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四章

第四章



    心碎

    這雨一陣陣打梧桐中凋。

    一點點滴人心碎了。

    枉著今井銀床緊圍繞。

    子把潑枝葉,砍做柴燒。

    ——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萱兒,听話,快把這身衣裳穿上。”井氏苦口婆心的說服著小女兒。

    “不!”井萱抵死不從。笑話!看也知道這是嫁衣,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哪有她先嫁人的道理?再說,娘要她嫁給誰啊?

    井氏無奈的只好再使出騙死人不償命的功夫,“萱兒,你不知道,這是。咱們井家的秘密。”

    “我也要听、我也要听。”井萱的兩個姐姐馬上湊熱鬧的瞎起哄。

    “听可以,但不準你們任何一個人嘲笑你家祖宗留下來的規矩。”井氏生怕那兩個精明的女兒會吐她的槽,趕快先力求自保。

    “好!”三個女兒馬上乖乖的洗耳恭听。

    “呃——井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不論家中有多少(女nu)兒,一律得從……嗯——最年幼的出嫁。至于老大是不是能及時嫁出去,那就只能看家中其他妹妹是否能順利的找到婆家了。”井氏好佩服自己能辦出這個歪理。

    “為什麼?”井萱不解的望著娘,期望她能為她解惑。

    “對啊!為蝦米?”兩個姐姐也不(干gan)示弱的望著井氏,一副“我听你在蓋”的模樣。

    “為什麼啊?就是因為-—因為……在好幾十年前,井家有個不知長進的大女兒。”井氏惡狠狠的瞪了長女一眼,

    “她挑三撿四的,硬是不肯答應各方的求親,不但蹉跎了下面幾十個妹妹的親事,也讓她的爹娘很難做人。”

    “啊——”井萱了解的點頭。

    “之後,好不容易大女兒嫁人了,二女兒又有樣學樣,不但選東選西,還嫌來嫌去,”井氏又給了次女一個不友善的眼光,“最後,終于惹惱了井家的長老,他們便訂下這門規矩。”

    井氏邊說著“天方夜譚”,邊替小女兒將嫁衣穿妥,邊向二女兒使眼(色)。

    井菲接收到娘親不友善的眼光,再看到她臉上欲(殺sha)人的臉(色),這才勉為其難的跟著演戲,“娘——如果小妹不嫁,那我……何時才能嫁給……二師兄呢?”

    井氏再次將(殺sha)人的目光移向大女兒。

    井茵也趕快接口道︰“對啊!小妹不嫁、二妹就不能嫁;二妹不嫁,那我就……不能嫁給——三師兄,哇……我好可憐喔!”

    “對啊!萱兒,你二姐都十五、你大姐都十六了,再不讓她們嫁人,她們就快變成老姑娘了。”井氏苦口婆心的說。

    “我知道了啦!”嫁就嫁嘛!最多嫁完她再逃就是了。井萱妁心里打著這個如意算盤。

    井氏一看井萱松口,就趕快吩咐媒婆將她帶去大廳,“你先走,娘先勸一下你傷心的姐姐。”

    “哦∼∼”井萱乖乖的跟著媒婆走出井氏的閨房。

    “要死了!你們兩個,竟然這麼明目張膽的給我笑場!”井氏剛才看到大女兒、二女兒兩人的肩膀一聳——聳的,她就知道她們快要忍不住了,所以,她才趕快將萱兒趕出去,免得穿幫。

    “娘,要怪就該怪你才對,哪有人家會訂下這麼好笑的規矩,什麼從年紀小的開始嫁?你想笑掉我們的大牙啊?”井菲不客氣的數落井氏。

    “對啊!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長老!哇哈哈哈……我笑得肚子都痛了。”井茵也很不給井氏面子的嘲笑道。

    “可惡!娘可是一心想拯救你們這兩個小沒良心的命,才會想些有的沒的來騙你妹妹,沒想到你們不知感恩也就罷了,還敢污辱你娘的美?好!我立刻去叫宇兒換人當他的試藥工具。”井氏被女兒嘲弄得很沒面子,決定大開(殺sha)戒、大義滅親。

    “娘!”兩個女兒一听要淪為大師兄試藥的工具,態度馬上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你別氣嘛!是我們失言了。”

    “可娘啊!我也好可憐喔!還得將討厭的二師兄拿來當我的意中人,這可是會破壞我的閨譽耶!”井菲撒嬌的說。

    “就是嘛娘——人家更可憐,還得拿那個粗俗的三師兄當擋箭牌,我好悲情喔!”井茵也在那兒猛喊太委屈。

    井氏一听,心頭火這才消失殆盡。“好吧!那嘲笑你娘的這筆帳就算算去,咱們快去前廳觀看你妹妹的婚禮吧!”

