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楔子

楔子



    “沅沅!沅沅!”

    伴隨著呼叫聲,一道人影迅速穿過回廊,踏上花園步道,進了假山上的涼亭。

    “呃?”大搖椅里(睡Shui)意正濃的孕婦,勉勉(強qiang)(強qiang)撐開一小縫沉重的眼皮。

    “啊!你(睡Shui)著了!這兒容易著涼,來,我抱你回房(睡Shui)。”厚實的大掌小心翼翼地伸到她背後和小腿肚,欲將她打橫抱起。

    “豪,別忙了,這兒很舒服,我待在這兒就好。”縴手按上宋心豪手臂,阻止他的舉動。

    “不行,你會——”

    “別擔心,光是你替我蓋在身上的這件暖裘,就讓我覺得好熱了。你看,我額頭還在流汗哩。”這樣一來一往,沅沅的(睡Shui)意也消了,“怎麼了?你好像很匆忙的樣子?你不是在前頭忙著嗎?”

    “你沒說我都差點忘了。”宋心豪扶她換好最舒服的姿勢後,才慢慢松了手勁,探手從懷里取出一小張紙箋來看,“有你的飛鴿傳書。”

    “我的?”沅沅疑惑地接過手並打開,看完她立刻就笑了。

    “誰呀?是誰寫來的?”一旁的宋心豪好奇極了。

    “喏。”沅沅將紙箋遞給宋心豪。

    沅妹子、宋小子,三個月月內為兄將登門造訪,勿遠游。

    微服出巡的場主

    “微服出巡?”宋心豪訕笑出聲,“我看這家伙八成是偷溜的!”

    “何止八成!我看絕對是偷溜的!”

    “這真不像他會做的事。”宋心豪有點兒不敢置信地搖搖頭。

    “你別看他平常一副正經八百、不苟言笑的樣子,那家伙啊,鬼主意可多著哩!”沅沅也是笑不可抑。

    “不過他也真放得下心,從牧場來到咱們這兒,光路程起碼就要三個月,這一來一往就去掉了半年,牧場和暗影堂的事沒人處理怎麼可以?他不像我,至少還有心杰可以幫忙。”

    “師兄一定是悶壞了!算算從把暗影堂交給他到現在,也一年多了,要管牧場又要管暗影堂,不用想也知道,每天一定是一大堆處理不完的事。不過我想,師兄也不是那麼不負責任的人,他應該都已經把事情安排好了,才會放心出來的。”

    “好了,你別再稱贊他丁。”宋心豪有些吃味地摔起眉。

    沅沅險些笑疼了肚子,“已經是做爹的人了,還在吃那種無聊的飛醋,還不趕快回去做你的生意了。”

    “好,親我一下——”

    “大哥!你送個飛鴿傳書是送到西域去了是不是?”宋心杰的嚷嚷聲,從中庭宣傳到了後花園,“在等你的人已經快把大廳擠滿了!”

    “就來了——”宋心豪無奈的聲音拖得老長。

    “去忙吧,別讓客人等太久,我等你一起吃晚膳。”沅沅主動獻上香(吻wen)。

    “嗯,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和孩子。”宋心豪這才心滿意足地回工作崗位去。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