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十章

第十章



    難覓音信

    把巫山錯認望夫石,

    將小簡帖聊致斷腸集。

    早皓月穿窗,

    使行雲易飛。

    ——鄭光祖•迷青鎖倩女離魂

    司徒光宇因司徒老爺突然找他去共敘天倫,而井萱則因做運動累得渾身無力,所以,他決定獨自一人前去。

    臨出門前,他交代道︰“萱兒,我會順便跟爹說明我們要離開的事,你如果有空,就先準備一下行囊,我去去就回來。”

    但他其實也只是說著好玩,因為,他倆本就沒帶什麼隨身(用yong)品,只有幾件換洗衣物;而他的藥品、銀針,從來不讓她踫一下,當然只能他自己收拾;再加上,她看起來一副昏昏欲(睡Shui)的模樣,他之所以會這麼交代,純粹只是在過“有家的感覺”的癮而已。

    畢竟,一想到有個對自己全然債服的親人,他的心底可是很受用的呢!

    幼時,他欽羨井家姐妹親熱玩要的失落感覺,似乎全在此刻補了回來。

    可他前腳才出門,後腳就有人進到他的房里,司徒光宇全然不知。

    **************************

    “爹!”司徒光宇看到屋內坐著司徒一家的男(性xing)同胞。他決定就此對他們提出他的想法。“我想這兩天就回我的岳丈家。”

    咦?那a按呢?怎麼跟他們想的都不一樣?

    “怎……怎麼突然這麼說?”司徒老爺原本欲端給他的茶水突然停在半空中。“你不是說要行走江湖、行醫濟世嗎?”

    司徒皓然一把接下那杯茶水,握在手中,“小弟怎麼突然改變了心意?”莫非是在騙他?

    “我想通了。”先前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找到自己的父母,向他們證明他其實是個可造之材,他們當初丟棄他是他們的損失。

    但當他愈看自己的親生父親,以及幾個同父異母的手足,他心底益發的涌起一股(強qiang)烈的陌生情悚,他想和他們親近的感受竟不如井家!

    他喜歡欺負井萱,逗得她呱呱大叫,東奔西竄的逃躲他;他喜歡擺出一副酷樣在井萱的兩個姐姐及另兩名師弟面前作威作福,看他們一見他就像是老鼠見到貓般抱頭鼠竄;他甚至動不動就偷嚇唬師娘,讓她乖乖的將萱兒交到他的手中任他宰割……那種無憂無慮的輕松感覺,與他在司徒家有天差地別。

    “我還是比較喜歡鑽研藥物,”他尤其喜歡他專屬的小試藥玩具,“在外奔波的這陣子,我根本沒時間做其他的事,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回我岳丈那兒,他行醫濟世,我替他研發新藥,這樣也算是達到我的理想。啊!講得好渴,二哥,茶給我吧!”他不懂司徒皓然(干gan)嘛搶他的茶,難道他連這麼小的東西也要跟他爭嗎?

    沒錯,他已經能感受到司徒皓然對他的敵意。

    “你真的已經決定了?不後悔?”司徒皓然將茶水往前遞了一半,再次確認。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迫。”司徒光宇對自己真正的家感到很失望。

    “哇——”司徒皓然突然手一松,茶水倒了—地,但他的臉上卻浮現出最真誠的笑意,“對不起,小弟,我立刻請人再倒一杯。”

    看來,小弟根本沒打算跟他爭奪賀家繼承人的位子,他是不是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司徒老爺也趕忙說︰“對對對!快去重新倒一杯新茶。”

    司徒光宇不解的看著與自己一點都不親的家人莫名的舉動,心底想回家的(欲ru)望更(強qiang)烈了,“那我先回房整理。”

    “天哪!那……萱兒……”司徒老爺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快叫人把茶倒了!”

