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六章

第六章



    淒戚

    蕾蕾拐柳面,

    淒淒院宇侵廉摹。

    細絲絲梅子雨,

    妝點江(干gan)滿樓閣。

    杏花紅雨濕欄午,

    梨花面玉容寂寞。

    井萱再睜開眼,已是三天之後,不過,她仍比司徒光宇預期的時間早醒過來。

    她虛弱的坐起身,看到面(色)凝重的司徒光宇正在她身上扎下一針,“為何……我——又沒有……不乖?”

    她不懂,她只不過是(睡Shui)一下下,他(干gan)嘛還不忘在她身上試他針灸的功力。

    “萱兒!”他似乎被她嚇了一大跳,“你醒了?!你居然提前醒過來了!”這真是太好了。

    他講的那是蝦米鬼話啊?他是在怪她醒太早…害他偷用針扎她的事曝光嗎?

    她馬上小鼻子、小眼楮的跟他談起條件,“呃——夫君,我可以不計較你偷拿人家試針啦!可你要答應我……”

    “你餓嗎?還會頭昏昏的嗎?這里有感覺嗎?”他吐出一連串的問題,還用大手覆在她的左手臂上,焦急的看著她。

    “嗯——好餓!不昏,有感覺——好痛喔!”被他這麼用力的偷捏,她不感到痛才有鬼咧!

    “太好了!”司徒光宇開心的從桌上端來—豌白粥,“來!喝了它。”

    井萱的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計,她開心的接過碗一看,“為何只有粥,什麼都沒有(肉rou)?”

    他寵溺的輕撫著她的頭,“乖,你今天只能喝白粥,等過兩天你(身shen)體的狀況恢復,我們再吃(肉rou)。”

    雖然很想抗議,但他從來沒對她這麼溫柔的說過話,讓她情不自禁的點頭,乖乖的喝了兩口粥,“那——我們什麼時候出去玩?”

    她好像(睡Shui)太多了,感覺全身好累喔!

    此刻,她只想趕快到外面跑跑跳跳,讓累累的肌(肉rou)能好好的運動一番。

    “等你完全復元再說。”他言簡意賅的說。

    “復什麼元?”怎麼他說的話,她全都有听沒有懂?

    “萱兒,你吃飽了嗎?”他轉移話題問。

    “嗯——”她將空碗遞給他,“我還要吃五碗。”

    不能怪她,她的食量一向很大,因為,她向來體力消耗得很凶。

    “不行!你幾乎有三天沒進食,得慢慢來。”他一口拒絕。

    “為何?”一听到他連飯都不讓她吃,她的小臉馬上皺成一團,“不吃飯我會沒體力玩耶!不管!我要吃、我就要吃……”

    司徒光宇卻完全不理會她的要賴,“坐起來,萱兒,夫君有話問你。”

    看他一臉凝重,井萱下意識乖乖的坐正身子,“問什麼?”

    她的嗓音很自動的變小聲了許多,因為,她正在心底盤算自己最近有沒有做錯事。

    “你是不是趁我不在時,去了隔壁的房間?”他的口氣中一點火藥味都沒有,他只是想理清心底的疑惑。

    “去——”慘了!東窗事發了嗎?

    她趕快用力的搖頭,“沒有——”但一看到司徒光宇不信任的眼光,“呃……只是在窗邊偷瞄一眼而已”

    “快點從實招來,這樣至少死罪可免。”他開始掰起指關節威脅她。

    哇——好怕人喔!並萱的兩顆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轉著,“我∼、好像忘了耶!”這樣是不是就可以逃過一劫呢?

    “說!”他的音量突然提高八度。

    “就……就只進去一下下咩!”她馬上嚇得從實招了。

    “果然!”司徒光宇的臉上(露)出了然的表情。

    “你踫了什麼?”他急欲了解整個狀況。

    完了!一定是夫君的討厭家人向他告密了。小氣鬼,沒事讓她進房里玩一直死喔?(干gan)嘛在她背後打小報告?

    可惡!她跟夫君的家人的梁子是結定了。

    “我哪有啊?只不過……”算了!井萱決定豁出去了,“夫君,我跟你說喔!你的家人真的很沒品,他在枕頭底下偷藏了一條小白蛇,人家只不過是想看一下下,那條小蛇就跳出來咬我!”

    對!她就是要惡人先告狀。

    果然如他所想的。“你怕不怕?”他狀似寵溺的輕撫她柔嫩的小臉。

    哇——夫君完全沒罵她耶!看來,她剛剛的擔心全都是白費的,她決定繼續撿好听的說︰“人家好怕喔!那條小白蛇一點都不听話,我叫它別玩了,它還是死纏著我,一點都不乖。”

    那個鬼東西會听她的話才怪!司徒光宇心知那毒物的厲害,不禁更小心翼翼的輕摟著她,“你是怎麼逃回來的?”

    “呸!我哪是用逃的?我只是怕被你發現我不听話,才趕快將它拔下來丟在地上……”

    哇——說太多了,接下來她是不是該說那可憐又無辜的小白蛇就被她踩死了呢?

