘心嗎?“看到長相一樣,哪還咽得下這口氣?當然是先打再說了。”

    “那你又是怎麼發現這小子不是的?”王盛還是好奇。

    “呃——那個負心漢只是個不會武功的文生,”尹香淳指了指面前的陸海峰,“但是他會。”

    “哼!那不就我活該倒霉?今天要是換成容貌相似卻不會武功的文生,豈不被這糟老頭•打死了?!”陸海峰說話的同時又向她逼近一步。

    哇,他……他一定是想“修理”她!

    “好吧,”尹香淳也不退後,她挺直腰桿,抬起了小臉迎視著他,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從嘴里吐出︰“我承認是我的錯,如果你覺得打我才能消你心中的那口怨氣,那如你所願,我人就在這兒。?

    “那怎麼行?!”王盛一只手立刻(插cha)入了他們倆中間,口(吻wen)嚴厲得不能再嚴厲,“小子,你是我打的,要出氣的話就沖著我來,對一個嬌弱的女人出手算什麼男子漢?你要真敢出手,就算背上(殺sha)人的罪名,我也要將你擊斃于掌下!”

    “不行!爺爺年紀大了,禁不起打,還是我來好了。”尹德宏也自告奮勇地湊了過來。

    “我不打女人、不打老人、不打小孩!”陸海峰深吸口氣,顯然忍耐已經快到了極限。

    “哦,那真是多謝了。”尹香淳表情明顯松了口氣,眼底漾起迷人的笑意。

    “小子,老頭子我——”看到他不計較,王盛不由得打心底欣賞起他來了。其實剛剛香娘承認認錯人時,他就想和他再多說說話、多了解他一些了,這小于夠傲、夠霸氣、氣度也夠大,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凡夫俗子。

    這小子和自己年輕的時候好像,他已經很久沒遇過這麼有趣的年輕小伙子啦!雖然他現在看起來脾氣不太好——

    “這位爺——”尹德宏也有話要對他說。

    “統統給我閉嘴,”陸海峰吼了聲,非常不耐煩地各惡瞪了那”老”小”眼,“從現在開始,只有她能說話。”他伸出食指,直指著眼前的香娘。

    “義爹、小宏,你們就別再煩他了,讓他把話好好說完吧。”尹香淳好氣又好笑,這一老一小剛剛不是還很討厭他嗎?怎麼現在又對人家頻頻示好起來了?

    “請說。”她看著他道。

    “醫好我、喂飽我……我不打女人,並不代表我不會掐死你……”最後一個字已經變得幾不可聞,高大的身軀倏地一軟,直挺挺的倒向尹香淳。

    “哇!”王盛和尹德宏不約而同叫了聲。

    尹香淳趕緊伸出雙手抵在他(胸xiong)膛,防止那身軀與她過分接近,並吩咐道︰“小宏,幫爺爺扶這個人去客房;義爹,你可得好好醫治人家了……到處亂成這樣,我看今天就先關店休息吧。”

    兩個人聞言,趕緊扶著陸海峰朝客房去了。

    看著掌心,他殘留的溫度,再看他的背影……這男人,連要倒下去了,都還不忘威脅她!

    尹香淳不自覺(露)出了微笑,走著瞧,她會怕他才怪哩!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