    當下,只見司徒老爺、司徒克儉、司徒皓然同時沖出房門,只留下司徒光宇莫名其妙的瞪著他們的背影,不解的自問自答,“他們有病嗎?可能他們一家都有病吧!”還好,他就要離開這有病的一家人了,真是好里加在。

    不然,要是再多待幾日,搞不好他也會變得瘋瘋癲癲的。

    ************************

    “好嫂子,快點起床喝茶。”

    井萱還在夢中,卻恍惚听到有人叫她,地喃喃自語地道︰“嗯——找好渴喔!我要喝。”

    接著,有人輕輕扶起她,將溫潤的茶水送入她的嘴里。

    “好好喝喔!”她無意識的低語,“謝謝。”

    “你別怪我喔!誰教你要讓小弟亂跑來我們家作怪,這一切都是你們自己惹的禍。”一道女(性xing)嗓音輕聲低喃。

    井萱覺得這聲音似乎在跟她說些什麼,但她又听得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當茶水吞下肚後,才一會兒的工夫,她的神志就似乎跑走了,跑得好遠、好遠……

    倏地,房門被人一把推開——

    “你還沒做吧?”司徒老爺氣喘吁吁的問。

    “怎麼可能?我像是手腳那麼慢的人嗎?早八百年前就喂她喝光光了,我只是等在這里替她處理後事而已。”司徒家的大女兒慢條斯理的說。

    這種藥無(色)無味,但吃下去不到半炷香,就會七孔流血,她之所以坐在這里欣賞井萱的死狀,是因為她要趕快將尸首顏面上的血液擦拭(干gan)淨。

    昨晚,司徒一家開家族會議直到天明,商量出一道狠毒的汁策——

    由司徒家的男人對司徒光宇下毒手,由她對井萱出手,等兩人都魂歸離恨天後,再報官聲稱他們是病死的。

    以司徒家與官府的良好(關guan)系,相信一切都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

    “要死了!來晚一步。”司徒老爺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奇怪!爹,你怎麼了?”司徒家的大女兒不解她爹(干gan)嘛擺出這副嘴臉?“嚇!莫非你們幾個男的下不了手?”她鄙夷的望著他們父子三人,真是一群成不了大器的人。

    “不是!情況有變,小弟改變初衷,他要回那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鬼地方,這樣一來,咱們就根本不必動手了呀!”司徒克儉無限惋惜的說,他真舍不得看到活蹦亂跳的井萱香消玉殞。

    “是嗎?”她才不信咧!“你們會不會被他所騙?”

    “我沒必要騙你們,我這就可以上路回家啊!”司徒光宇剛好听到最後一句話,“我說老實話吧!”

    “快說!”司徒家的人全擺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樣。

    “我厭惡你們對我的態度,我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和親人一起共享天倫,可是,你們生疏得令我難以忍受,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我不想知道,反正,我左思右想,或許……只有回到我從小長大的環境,才有可能找回當初屬于我的安寧與快樂。”

    他停頓了一下,“尤其是看到萱兒跟著我吃苦,”瞄了一眼司徒克儉,他繼續說︰“我不忍心看她被我所害。她……是我最關心的人。”

    完了!這下代志大條了。

    “恐怕……太遲了耶!”司徒家的大女兒囁嚅的說。

    “什麼太遲了?”司徒光宇沒打算听他們說那些他听不懂的話,逕自走到井萱身邊,拍拍她的小臉蛋,“醒來羅!萱兒,我們回家吧!”

    但井萱沒有反應,一張小臉紅得有點反常。

    “奇怪?剛才還好好的,怎麼臉現在變得這麼紅?”司徒光宇輕探著井萱的額頭,“怎麼是涼的?”他邊說邊將她的皓腕抬起,正欲替她把脈,司徒老爺的嗓音突然響起。

    “別把了!光宇,爹——對不起你!”他好怕當小兒子發現井萱已無脈動時,會因承受不住而崩潰過去。

    拉著司徒克儉和司徒皓然,司徒老爺突然跪倒在地。

    司徒光宇不解的回頭看著他們,“你們真的有點奇怪耶!我……真的是你們的家人嗎?”可不可以不要啊?

