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五章

第五章



    誓約

    按霓裳舞六麼,紅牙筋擊成腔調。

    亂官商鬧鬧炒炒。

    是兀郡當歡戢排下,

    令日淒涼斯競著。

    暗暗曲蠲遠報。

    ——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夫君——”這是她第一百零八次大聲抗議了,“為何我要掛這個丑丑的狗牌咩?”她已經一路跳著腳來到這家客棧,但始終沒有得到他善意的回應。

    司徒光宇從一替井萱掛上那塊他從小就戴在身上,顏(色)幾近污濁的玉石後,她的小嘴就沒有停止碎碎念過。

    起先,他純粹是好玩,看著她身上戴著屬于他的“信物”,讓他的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滿足的感覺;但之後,當他們快接近這間客棧時,他竟發現有人跟蹤他們,還不斷的偷瞄著萱兒身上的玉石。

    這讓他的心不禁狂跳起來,難道……

    他才正式出門行走江湖,就馬上踫見他的親人?

    但怎麼可能?他可是被丟棄了二十年耶!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就找到當年不要他的親人?

    隨著小二哥帶著他們來到客棧的房間,在司徒光宇關門的剎那,他驚覺跟著他的人也在這間客棧里落腳,還住在他們的隔壁房。

    他的神情在瞬間變得凝重起來。為什麼?跟著他的人到底是什麼人?

    “夫君——”井萱什麼都不知道的蹦跳到他面前,“人家要拿掉這個丑狗牌啦!”

    “萱兒,你別吵。”他貼緊窗欞,想听清楚對方的動靜。

    “我不管、我不管啦!人家不要戴狗牌,小黃才有狗牌,我又不是小狗……”她繼續在房間里拼命的跳腳。

    司徒光宇真的覺得他快拿井萱沒轍了,“來!到夫君這里來。”

    沒辦法,如果他想听清楚隔壁房的一舉一動,一是打昏她,二就是對她動之以情,他當然舍不得沒事扁她,現下只好對她簡單的說分明。

    “不要!除非你讓人家拿掉這個狗牌。”她要脾氣的說。

    “這哪是什麼狗牌!”他很沒力的正想講些感(性xing)的話語,可她卻很不給他面子的打斷他的話。

    “不是才怪!這麼丑的鬼東東,還這麼大顆,教人家戴在脖子上真的很丑耶!”她可是正港有名的美少(女nu),怎麼能戴著這般沒氣質的小狗項圈咧?

    “那不是鬼東東!”他沒好氣的說︰“那是你爹撿到我的,唯一掛在我身上的紀念品,我是想靠它來替我尋找親人。”

    “啊∼”她趕快見風轉舵,“這——原來是這麼……有意義的大東東啊!”

    完了!她剛才(干gan)嘛大放厥辭,說什麼這是狗牌,現在死定了!

    “什麼叫大東東?!不就是一塊玉石嗎?你沒長眼楮啊?”他對她從二戴上他的信物,就呱啦呱啦叫的態度真的很不滿意,剛好現在來和她算一下帳。

    “對咩!好大的玉石,真的——好像……粉好看耶!”這樣會不會太狗腿了?

    “你剛才不是說它丑得讓你抬不起頭見人嗎?”他立刻吐她的槽。

    “才沒——我……是說……它—-特別得很。”完了!辦不下去了。

    “你不是叫它狗牌嗎?”

    “我我我……是說它——呃!有一小咪咪像小黃戴的漂亮的金牌……”慘了!

    “那你願意繼續戴著這塊狗牌嗎?”這才是他質問她的最終目的。

    “願意願意。”她趕快點頭如搗蒜,“這是夫君的爹娘給你的信物,我會好好的珍惜的。”

    听她這麼說,不管她究竟是在哄他,還是敷衍他,司徒光宇的心都感到有一股暖流流過,“萱兒,我再告訴你,方才在路上有人一直盯著這塊玉石。”

    “那是不是說夫君的親人找上門了?”井萱直覺的這麼想。

    他搖搖頭,“不知道,總之,那人現在住在我們隔壁,你沒事別單獨出門,免得踫到不必要的麻煩,我先出去探探情況。”

    “我也要跟。”

    好有趣喔!她壓根沒想到,原來行走江湖是這麼好玩的事,不但每天都可以看到各種新鮮的事物,還可以馬不停蹄的一直往前發掘新景物、新(刺ci)激,感覺真的好棒喔!

