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九章

第九章



    思憶

    想當日。

    在竹邊書舍,柳外離亭,

    有多少徘徊意。

    爭奈匆匆去急。

    再不見音容瀟灑,

    空留下這詞翰清奇。

    井萱只覺得她的頭殼痛死了,痛得她好想打人。

    剛巧,房門被人打開,一道鬼祟的人影閃了進來,那人邊躡手躡腳的往床邊走近,邊不忘在嘴里咕噥道︰“小美人兒,哥哥來讓你快活到極點羅!”

    沒錯,他正是司徒克儉。

    依照司徒老爺的腳本,他應該再過一個時辰後才進來,然後,他會褪去她的衣衫,只留下肚兜與底褲,再讓井萱在睜開眼之際,誤以為自己已經(失shi)身于他人,而不得不乖乖的被他們趕回老家。

    司徒老爺也不懂他到底在怕什麼,反正,在井萱清澈目光的注視下,他就是覺得自己一身的罪孽似乎全部無所遁形,他不喜歡這種被人看透的感覺。

    但他之所以不願虧待地,全是看在她爹娘這般用心的替他把小兒子扶養長大的份上,到時候,他還會拿出一小筆盤纏,讓她得以舒舒服服的返家。

    但司徒克儉卻不這麼想,他一眼就看中這個長得水嫩水嫩的小女娃,恨不得當時就一口吃了她,但她卻是小弟的妻子,這教他如何咽得下這口鳥氣咧?

    小弟的娘可是他娘的眼中釘、(肉rou)中刺耶!他哪肯讓小弟擁有如此的美嬌娘?

    不行!他一定要搞破壞。

    所以,當爹提議要他上演“假非禮之名,行趕人之實”的戲碼時,他馬上就自行修改劇本,他才不要只是替她寬寬衣、解解帶就算了,他可是對她有不吃不可的(欲ru)望呢!

    “來啊!”井萱口氣不遜的叫道。

    她正想找人出氣咩!

    昨天明明玩得很盡興,她也拿出飛毛腿的天大本事,讓所有想對她動手的人全都只能哇哇大叫,卻近不得她的身。

    可沒想到他們最後竟然來陰的!居然膽敢趁她不備,拿棒子打暈她。哼!此仇不報非小女子,她跟這家人算是卯上了。

    太棒了!她既然已經清醒,那玩起來就更過癮了。

    司徒克儉暗爽在心頭的說︰“乖!你等一下,哥哥(脫tuo)了衣衫再上來陪你。”他急忙褪去身上所有的衣物,急匆匆的跳(上shang)床。

    “哎呀!”只听見一聲慘叫聲傳來。

    接著,司徒克儉就(屁pi)股著地的重重摔落在地上。

    “小丫頭,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膽敢賞你哥哥我一記佛山無影腳?”言下之意就是,他是被她的3腿m踹下床的。

    “看你哥哥我怎麼修理你!”他不怕死的再接再厲,又勇猛的一鼓作氣沖(上shang)床。

    “砰!”又是一聲重物墜地的響聲。

    這一次,司徒克儉不但滾落床下,頭殼還狼狠的被桌腳撞了個偌大的包。

    “可惡!老虎不發威,你竟敢拿你哥哥我當病貓!”他氣急敗壞的邊罵邊準備再次進攻。

    “不要啊——我會怕!”(床chuang)上傳來井萱童稚的軟嫩嗓音,

    他一听,骨頭都仿佛立刻酥了,“不怕不怕,只要你乖乖听話,哥哥就會疼你。”

    “那——你幫人家拿一件衣裳上來。”她提出小小的要求。

    “沒問題!不過,哥哥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喔!基本上,你根本不必穿衣裳。哇哈哈哈……”他心情很好的大聲狂笑。“我來羅!”他再次沖(上shang)床。

    這回,只听見一聲悶哼,接著,司徒克儉兩眼昏花,直挺挺的又從(床chuang)上滾了下來,神志一時陷入迷茫。

    井置也倏地從(床chuang)上跳了下來,她的小手上里抓著一個骨董小花瓶,瓶子已經裂成兩半。

    “哼!教你也嘗嘗暗算人的滋味。”說完,她手腳迅速的替他將兩手綁在背後,再將兩腳束緊,“等一下再讓你好好的丟一下臉。”

    她急忙套上放在椅上的外衫,因為,她之前可是已經被剝得僅剩里衣裹身。

    “哇—-”穿戴完畢,她好整以暇的注視著司徒克儉的裸身,“還真的有點丑呢!”