    “小弟,我們真的後悔了,也打算停止這歹毒的計畫了,只是……來不及阻止大姐——”司徒皓然難過的說。

    他從司徒光宇剛才的話中听出小弟對井萱的疼愛,他一時良心發現,喃喃的說出他們的壞心。

    “阻止什麼?你們……對萱兒做了什麼?”司徒光宇突然領悟了,他急忙試著替井萱把脈。

    “她中毒了!”司徒皓然決定老實說。

    “中毒?”司徒光宇一听到這話,整個人仿佛突然松了一口氣似的,“還好!”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理解司徒光宇的反應,全都以為他是因太過擔心而昏了頭。

    “光宇,你還好吧?”司徒老爺大著膽子問他。

    他回頭看著司徒一家人,感覺好陌生,“你們起來吧!萱兒從小嘗盡百草,她應該是百毒不侵的。”這就是他听了他們的話以後,反倒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九般放心的原故。

    “難怪她沒有七孔流血!”司徒家的大女兒喃喃自浯。

    “不過,我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欲置她于死地的人的!”司徒光宇惡言的警告道。

    “那是爹——”司徒家的大女兒趕快推卸責任。“等等!小弟,”司徒皓然並沒有完全放下心,“這是你外公的獨門索命丹,就算弟妹的體質異于常人,但她並不見得能撐過。”這才是他所擔心的事。

    司徒光宇取出銀針,將她的幾處重要穴道以銀針制住,“告訴我此毒的用量及所使用的藥材,我自有方法救她。”

    “我——不知道!”司徒皓然吶吶的說。

    “什麼?”司徒光宇倏地怒目圓睜,“你、你們……”

    ***********************

    “將那毒藥取來!”司徒光宇只說完這句話後,就不再多言。

    他將井萱安置于床榻上,取出身上所帶著的珍貴天山雪蓮(干gan)葉燃燒,並炙在她幾處血脈流通之處;隨後,他以利刀替她進行放血,才短短一會兒,小盆內便溢滿烏黑的鮮血。

    然後,他將司徒皓然交給他的剩下的毒藥分做數份,開始邊翻閱他隨身攜帶的紀錄,邊面(色)凝重的以銀針挑撥著粉狀的毒藥仔細研究。

    “光宇——”司徒老爺幾次欲言又止,他好想問他,現在開始研制解藥來得及嗎?但都被司徒皓然阻止了。

    司徒皓然目不轉楮的看著司徒光宇那專注的神情,他的心思突然飛了!

    沒錯,司徒光宇此刻的表情,與外公鑽研毒物時的神情簡直一模一樣,看來,他才真的是賀氏的正牌繼承人。

    就算他精心算計又有什麼用?外公不是常語重心長的對他說他不夠專心,所以,很難在使毒技術上突破嗎?

    原來,他和司徒光宇的差距竟是這般大呵!

    那他怎麼可能跟司徒光宇爭呢?他又要爭些什麼?

    就在這一刻,他突然良心發現,他難過得幾乎哭了出來,小弟,對不起,是我搶走了你的一切,我對不起你。

    就在司徒皓然陷入天人交戰之際,突然,司徒光宇說話了。

    “小哥,我大致推測出幾種可能的解藥,可我現下無人可以來試藥(性xing),既然你懂毒,就只好由我來當試藥工具,由你來執行試藥的工作。

    “听好!你不能有半點差錯,這一劑藥等我服下毒物……”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司徒皓然便截斷他的話語,“不必多說,小弟,救人要緊,既然你是醫者,當然由我來擔任試藥的工作。”他想要贖罪!

    “小哥?”

    “皓然?!”

    頓時,在場的每個人都傻眼了,這會是一向心狠手辣的司徒皓然會說的話嗎?

    “爹——現在我全懂了,只有小弟對毒有概念,你看他,雖看到弟妹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兒,他卻仍能眉頭都不眨一下的精研解藥;反觀我,我就只會偷出現成的毒物害人——我……認輸了。”

    聞言,司徒老爺似乎在一瞬間老了許多,“皓兒——”難道自己當初的做法害了兩個兒子?