    “不行!”司徒光宇一口回絕她的要求,在沒弄清楚狀況下,他不願多生枝節,“萬一踫到麻煩就不好了。”

    “可是,你不是說過我很厲害嗎?”她跑得快、吃得了苦,更重要的是,她幾乎是百毒不侵,這麼厲害的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可你不知道人心險惡。”他最不願的是讓世俗的(奸jian)詐欺瞞,玷污了地天真無邪的心靈。

    “啊——我這麼聰明,哪會怕什麼險惡?”井萱看愈多外面的新鮮事,就愈覺得她以往像是井底之蛙,現在,她只想不斷的去吸取更多更多的常識。

    “我說不行就不行,怎麼?你不听話嗎?之前我是怎麼說的?你是想要我拿你來試新藥,將小娃兒裝進你的肚子里嗚?”他趕快威脅她。

    “哪有這樣的?”她嘴里嘟啄著,趕緊以小手護住小腹,打死她,她也不會讓他拿她來試這麼恐怖的事。

    她的肚子這麼小,萬一他一時失算,隨便裝進一個巨大的娃娃,那她的肚子豈不是會被撐爆?她又不是青蛙!

    她用眼楮白的地方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才委屈的說︰“不去就不去,有什麼了不起的?”

    “你不懂,我會怕——”他輕聲的低喃道。

    不知為何,帶她出來這陣子,他愈來愈後悔,因為,他自己都對江湖世事不是很能掌握,他有的頂多只是以前偶爾下山去各村鎮閑晃的經驗,可他現在卻讓萱兒這個天真的姑娘家跟著他一起吃苦受罪,他這麼做到底對嗎?

    “乖乖在房里等我,萱兒,別不听話。”他只能這麼叮嚀她,其他的他什麼也不能說。

    他能對她說些什麼呢?說他一定要找到親生爹娘,質問他們為何丟棄他?說他一定要在世上留名,讓世人知道一個棄嬰也能解救蒼生?

    他可不認為萱兒會懂他復雜的心,因為,連他自己也不懂,他只知在他的心底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呼喚他,叫他一定要離開井家到江湖上走走、叫他一定要闖下屬于他的一片天!

    他只隱約知道,自己絕對是不凡的。

    但這樣的話教他怎麼對年幼且天真無邪的萱兒說清楚、講明白呢?

    我偏不要听話!看到司徒光宇走出房門,並萱不悅的嘟著小嘴碎碎念,“我為何要听話?又不給人家獎勵,光只會叫我當點頭娃娃,好討厭的感覺喔!”

    他都不像以前那樣對待她,雖然試藥很痛苦,可每回他試成功一種藥後,就會放她大玩三天三夜,讓她將心中所有的不平,或是憤慨全都玩得忘了計較。

    唉!她好懷念以前在家的時光。

    可她現在又不能偷跑,因為,萬一被他逮回來,那他絕對會在她的小肚肚里裝個娃兒,不!她根本不敢想像那樣的結果。

    怎麼辦呢?難道她真的要這樣乖乖的守在房里?

    咦?夫君剛剛不是說,有人跟蹤他們,那人還住在他們隔壁嗎?

    那她(干gan)脆就去隔壁逛逛大街,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鮮的鬼東東可以拿在他的面前炫耀,反正她只要在夫君回來之前沖進來,不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哇哈哈哈……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她迫不及待的推開房門,朝隔壁房間走去。

    **********************

    司徒光宇直接走到剛才始終跟著他的人面前,“請問,我能坐在這里嗎?”

    那名年輕男子怔仲的看著司徒光宇,“你……”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嗯∼∼你好像跟在我身後許久,我可以問你原因嗎?”司徒光宇直截了當的問。

    “你應該就是光宇吧?”年輕男子沉思了好一會兒,終于開口道︰“當我看到那塊玉佩後,心中就已十分確定了。我——正是你最小的兄長司徒皓然,你……願意靜下心來,听我告訴你一段有關司徒家的辛酸史嗎?”

