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七章

第七章



    飄搖

    荷花雨蓋翠翩翩,

    豆花雨綠葉滿備。

    都不似體驚魂破夢助恨添愁,

    一夜連宵。

    莫不是水仙弄嬌。

    醮拐灑風飄。

    才一走進司徒堡,就听到里面的下人爭先嚷道︰“老爺回來羅!快通報,老爺沒事了,老爺終于回來羅!”

    司徒光宇心中一驚,他忍不住回頭望著被他救回來的中年男子,發現他也正以難解的目光深深的凝視著他。

    原來,他竟是司徒堡的當家主事!

    三人被簇擁進司徒堡的大廳,司徒光宇和井萱立刻被迎到上座。

    一名雍容華貴的婦人匆匆自內室沖出來,“老爺——您……想死妾身了!”

    “咳∼∼”中年男子連忙大聲咳了一下,以阻止家人再表演這種不像話的劇情,“沒看到家中有客人嗎?這兩位是我的救命恩人,還不快過來拜謝。”

    倏地,司徒府里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全都恭敬的對他倆行最敬禮。

    司徒光字急忙阻止道︰“不必多禮,在下只不過是在路途中意外救了司徒老爺,各位就不必多禮了。”

    “就是嘛!你們不必拜我的大——呃……夫君啦!”井萱也被眼前的陣仗嚇到,趕快要求他們別再跪在她的眼前了。

    “嚇!老爺,您投注意到嗎?”剛才的美妾突然驚訝的指出。“這位少俠和您簡直像是從同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呢!”

    沒錯,司徒老爺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堅持要帶司徒光宇來他家走一遭,他希望其他人能客觀的替他做見證。

    “像啊——”司徒府的老管家也不禁走上前,仔細的凝視司徒光宇的五官,“嗯——就只有這眉宇間,有那麼一咪咪蓮夫人的影子。”

    什麼蓮夫人的?井萱不悅的推開老管家,她像老母雞護著小雞般的擋在司徒光宇的面前,“你們不要亂說,他才不是你們的,他是我的!”

    司徒老爺像是根本沒听到她的話,他一把拉扯下井萱掛在脖子上的“狗牌”,“你們大家看看!這……這和我送給香蓮的信物一模一樣啊!”

    井萱馬上氣急敗壞的動手將狗牌搶了回來,“那是我的!”

    她像只氣壞了的小野獸般,只差沒齜牙咧嘴的咬人了。

    剛才那位美妾走上前,一把自井萱的手中奪回信物仔細瞧了許久,“老爺,確實是蓮姐姐的。”

    “這麼說……當初香蓮確實替我生下了骨血,只是……”司徒老爺不斷的喃語著。

    “等等!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司徒光宇出聲了,他好想趕快獲知自己的身世之謎,另外,他則趕忙止住井萱想咬那美妾的小動作。

    “宇兒!”司徒老爺才喚之聲,他的話語就被井萱截斷了。

    “不準你們喊他宇兒,那是我爹娘的專用稱呼。”不知為何,井萱的心中充滿了不安的感覺,主進到這里,她就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

    她可能會失去她的夫君!

    “這個沒禮貌的小丫頭是什麼人啊?”

    “就是嘛!怎麼會有這麼不懂事的人啊?”‘

    “要不要把她趕出府啊?”

    “說動手就動手,還等什麼?”

    只見司徒府內的僕佣全都一擁上前,似乎想將井萱給千刀萬剮似的。

    井萱嚇得還沒來得及喊救郎喔!司徒光宇的斥喝聲便響起了,“誰敢動我的夫人?”

    瞬間,所有的人都僵住了。

    井萱馬上像是腳上裝了彈簧似的,倏地彈跳到司徒光宇的身上,“夫君、相公、良人,人家……好怕喔!”

    她會怕才怪!她只是不喜歡自己淪為配角,想要作作怪、搶搶鏡頭而已。

    司徒光宇寵溺的輕擰了她的俏鼻一下,“那就乖一點,別吵!”

    他摟著她小小的身子,不知為何,他的心竟變得很踏實,他突然覺得他有勇氣面對自己過往的身世了。

    “各位,不知哪位能負責告訴我我的身世?”他好整以暇的問。

    “來!”司徒老爺趕快走上前,“我們到書房詳談。”

    “老爺!”剛才的美妾與另一名穿著打扮顯得氣質高貴的婦人一起出聲問道︰“妾身及孩兒們可否一起……”

    只見立刻有兩男兩女走上前,異口同聲的叫喚道︰“爹∼∼

    司徒老爺想了一會兒才說︰“還是免了,待我和宇∼∼呃……光宇談過後再說吧!”