    “小弟,等救回弟妹,我再帶你回賀家,我會讓你認祖歸宗。爹,你一定要答應。”司徒皓然已做好必死的決心,決定從容的就死。

    去!他們也未免把他想得太不濟了吧?

    司徒光宇只是淡然的說︰“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未來能答應我一個要求。”

    “沒問題,不要說是一個,就算是百個、千個也沒問題。”司徒皓然壓根沒想到自己的一番好心,竟會為他的未來種下痛苦的果實。

    “那就來吧!”司徒光宇開始慎重的進行試藥工作……

    *************************

    井萱走得好遠好遠,可她一點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飛毛健,她發現自己是孤單的時,只想趕快停下腳步,但她的腳卻像是有自我意識般,一直往前飛奔。

    “停∼∼我還沒看到我的夫君啊!我不要走……”她大聲的抗議。

    但突然,司徒光宇的話語倏地閃人她的腦海——

    若不小心,你就要自己在黃泉路上走……

    不要啊!她不要離開她的夫君∼∼

    天突然愈來愈亮,跑在她前面的人增加了好多,里面有年幼的她和大師兄——

    “救、救命、命啊∼∼大、大、大師兄∼∼人家不要吃……”是她在哭耶!

    “乖萱兒,吃完後,大師兄陪你去探險,你不是很想跟大師兄一起去那座山後的小池塘洗小腳嗎?大師兄一試完藥就帶你去。”是大師兄在保證。

    “嗯——我要玩!”她哭哭啼啼的邊哭邊吃築,“好苦、好難吃喔!”

    “來,大師兄親一個,我背你。”

    哦——是小娃娃的她和大師兄以前老是上演的戲碼,可是,每次他的承諾他都有做到耶!

    嗯∼∼她好想有他陪在她的身邊喔!但她還是以飛快的速度往前奔,她就是停不住腳。

    “不、不、不!人家就是不肯。”這會兒,她已經是扎了兩個小辮子的姑娘了,“人家上回試完藥後,連著發抖了好幾天耶!”

    “那是大師兄一時沒算好劑量,而且,誰教你二姐病得這麼急,大師兄只是一時心慌,才會不小心凸槌,你忘了不是有句名言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嗎?”司徒光宇硬是(強qiang)辯,“這次不會了,我保證,此藥一入口,包準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是不是藥到病除?”像她爹開的平常醫病人的好第一樣嗎?

    “不是-—”他壞壞的說︰“是藥到命除!”

    “救、郎喔∼—”她拔腳就逃。

    那個年輕的自己跑在她的前面,井萱突然好懷念在家和他相處的每個時刻,雖然他三不五時就抓她來試東試西的,但他事後都會對她好好,讓她可以盡興的玩樂,無憂無慮的在廣闊的林間奔馳!

    好想他喔!

    這個念頭讓她的小腳慢了下來,井萱不解的望著自己的、毛腿。“怎麼?要停了嗎?”

    “萱兒——”

    是誰在叫她?好熟悉的嗓音耶!

    “別走”

    怎麼好像有點哭的音調?叫她的人在傷心嗎?為什麼?

    “萱兒—-”

    她才回過頭想看看是誰在叫她,卻被身後一片茫茫的白霧嚇了一大跳,她到底要去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

    “懊回來∼∼別走!”

    不要用那樣的聲音跟她說話,她不習慣夫君的嗓音變得那麼沒自信啊!

    “好,我回來!”她乖乖的回答,卻發現她不能回頭!

    “救命∼∼夫君,救我……”

    瞬間,她的腿又開始飛奔,她難過得大叫,“不要再跑了!不然—-我就要砍了你這雙腳!”

    突然,在房內——

    “她動了一下!”司徒老爺一瞬也不瞬的緊盯著井萱,他驀地大叫一聲。

    司徒光宇滿是冷汗的俊臉上終于(露)出一抹疲憊的笑意,“沒事了,她會撐過來的!”