    此時,司徒克儉才幽幽的轉醒,一發現自己的饃樣,不禁氣得火冒三丈,嗓音也不自覺的提高,“你搞什麼東西?還不趕快解開我,不然,我絕對會教你吃不了兜著走。”

    “媽啊——你的脾氣怎麼這麼大?”她像是小女子怕怕般以小手拍(胸xiong),“嚇死人了!”

    “會怕就好,”司徒克儉一看她膽子頗小,便松了一口氣,連語氣都不禁放軟了下來,“別怕,哥哥知道你膽子小,哥哥不凶你了,乖!快點來幫哥哥解開。”

    “可人家想讓大家看看你的廬山真面目那廠她好無辜的說。

    “看屁——”他馬上又氣得想發飄

    “吵死了!”她動作迅速的將他的底褲揉成一團,塞在他的嘴里,“這樣比較不會吵,不然,你吵得我頭都痛了。”

    她邊揉著自己後腦勺的包,邊恨恨的立誓,“要是讓我知道是誰打我的,我一定要教他付出代價。”她突然蹲到他的面前。眯著眼,伸出食指指著他,“說!是不是你偷襲我?”

    司徒克儉被她突如其來的大嗓門嚇到,馬上拼命的搖頭。

    “那你知道是誰嗎?”

    他趕快嗯嗯啊啊的點頭。

    “說!”她抽掉他口中的布團,“敢騙我,你就會倒大楣。”

    “我-——二娘……”

    他話還沒說完,井萱就又將底褲塞回他的口中,“我先去報仇,你等著,晚一點我再來幫你曝光,你要小心,別著了風寒喔!”

    說完,她小小的身子已經跑了出去。

    回來啊!司徒克儉沒力的在心中吶喊,可是,他手腳被縛,嘴又發不出聲,只能無奈的在地上像蟲一樣地扭動身軀。

    ***********************

    井萱不顧一切的沖進先前她和司徒光宇的房內。

    “夫君、相公、良人,我被人欺負了!”天知道,明明是她欺負人了!

    司徒光宇扶著頭痛欲裂的頭殼,難過得只想把躺在他身旁的裸(**m女子打得滿頭包。

    “說!你沒事(干gan)嘛跑到(床chuang)上來?”還(脫tuo)得三點全都(露),她不怕被風吹到會拉肚子嗎?

    “我——小少爺……”夏兒趕快坐起身,正想好好的將壞心眼全都胡說出來,讓他對她負責,沒想到房門就被人——腳踹開了。

    “夫君!”井萱怔怔的看著司徒光宇裸著上身,而他身邊還坐著一個半裸的美面女子。

    “萱兒!”司徒光宇一看到他的愛妻沒事,心情一下子放松。急忙喚道︰“你還好吧?”

    他一醒,發現身邊躺著的人不是她,心底就莫名地竄過一陣恐懼感,他似乎愈來愈少不了她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太棒了!你也沒事。”她毫無心機的一躍跳上他的床,“我也跟你一樣,踫到奇怪的事耶!”她正想好好的將她怎麼修理司徒克儉的事告訴他,背後的夏兒卻氣綠了臉。

    小少爺!您——要對奴婢負責!“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訴。

    司徒光宇莫名其妙的瞪她一眼,“姑娘,我都還沒罵你未經我的同意,就光著身子上我的床,你還敢惡人先告狀?”

    “對咩!你不要以為著了風寒,我夫君就得替你看診,我告訴你,就算你拉肚子,我也不準夫君替你開藥。”井萱像是在宣示她的所有權似的,用兩只小手緊緊的將司徒光字樓住。

    她是踫到起消的人了啊?怎麼他倆的思考模式都不像常人?夏兒只感覺她好像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你……你……你們有病!”她氣得只想出這句話來指控司徒光宇與井萱。

    “你才有病!”但他倆卻同時回嘴。

    “夫人,你先請。”司徒光宇一派君子的禮讓道。

    “好!”井萱名正言順的坐在司徒光宇的身上,扳著小手開始數落夏兒的罪狀,“你沒看見我夫君昨晚喝多了嗎?還敢在他耳旁大小聲,該當何罪?

    “再說,你不替他穿衣蓋被,萬一我夫君著涼,你擔當得起這個罪名嗎?還有,你搶我的位置(睡Shui),你不知道我會生氣嗎?”