    司徒光宇駭然的看著他。沒錯,當年井尚智撿到他時,曾在他身上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只寫著嬰孩的名姓。

    等他稍微長大,井尚智便對他說分明他的身世,並表示他不會反對未來司徒光宇去找尋自己真正的親人,畢竟,血總是濃于水,人總是要尋根的。

    久久才找回自己聲音的司徒光宇喃喃道︰“願聞其詳。”司徒浩然面(色)凝重的低下頭,似乎在思索著該從何說起,許久後,他將手中的酒液一飲而盡。“小弟,你要節哀順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這件家族中的秘密,也才來到南方,試著想找尋你的下落,我原本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小哥!你——說吧!”還有什麼比被親人丟棄更悲哀的事呢?

    此時的司徒光宇,完全沉近在莫大的悲傷中,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司徒浩然的臉上閃過一絲冷冽的狠戾神采。

    **********************

    井萱敲了半天門,卻始終得不到回應,她用力的推門也推不開,于是,她壞心的鑽到窗邊。

    嘻嘻!她在家時,沒事可是從來不走大門,就喜歡由窗子進出,現下剛好讓她復習一下她的這招翻窗絕技。

    悄悄的推開窗,她縱身一躍,俐落的跳進客房,可房內幾乎沒啥東西可以讓她翻箱倒櫃的。“沒想到夫君的親人這麼窮,連一點像樣的東西都沒有,討厭!”

    她邊抱怨邊一個個將抽屜打開,“可惡!也不放一點東西給人家尋寶,真沒有概念。”

    都不像她的夫君,沒事就把各種鬼東東東藏西藏的,讓她無論走到哪兒,都能獲得莫大的驚喜。唉——看來夫君家的人連一咪咪玩游戲的慧根都嘛沒有。

    她走到床榻邊,一面伸手打算翻開(睡Shui)枕,一面繼續抱怨,“如果枕頭底下沒有寶藏,那我就要回去了,我才不要在這麼不好玩的地方浪費我的寶貴時間咧!”

    可事情(發fa)生得太快了,她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在枕頭被她翻開的剎那,——陣如白煙的條狀物突然纏繞在她的皓腕上,而且立即牧緊不放。

    “嚇!這是蝦米鬼東東?”她驚訝的連退了兩步。

    看到手上纏著一條如白絲般的條形物,還愈來愈緊的往她的手臂上方攀爬,她訝異的伸出小手輕觸那個鬼東東,“哇——(摸Mo)起來好滑膩喔!還會動耶——”

    可看它愈爬愈高,她不禁氣急敗壞的對那鬼東東說教,“喂!你也差不多一點喔!本姑娘沒罵你亂爬人家的手,並不代表你可以隨心所欲的亂來,惹我生氣我可是會咬人的喔!”

    但那白(色)的條狀物仍然以緩慢的速度繼續往上攀爬,而凡是它爬過的地方,衣衫都立刻繃裂,還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道烏漆抹黑的痕跡。

    “可惡!我最討厭別人不听我的話,你憑什麼學我的夫君?”她火大的一把用力扯下那個白(色)條形物,狠狠的丟在地上,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踩在其上。

    “敢不听我的話?我踩死你、我踩死你。”她用盡渾身吃(奶Nai)的力氣,以小腳惡狠狠的踐踏它。

    “哇——яㄡ了?!”感覺到那白(色)條形物似乎突然失去了生命力,井萱趕快跳開,將它拾起來放在小手中蹂躪,“喂!你不要那麼不濟嘛!快點跳啊!”

    她邊說,還邊用小手繼續不斷的踫它、(摸Mo)它、打它、捶它,可它仍然一動也不動。

    完了!她把夫君的親人的鬼東東給玩死了!

    這下可能會闖大禍羅!

    她驚駭的將白(色)條狀物趕快塞回枕下,“喂!我可是先跟你說好,是你先找我麻煩的,我可沒有惹到你喔!”

    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痕跡,“你看!你把人家都弄傷了,我可沒掉一顆眼淚;同樣的,你也不能去跟別人告狀,這一切都是你自己惹的禍,你不要亂怪人喔!”

    雖然她是受害者,不應該感到心虛的,可……可她好像把人家玩死了耶!

    啊——不管了啦!她再不回房,萬一等會兒被夫君發現她不乖,沒有听他的話,她就該糟了。

    藏好那個鬼東東,她趕快溜到窗邊,“有空我會再來看你,你不要太想我喔!”