    “那她呢?”那美妾不甘心的指著井萱問。

    “她是我的妻子。”司徒光宇言簡意賅的宣告。

    “那——”井萱不忘回頭對著司徒家所有的人吐舌做鬼臉。

    “可惡!不整她我誓不為人。”美妾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二妹,你別氣壞了身子,小心等一下多長兩條皺紋。”另一名美婦涼涼的說完,轉身就走。

    **********************

    “光宇,爹對不起你!”一走進偌大的書房,司徒老爺便如是說。

    司徒光宇並未出聲,只是怔怔的看著跟前的中年男子。

    先前他就有一點疑惑,為何自己在發現中年男子受傷倒地時,心底會竟升起一股不舍的念頭,而在後來進出客棧時,總是有人誤以為他倆是父子,他那時才發覺,他與司徒老爺的相貌竟然很神似。

    “爹從頭說吧!”司徒老爺神情凝重的看著遙遠的遠方,思緒似乎回到過去。

    “爹早就娶有兩房妻小,也有一男兩女,本來是應該就此感到滿足的,但沒想到,爹在一次去扛南時,竟意外地踫到香蓮,也就是你的娘。”

    “愛女生,不要臉!”井萱小小聲的嘟著嘴罵人,她爹從小就告訴她們三個姐妹、男人應該要只愛一個人,就像她爹對她娘一般。

    “閉嘴!”司徒光宇急著想听自己的身世,便不給井萱面子的叫她不準開口。

    可惡!他竟在他爹面前不給她留面子,他以為他有家人就了不起了嗎?哼!她生氣的轉過頭,不再看司徒光宇一眼。

    司徒光宇沒理會她小孩子的舉動,此刻,他一心只想趕快听下文。

    “你娘有個非常不凡的家世背景,她是南方某江湖門派的獨生女。生得是天生麗質,但卻沒有半點嬌矜之氣,爹一見到她,便驚為天人。

    “沒想到她對爹也是一見鐘情,在相談甚歡之下,甚至願意拋下她原有的一切與爹一起回到咸陽的司徒堡、”

    司徒老爺眉宇深皺,似乎情緒一下子陷入最低潮。“可爹忘了告訴她……爹早已有妻兒了。”

    司徒光宇的心一顫,我——我娘的心(性xing)很倔(強qiang)嗎?“

    “何止倔(強qiang)而已,她簡直……簡直就∼∼無法接受。唉!我們整整冷戰了五個月,她才因身懷六甲而勉(強qiang)接受這個不爭的事實。

    “可是……”司徒老爺的眼眶似乎掛著淚光,你娘曾逼我立誓,如果不能將你培養成文武專精的人才,就得把你送回她的娘家,讓他們肩負起培育你的責任。“

    “可我∼∼沒想到她的話是當真的……”司徒老爺喃喃的念道︰“我畢竟是你的爹啊!怎麼舍得將你送走?所以——”他停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我根本沒打算照她的意思去做。”

    “那你做了什麼?”井萱很好奇的問。

    是啊!你做了什麼?司徒光宇只在心中問。

    “我在她懷胎八個月之際唉!又看上了一名小女孩,她是服侍你娘的丫鬟,是你娘從家里帶來的。”司徒老爺滿心後悔的說︰“當初你娘決定拋棄一切跟著我,而那小丫鬟則是從小就跟著你娘的,但她其實可以說是你娘娘家埋下的(奸jian)細!”

    “是爹的定力不夠,也可以說——是爹被那小丫鬟的計謀所騙,爹……被她迷得團團轉,當爹終于忍不住承諾會給她名分,讓她成為爹的愛妾,只求她讓爹上她的床時……”

    “被我娘不小心撞見了?”司徒光宇已經猜到七成了。

    “那樣倒也好,但……事情的發展卻全都不是如我所想的,那小丫鬟大概是算好時間要你娘一定得過來找我,所以,當你娘一推開門,睜大眼瞪著我們時,那小丫鬟立刻聲嘶力竭的吶喊著,說什麼你娘的爹親全沒猜錯,我真的是不值得你娘信任的。我說的話全都只是在騙你娘,我做的每件事都沒兌現,她厲聲質問你娘到底還留戀我什麼?

    “才把她的使命說完,那小丫鬟就使出全力撞上牆……她——連頭殼都撞碎了!”司徒老爺說著,眼瞳里也忍不住閃著盈盈的淚霧,“她……根本不必死諫啊!我——不會怪她……”

    也就是因為有這件慘事(發fa)生︰司徒老爺從此便不再對女(色)感興趣了。

    但司徒光宇心中在意的卻是他的娘,“我娘呢?”

    井萱則听得渾身直冒冷汗,她對那小丫鬟的忠心護主感動極了,根本……根本跟她的(性xing)子一模一樣嘛!

    “當下就轉頭走了。”司徒老爺無奈的回想,“她連半點細軟,或是值錢的東西都沒帶走,可見她心里對我的恨意有多深!