    誰理她啊?夏兒氣得渾身發抖。

    “對!你沒事光著身子跑到我的被褥內,誰知道你有沒有(洗xi)澡?萬一弄髒了被子,惹萱兒不高興怎麼辦?再萬一你有個什麼病,惹得我不小心也病著,你賠得起嗎?”司徒光宇也不客氣的指出她犯的錯。

    他在說蝦米啊?照常理,她才應該是指責他們的人耶!

    “我……你們有沒有搞錯啊?小少爺,您昨晚使出蠻力吃了我——您本就該對我負責!至于你……”夏兒———手指著井萱,“你好像應該被二少爺吃(干gan)抹淨了才是,你憑什麼坐在我的男人身上?”

    司徒光宇先忍不住地大笑出聲,“姑娘,你言重了,昨晚我醉死了,根本沒精力對你怎樣;再說,就算我有精力,也在下午休息時,全被我的妻子給榨(干gan)了。”

    “對咩!我夫君可是試了一下午,想盡辦法要將娃娃裝到我的肚子里呢!”

    “試了六次!”他笑著提醒她,仿佛房內只有他和愛妻兩人。

    “都沒裝進去喔!”井萱很得意的說,“就算有,也全都被我給跳出來了。”

    夏兒真的覺得自己快花轟了,“那你(失shi)身的事要怎麼說?你願意戴綠帽嗎?”她恨恨的指著司徒光宇的鼻子問道。

    “什麼(失shi)身?啊——夫君,”井萱這才想到好東西要和好夫君一起分享,“快去看你二哥沒穿衣服的廬山真面目,嘻嘻!里的有夠丑喔!”

    夏兒氣得一把抓起自己的衣衫,“我沒空理你們這對活寶,再跟你們說話,我的頭殼會爆掉。”

    “那你要不要當我夫君試藥的工具?”井萱突然好心的詢問︰“我夫君可以幫你研制頭殼爆掉的藥方喔!”

    “嗚嗚——救命啊……”夏兒掩面從他們的房間直往外沖。

    她再也不要替老爺辦事了啦!真是太恐怖了。

    “萱兒,”司徒光宇摟著她,大手輕撫著她的發,“咦?這里怎麼腫了這麼大一塊?”

    “還不是你的家人賴皮!”她委屈的將昨晚玩要的事全都向夫君說清楚、講明白,“我再也不要陪他們玩了。”

    “不玩了!”他沒法忍受自己的家人侵犯他心愛的人,“等夫君再弄清楚兩件事,我們就回井家。”

    他不忍心再看她餐風(露)宿,也不甘願再看她被人欺負,更不舍得見她連玩要的地方都沒有,“以後有時間,我們就到處走走,不過,沒事還是待在屬于自己的地盤上比較開心”

    他終于領悟到什麼是家的感覺了。

    是那個能讓他作威作福、是那個能讓他隨心所欲、是那個能讓他放松心情的地方,在那里,他不必擔驚受怕、他不必(操cao)心任何事,那才是他真正的家。

    他突然明白師父為何不阻止他出來闖蕩天涯了。

    師父是想讓他自己看清他的心,讓他自己去發掘“何處是他家”。

    “那——”她興奮的直跳腳,“人家早就想回家跟小黃玩要了。”

    看見她表現出從未在他面前流(露)過的思鄉情緒,他寵溺的說︰“下午夫君不是陪你好好的玩了幾回嗎?”

    她嬌羞的紅了小臉,“那哪是玩咽?”根本就是在懲罰她嘛!

    “現在再來玩好嗎?”他心底突然充滿了欲火。

    “不要啦!救郎喔——”她還來不及逃,就已經被他拉躺在床榻上。

    于是,房里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響起很(曖ai)昧的(呻shen)*聲,羞得連來到門口的司徒老爺都不好意思進來喊暫停呢!

    ***********************

    “一群飯桶!”司徒老爺恨恨的責罵著自己的兩男兩女。

    “爹,您是不是該怪您自己設想得不夠周全?”司徒克儉不服輸的抗議。

    “你閉嘴!”當司徒老爺在听見夏兒的告狀,再趕到小兒子的門口,听到陣陣的暖昧言語後。他怒氣沖沖的來到原先關井萱的房間,便驚見大兒子全身被剝光的反綁在地土。“你最沒用,除了會跟女人(上shang)床,你還會什麼?”