    急奔進房里,井萱匆忙的拿出包袱,想換上她另一件衣服,免得被司徒光宇抓包。

    可才褪下袖子破裂的衣衫,還沒來得及穿上欲更換的上衣,房門就被推開了。

    司徒光宇的心情低落到了極點,他沒想到自己的身世竟是這般的低下、這般的見不得人,他……感到好自卑!

    他本想回房好好哀悼一番,卻在一推門時,見到一幕養眼的畫面。

    “大白天的,你在搞什麼?”他把一肚子的不爽全都往她的身上(發fa)泄。

    不過,井萱全然感覺不到,她只知道這下她死定了,他一定會拿出一大堆的規矩來約束她,她得趕快自力救濟才是。

    “大∼∼呃……夫君,我……人家是因為——太無聊……所以想……想∼∼(上shang)床(睡Shui)覺咩!”總算辦出一個像樣的借口,她真是太聰明了。

    “太無聊?(睡Shui)覺?”他完全不債,“那你怎麼會滿身是汗?”不但里衣都濕透了,連額頭、人中等處都在冒汗。

    “就、就-—嗯……太無聊……所以在房里一直跳來跳去咩!”她把謊言說得結結巴巴的。

    不對!

    司徒光宇看她的氣(色)有異,而且她冒汗的速度很驚人,他心知鐵定有鬼。

    “過來!”他語氣嚴厲的喊道。

    “可不可以不要啊?夫君,人家——有點想(睡Shui)耶!”不知為何,她突然感到滿累的,似乎很想趕快去跟周公爺爺約會。

    “萱兒,你……”他連她去哪兒了都來不及問,就一把將井萱抓到自己的懷里檢查,“這是什麼時候弄的?”

    他駭然的死瞪著她整條左手臂上的黑痕!

    井萱尷尬的直搔著頭皮,“就∼、嗯……不曉得咩!會不會是……大師兄哪次試藥時留下來的丑痕跡啊?”她趕快將線索指向他。

    是才怪咧!她手上的痕跡可是一種毒(性xing)極(強qiang)的毒物造成的,幸好以萱兒百毒不侵的體魄,只會讓她虛弱的(睡Shui)個三天三夜。

    他迅速自衣襟內取出一支銀針,對準她頸邊的穴道一針扎下。

    “(干gan)嘛?大師∼∼夫君,人家、人家……又沒做壞事,你(干gan)嘛刺我?”莫非……被他發現她的行蹤了?

    “你沒做壞事才怪!”看到她手臂上的黑痕逐漸消退,他急忙從包袱里取出一個小瓶子,拿出一顆丹藥,“吞下去。”

    “可不可以不吞9日?”她滿懷期待的問,但在看到司徒光宇像要(殺sha)人的目光,她只好委曲求全的將藥九放人嘴里,“吞就吞,有什麼了不起的?人家……只不過是去你的親人房里玩一小下下而已,又沒怎樣,你(干gan)嘛這麼小氣啁……”她話都含在嘴里,人則是虛弱得癱軟在他的懷里了。

    “(睡Shui)吧!萱兒,你需要好好的補充體力,是大師兄一時不留心害了你,對不起,從現在起,我會一步都不離開你。”

    他將井萱抱到(床chuang)上,替她蓋上薄被,看著那痕跡逐漸退去。

    收好藥瓶及銀針,他開始回想井萱剛才所說的話。她到小哥的房里去玩了一下?!可小哥的房里怎麼會藏有這種幾近絕跡的毒物——(銷xiao)魂炙草節呢?!

    這種可怕的鬼玩意兒不是應該只在專門使毒的獨家門派才有,而且是只傳子不傳人嗎?為何小哥會懂得使用這種見不得人的下流步數?

    難道……他該更仔細的觀察小哥的言行舉止後,再決定他的話可信度有多少嗎?

    那——他的身世或許並不像剛才那自稱是他小哥所說的那般不堪羅?

    不知為何,這麼一想,他的心又雀躍起來、望著在(床chuang)上沉(睡Shui)的井萱,他不禁在心底喃語,萱兒,謝謝你幫大師兄這個忙,大師兄以後對陌生人的話語,不會再這麼一听就信以為真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