    **********************

    井萱時清醒時昏迷的過了兩天,在這兩天里,司徒光宇除了照顧她之外,還做了一件他猜想了許久的事。

    “小哥,你∼∼先前說的話算數嗎?”

    司徒皓然一口允諾道︰“算!”

    “那——我其實並沒有多大的理想或抱負,所以,去拜訪外公只是讓我娘能安息,但你還是賀式的繼承者,這點我絕不會跟你搶,我只要求你每兩個月來井家做客約十來天就好。”

    “沒問題。”司徒皓然一听,立刻二話不說的答應了。

    “做客期間,凡事我說了算,你這輩子都不能反悔。”司徒光宇小心的設下陷阱。

    “誰教我欠你太多了,我願意。”司徒皓然不但在司徒家人面前做出男子漢的承諾,他還焚香上告祖先,讓司徒光宇逝去的娘能安心。

    “爹過去的恩怨從此一筆(勾gou)消,我連先前欺負萱兒的大娘、二娘及姐姐們的帳都不跟你們算了,畢竟,冤冤相報何時了?”但他會全都報在小哥身上。

    “對!光宇,你真是個善體人意的孩子,爹——當年真不該……”司徒老爺懺悔的說。

    等井萱稍微恢復後,司徒光宇便和司徒老爺與司徒皓然一起到賀氏,正式讓他認祖歸宗。

    而一路上,由于井萱的體力仍然很虛弱,所以,她全然沒惹任何麻煩,反而一路笑著回去,只因她得到了一個保證。

    在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述說她找不到家、她找不到他的時候,他終于好好的安慰她道“別怕,為了讓你知道夫君的誠意,夫君已經另外找到一個好得不得了的試藥工具,你以後只要乖乖做我孩子的娘就好了。”

    “那——”雖然叫的力氣不夠中氣十足,但她真的好開心喔!

    情思千縷不忍別遠送出陽光數里。

    此時無計住雕鞍,奈離愁與心事相隨。

    愁縈偏垂楊古驛絲千縷。

    淚添滿落日長亭酒一杯。

    “救郎喔∼∼”

    在井家的後院中,井氏一家人正在賞花,突然遠處傳來一道男(性xing)慘叫的嗓音。

    “娘——”一名年約五歲的小姑娘拉著另一名看起來也還像個孩子的女子問道︰“小伯伯又來受яㄡ羅?”

    “對咩!這樣娘才能逃過一劫。”井萱幸災樂禍的說。

    “娘,”坐在一旁,今年六歲的小男孩生氣的問︰“爹明明說過,這次要讓我試藥的,怎麼他又自己玩起來了?”

    “你別急嘛!你爹最講信用了,他說的一定會做到,你要有耐心一點。”井萱笑咪咪的安撫長子。

    突然,一名身量高大,渾身卻髒亂不已,連衣衫都被刮破幾處的男人朝他們沖過來,“弟妹——你就好心點救救我”

    井萱雖然挺著大肚子,但仍很有義氣的挪開她略嫌臃腫的小身子,“你快躲進來吧!”

    男人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倏地鑽進桌案下。

    才一會兒,司徒光宇便氣定神閑的走來,他一到,先給愛妻一個甜甜的(吻wen),再摟摟小女孩,最後,以眼楮暗示小男孩,還在他耳朵旁交代道︰“交給你羅!記住,千萬別手下留情。”

    小男孩開心得笑得嘴都合不攏了,“了解!”

    小男孩將手中的小銀針拿在手中,無聲無息的也爬到桌案下。

    頓時,傳來一陣仿如(殺sha)豬的吼叫聲,余音繞梁,三日不絕于耳。

    “萱兒,累嗎?”司徒光宇體貼的問。

    “只要夫君別再偷偷的把娃兒裝進人家的肚子里,我就不會累!”井萱嘟著小嘴抱怨道。

    “哇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事——”他好高興的輕擁著愛妻與女兒。不!他才不滿足呢!基本上,他要生到老、生到死,生一大堆的家人,他才會很有安全感咩!

    (全書完)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