    “繼續。”司徒光字只知道那個自稱是他小哥的司徒皓然在他將井萱處理好,一頭大汗的去找店小二替他準備熱水時落荒而逃。

    他是因為毒物被發現使用過才逃,還是……

    誤以為他已經害死他了?!

    這是司徒光宇百思不解的地方,所以,他需要井萱替他解惑。

    “繼續啊∼∼夫君,可不可以不繼續?”她有點不敢說她弄死了他家人的寵物耶!

    他馬上回以嚴厲的眼光,惡狠狠的瞪著她。

    “好好好!我說我說,就——丟到地上的時候,人家有一味咪不高興啊!所以、所以……我就踩了它兩腳,然後它就……яㄡ了。”她低著頭,吶吶的老實說。

    還好她如此做,否則,以那毒物的習(性xing),只要它一天不死,就會繼續纏著她。唉!該說她是天公疼憨人嗎?

    “那——你是不是該受點處罰?”他不得不如此,免得她不知輕重,老是闖禍。

    而她闖禍時,如果他在身旁,還可以救她,若她亂亂跑,他來不及救她,那該如何?他……應該是在擔心,如果失去她,一來,旅途會變得很無趣,二來,是怕沒人試藥吧?

    司徒光宇理不清自己的心態,只能這麼告訴自己,應該就是這樣沒錯。

    “大——夫君、相公、良人,可不可以不要?人家——(身shen)體好虛喔!”對!就用裝病這招好了,應該可以逃過處罰。

    “那就先拿新藥替你補一補。”他不但坐而言,還立刻起而行,“剛好這幾天試了一種補身子的新藥,拿你來試最好了。”

    “救郎啊——”她趕快從(床chuang)上跳起來,“你看!夫君,人家一點都不虛弱,可以跳來跳去了呢!”

    他好整以暇的將她抱坐在床沿,“那就乖乖受死吧!”

    看著他從衣襟中取出銀針,井萱真是欲哭無淚,“可不可以不要啊?夫君,人家以後會好乖,真的,我保證。”她還舉起小手手發誓。

    “我會信你才怪!”他愈說火氣愈大,“如果不是我及時救你,你的少叩不死也得去掉半條了,先前我明明叫你在房里等找,你為何不听?”

    他邊罵邊將一顆丹藥喂人她的小嘴里,“這樣,以後只要你一不听話,我就能治你了。”

    不過,這當然是唬她的,世上哪有這種神藥啊!

    “是不是——”她連嗓音都嚇得發起抖來,“在我的肚子里裝進了小娃娃?”媽啊!她不要啦!

    看到她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他竟舍不得繼續恐嚇她,只是好心的說道︰“那是沒辦法之下使出采的絕招,你夫君我可不會輕易使用。”

    好里加在,她終于放心的吁了一口長氣。

    “不過——”他壞壞的在盯著她俏麗的容顏許久後,心跳加快的說︰“也許……我會真的試試看呢!”可能會很過癮也說不定。

    “救郎喔——”

    房間內馬上響起井萱悲憤的呼救聲

    ******************

    等井萱的(身shen)體一恢復,司徒光宇便立刻退房,帶著她一起上路。

    “萱兒,江湖上人心險惡,你年紀小,很容易就受騙上當,到時,如果夫君救不了你,你可能——就只好一個人去黃泉路了。”不是他要嚇唬她,而是他真的很擔心井萱不听話。

    “屁啦!我才不肯呢!我討厭一個人走那麼長的路。”她不高興的嘟起小嘴。

    “那你就要乖,沒事跟緊我,不要再單獨行事,知道嗎?”他殷切的叮嚀道。

    “都被你喂了听話的藥了,你(干gan)嘛還一直嘮叨個不停,人家的耳朵都痛了啦!”她不懂,大師兄怎麼像變了個人似的,沒事就在她耳邊碎碎念,煩死人了。

    唉!司徒光宇也不懂,他(干gan)嘛不斷的叮嚀她?他(干gan)嘛那麼關心她?他只知道一件事,他好怕她會因為自己的疏忽而再次受傷。

    “咦?”並萱突然發出驚語,“夫君,你看!地上有——血!”

    司徒光字低頭一瞧,果然有點點的血跡直滴到前方的大樹林里。

    你——“他本想依照過去的方式,叫她乖乖的在此處等他的。

    “我要跟!”井萱一眼便看出司徒光字心中的打算,“我不管,一個人留在這理我會怕。”

    她會怕才怪!司徒光宇無力的心忖,她根本就是想看看新鮮的事!不過,放她一個人在這里,萬一(發fa)生什麼事,他又不會輕功,絕對來不及趕過來的。

    “好吧!”想了想,他決定順她的意。

    “那——”井萱開心的緊抓著他的衣袖,一起往大樹林走去。

    他們在一處樹叢後面發現一名中年男子,他看起來器宇軒昂、英氣十足,但在他的腹部卻有鮮紅的血水不斷滲出。

    “啊——”井萱嚇得差點放聲尖叫。

    “別嚷!”司徒光宇冷靜的自包袱中掏出傷藥,“壯士,您別怕,在下乃是行醫之人,您受的傷不輕,請讓在下替您療傷。”

    那中年男子似乎傷得頗重,他氣息虛弱的喃喃道︰“這位——少俠,如果……我不行了,請——將這個信物……帶到咸陽城司徒堡……”

    司徒堡?!