    “之後,當我發現她帶走了我當初初遇她時,隨手贈予她的一塊玉在,我當下就知道,她一定是要為我們的孩兒留個線索,只是……我卻怎麼也找不到她!

    “也許是她還在氣她爹太殘忍,用這種手段讓她看清楚我的真面目,所以,她並沒有回家,這一路找尋下來,她就像是(插cha)翅飛了般,連你的外公派出各路人馬,也全然找不到她的蹤跡,而我找了快兩年,終于放棄了……”

    原來,他是承襲了他娘的烈火(性xing)子,所以,在井家,他才那樣勇猛的作威作福,也虧得他師父對他百般欣賞,所以,才會任他在井家囂張跋扈。唉!這樣說起來,他的命到底算好,還是不好?

    “我娘——我外公到底是什麼人?”他想弄清楚,自己體內流竄著對醫術百般好奇的血液是否是承襲于他娘?

    “你娘的家世最好不要對外人說。”司徒老爺突然看了井萱一眼,“我曾經答應過你娘,這件事只能天知、地知、我知、你知。”

    “我听你在放——”不過,井萱的“屁”字還是沒能說出口,因為,她剛好不小心地被司徒光宇的眸光差點(殺sha)死!

    “爹,萱兒是我的妻,我和她之間完全沒有秘密。”司徒光宇很鄭重的告訴司徒老爺關于井萱的身分。

    “嘿嘿!”並萱很得意的正想大聲囂張的笑給司徒老爺听時,卻被司徒光宇下一句話駭得久久合不了嘴。

    “萱兒,司徒老爺既是我爹,便也是你爹,你不得無禮。從現在起,你得視他為你爹娘一般,對他言听汁從。”

    我才不(干gan)咧!井萱不悅的嘟著嘴,小小聲的抗議,“為何?”

    他的大手輕揉著她的頭頂,“因為——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親爹,我想享受一下自己家園的溫暖。可以嗎?”

    當然不∼∼“可……可以啊!”

    “爹,孩兒願聞其詳。”司徒光宇就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他想知道,他上回踫到的人跟他到底有什麼瓜葛?

    “你外公是已經逐漸淡出江湖的毒王賀子堅,賀氏一族的人一向不輕易在江湖現身,除非是得罪了他們,否則,他們向來是個不惹他、他不惹人。”司徒老爺心不甘、情不願的將司徒光宇外公家的秘密說出口。

    原來如此!

    “那——我是否有個哥哥叫司徒皓然?”

    “別提那逆子!”司徒老爺突然動了氣,“就當我沒生那個孽子!”

    這是怎麼一回事?司徒光宇不解的緊盯著司徒老爺看。

    “反正,你……唉!我當初將那孽子送給賀家當作補償,那孽子現在應該還在賀家作威作福才對!”司徒老爺講到此處便住口了,一句話也不肯再多說。

    “我累了,光宇,你剛回家,先去歇息一下,晚上咱們父子倆再敘。”說完,他便走出書房,吩咐下人趕緊伺候小少爺司徒光手。

    “是,爹。”他默默的目送著司徒老爺的背影。

    不知為何,司徒光宇總覺得他爹對他仍有所隱瞞,但他不想在第一天回家,就被人當作是個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討厭鬼,因此,他決定暫時先觀察一下情況。

    “小少爺,我特地幫您準備了一間房,請您跟我來。”一名美貌的小丫鬟紅著俏臉,以柔柔的嗓音說道。

    “帶路。”司徒光宇摟著井萱,與她一起跟在小丫鬟的身後。

    “喂!不包括你喔!你得住另一個地方。”但小丫鬟突然回過頭,以充滿敵意妁口氣對著井萱說話。“屁啦——我就是要跟我的夫君住在一起。”井萱在司徒光宇還沒開口前,已經自我保護的頂回去,她才不怕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下人呢!

    司徒光宇緊摟住她,“我既然是這里的小少爺,當然有權作主。萱兒是我的妻,她理所當然要跟我住一間房,你一個小丫頭多嘴什麼?”

    對咩!井萱趕快得理不饒人的直朝小丫鬟做鬼臉。

    小丫鬟被這麼教訓了一頓,只能嘟著嘴,擺出一張大便臉繼續帶路。

    但在遠處,有兩個女人卻很認真的注視著他這邊的動靜及對話。

    “大姐,你可得當心喔人家可是拿出司徒家小少爺的威嚴來羞辱你的下人呢!”

    “可惡!我非讓他知道我的厲害不可。”她頓了頓,“不過,我說二妹啊!你恐怕也不會有太多的好日子過呢!如果∼∼被小少爺知道,他娘曾經被你害得死去活來……恐怕你就要倒大楣羅!”

    兩名女子都冷著一張俏顏,心思惡劣的在打鬼主意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