    “可你會的我全會。”司徒克儉小聲的在嘴里嘟嚷。

    “你再說我就撕了你這張嘴!”司徒老爺真的氣炸了。

    “爹,您別沖動,事情遲早要解決,您得拿定主意。”先前與司徒光爭認親的司徒皓然冷靜的說道。他剛接獲司徒老爺無事平安的訊息,便乘機趕了回來,想和他爹商量看看要如何對付司徒光宇。

    可司徒老爺對著當時只把他藏在樹叢後,就不再管他而落跑的司徒浩然足足念了兩住香後,才肯稍稍原諒他那大逆不道的行為。

    “我也想啊!可是……賀家已經起疑了。”這就是他擔心的事。

    “我知道!”司徒皓然也很氣憤,“居然有這種事,可惡!在當我是他們的親外孫近二十年後,他們居然開始懷疑我的身分,我真的忍不下這口鳥氣!”

    “爹知道,你沒看爹一直在想辦法嗎?”司徒老爺濃眉深皺,他真的快煩死了。

    當年,當香蓮離開他後,他並不敢直接對親家承認,只是派人在賀家附近守著,等了兩、三個月,她都沒出現,司徒老爺當下便想到以香蓮愛面子的心(性xing),她絕對不會回家訴苦。

    于是,他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才終于定了下來。

    由于當時他的一夫人剛產下幼子,他便想出狸貓換太子的方法,將最小的兒子送給賀家,專心學習毒術。

    他辯稱香蓮是因產子而香消玉損,賀家人在乍見幼子的情況下,全然沒有多想,只是傷心的接過司徒皓然,並告知將會訓練他成為賀氏獨門使毒的掌門人。

    但在司徒皓然八歲時,他便想辦法讓兒子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並要求司徒皓然一定要好好學習賀氏的一切絕活,以便有朝一日讓他們司徒家揚名立萬。

    隨後,司徒皓然年歲漸長,他的心思愈加慎密,他想出一個絕妙的方法,好讓司徒家的家業能迅速擴展、發達。

    那就是,由他偷拿出賀氏的獨門毒藥,然後再在鄰近司徒家的村落下藥,接著由司徒家宣稱恰巧有偏方可解其毒,于是,年復一年,司徒家的家業果真日益壯大。

    但壞事做多了,總會遇見鬼,某次,司徒皓然在偷取毒物時,被賀氏的族長撞見,他雖未直接對司徒皓然動手,卻以飛鴿傳書要求司徒老爺出面解釋。

    司徒老爺迫于無耐,只能聯絡司徒皓然在半途狙(殺sha)那位族長。

    雖然他們有幸鏟除了礙事的族長,但司徒老爺也身受重傷,被司徒皓然偷藏在荒郊野外,打算等到適當的時機再來救他。

    卻沒想到過之二天,司徒老爺非但等不到司徒皓然的身影,反而被自己二十年不見的幼子所救。

    “我不管!我早過慣了在賀氏威風八面的日子,我不要被趕回家來!”司徒皓然不高興的威脅自己的親爹。

    “你沒看見我正在想辦法啊!”司徒老爺無奈的說。

    “不如——”司徒家的大女兒突然舉手發言,“斬草除根!”

    她就要與鄰村的大富人家訂親了,此時司徒家萬一有個風吹草動,讓她嫁不到好人家怎麼辦?

    “好辦法!大姐,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啊!”司徒皓然很開心的夸獎她。

    “哪里哪里,我們都是一家人,當然要幫自己人羅!”

    “可是……”司徒家的異類——心地奇好的二妹司徒芬芬不禁提醒道︰“光宇也是爹的孩子啊!我們都是一家人……”

    “他不算!”司徒皓然激動的說︰“他從來沒跟我們一起生活過!”

    “你還不是!”司徒克儉不客氣的吐槽。

    “我不一樣!我是為司徒家犧牲奉獻的人,而你呢?你為家里做過什麼?”司徒皓然滿腔的怒火都在瞬間被點燃。

    “別吵了!”司徒老爺出面阻止道︰“雖說虎毒不食子,但當面臨到自己(性xing)命垂危之際,當然只能先顧自己人了。”

    言下之意是,為了司徒家的家業、為了司徒皓然的前途,他只好……犧牲這曾經救過他一命的小兒子。

    “我打理一切的,你們就當這一切從未(發fa)生過。”交代完,司徒老爺心底似有打算的開始沉思。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