    司徒光字面無表情,心卻一怔,莫非此人與他的本家有關?

    “夫君,他也姓……”井萱還沒說完話,就被他的目光嚇得趕快把話吞了回去。

    “壯士,您想太多了,您的傷在下還可以處理。”笑話!他可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名醫那!這點小傷他哪會看在眼里。

    就在司徒光宇處理那位中年男子的傷勢之際,井萱也沒閑看,她走到傷者面前安慰他道︰“你別怕喔!我夫君他最厲害了,像我家的小黃有一次肚子破了,連腸子都流了出來,夫君都沒皺一下眉頭,馬上就動手縫縫補補的,才沒幾天,小黃就變得生龍活虎,只不過……它的肚子好像腫腫的;還有,我家後山有一只小麻雀咩!它的翅膀不知為何斷了,夫君就先把小麻雀的翅膀拔下來,再黏回去……”

    倏地,那名中年男子突然昏死過去。

    “天哪!夫君,你把他……(殺sha)яㄡ了!”

    你才把他嚇死了呢!司徒光宇被她的話語氣到沒力。“萱兒,提醒我一件事,下回我救人時,得先將你的小嘴縫起來。”

    她趕快用雙手將小嘴捂住,“為何?”

    她也是很有愛心的,在他醫治病患時,用盡心力的讓他們安心啊!

    夫君他怎麼可以這樣?一點都不感謝她的用心!

    “哼!”她決定很用力的生夫君的氣。

    ***************************

    好不容易醫好中年男子,在他的傷勢稍微好些時,他提出邀請,希望能請司徒光宇與井萱這對小夫妻能到司徒堡去做客。

    “可咸陽城不是很遠嗎?”井萱不太感興趣,她只想一路玩一路走,才不想匆匆忙忙的趕路呢!那樣就會來不及觀賞旅途的風景。

    “我會替司徒夫人雇車,不會讓您太累。”中年男子自從被井萱嚇昏之後,每次對她說話都是戰戰兢兢的。

    “坐車又不好玩!”她大聲抗議。

    “好!”司徒光宇卻完全不理會井萱的叫嚷,“就依您所言,我也想到貴府去見見識面。”

    司徒光字隱約感覺到這名中年男子的身分不同,因為,從他的談吐、舉止,看起來都比井尚智更像大富人家,而他更可以感受到他對自己也很好奇。

    當他大病初愈,乍看到掛在井萱頸上的“狗牌”時,差點嚇得從床榻跌到地上。

    因此,司徒光宇可以打包票,此人絕對跟他的身世扯得上(關guan)系,只是,會是什麼(關guan)系呢?

    “太好了!”中年男子聞言,樂得呵呵大笑。

    司徒光字也很開心的輕笑,他之所以笑,是因為有機會能一探自己的身世秘密。

    可井萱卻完全笑不出來,她感到自己被人嚴重的忽視了。

    “我不管!我就偏不要去。”——回到客棧的房間,她就又叫又跳的,死命纏著司徒光宇,希望他能為她改變心意。

    他好心情的看著她像只小猴子般耍賴,“萱兒,你忘了我們出來的目的嗎?”他試著提醒她。

    “人家哪有忘?不就是行走江湖、行醫濟世嗎?”她可是有背在心底呢!

    “你好像少說了一項。”

    “不管啦!”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想司徒光宇跟那個中年男子有太親密的接觸,“人家就是不想去咩!”

    萬一∼∼他真的跟我的身世有什麼關聯,你願意讓我錯過與自己家人重逢的機會嗎?“司徒光宇拿他想一探自己身世的(欲ru)望試圖打動她。

    “可是……你去找上回那個家人就好了咩!”雖然她不小心弄死了那人的寵物小白蛇,而那人也很不給面子的不說一句道別的話就走了,但兩相比較之下,她仍然直覺找那個親人對她的威脅比較小。

    他摟著她,將她抱坐在他的腿上,“萱兒,你有家人,所以,你不會懂得我期望找到自己親人的那種心情。”

    “可你也有家人啊!”她緊摟著他的頸項,“就是我咩!”

    她可是從小就跟在他的(屁pi)股後頭跟前跟後的,他還要找什麼家人啊?

    “你不會懂的,萱兒,你不會懂的。”他低聲對自己說著,他想要知道他的身世是否真如先前那個自稱是他兄長的人說的一樣——

    他只是個上不了抬面的私生子?

    他多想證明他不是啊!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