    母女三人相親相愛的摟在一塊兒,開心的走向大廳。

    不能怪井氏偏心,也不能怪井家兩個姐姐無情,實在是,自從當年井萱自願當司徒光宇的試藥工具後,她跟井家人相處的時間便少之又少,她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司徒光宇佔走了。

    所以,她們母女三人的感情當然會比較好羅!

    ******************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

    很快的,井萱和司徒光宇的大婚儀式已完成?現在就只剩下送人洞房的儀式了。

    不過,在井尚智與井氏的心中,他們早已認定他倆已做過那檔子事,因此,也就沒對井萱多交代什麼。

    “萱兒,你現在不再是孩子,而是一家的主母,以後你不可以再隨便使孩子(性xing),要好好的跟宇兒學習,他比你懂事多了。”井尚智苦口婆心的對小女兒說道。

    為何?大師兄明明也很孩子氣,還動不動就欺負她,她為何要乖乖的听他的話?井萱的小嘴很自然的嘟高,一副不願听話的模樣。

    “岳父大人不必(操cao)心,我絕對會把萱兒管得死死的,她一不乖,我就拿她來試新藥,包準她對我言听計從。”司徒光宇大言不慚的夸下海口。

    井萱馬上用眼楮白的地方狠狠的瞪他。

    “萱兒乖,人家不是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嗎?你要乖乖听宇兒的教訓,知道嗎?”井氏殷切的交代。

    屁啦!人家她在家哪有從過父?都嘛是從大師兄!為何她出嫁後還是只能從大師兄?

    而且,她才不是心甘情願的嫁給他,她可是為了拯救兩個嫁不出去的姐姐,才勉(強qiang)答應暫時跟他胡搞瞎搞一番,娘是忘了自己先前對她說的話嗎?

    “岳母大人放心,我從小就吃定了萱兒,基本上,她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司徒光宇仍然毫不客氣的在井氏面前展現夫綱。

    井萱真的是氣得牙癢癢的,“對!爹、娘,我一定會‘好好的’听大師兄的話,你們大可放心。”

    她剛剛才知道,原來婚後她和大師兄就要相偕去行走江湖,那爹跟娘不是就都管不到她了嗎?而憑她的腳程,如果拔腿狂奔的話,大師兄會抓得到她那才有鬼呢!所以,她根本就等于已經拿到自由的特赦令,她還有蝦米好擔心的?

    哇哈哈哈……井萱真的忍不住在心底大笑出聲。

    “萱兒——你還好吧?”看到女兒的小肩頭一聳一聳的,井尚智不禁有點擔心,他是不是太狠心了,竟讓深怕司徒光字的萱兒從此只能任由他欺負到底?

    “好——”井萱不敢多說,她好怕自己的嗓音會泄漏出笑意。

    “萱兒,出門在外,你可得乖乖听話啊!”真要跟女兒道別,井氏的心還是有點不舍。

    “好——”但井萱卻在心底大聲的抗議,屁!她會听話才有鬼咧!

    這時,井家的兩個水當當的姐姐和兩個師兄都跑來趕人。

    “大師兄、小妹,祝你們行走江湖愉快,最好——從此不見。”井菡好開心從此她再也不必提心吊膽,擔心司徒光宇會突然心血來潮,想拿她來試藥了。

    “對咩!大師兄、小妹,二姐希望你們一直走到天之涯、海之角,最好一輩子都尋不到大師兄的親人。”這樣,他們就不會再回到井家來嚇人了!井菲壞心的說。

    二師兄眼見並家姐妹如此坦白的說出“肺腑之言”,不禁膽子也大了起來。“就是說嘛!大師兄,你從現在開始,就有名正言順的試藥工具了,那你就在外面試一輩子,千萬別再回井家嚇我們了。”

    三師兄也不願落人後,趕快發表高見,“也對,小師妹,從今天起,你要心悅誠服、心甘情願的讓大師兄試藥,別再回來拖我們下海,我們可是忍了很多年呢!”

    對于他們的“明褒暗貶”,司徒光宇一點也不以為杵,“我絕不會辜負各位的厚望的。”

    屁啦——井萱卻愈听愈火,“媽啦!你們是頭殼壞去啦?我是為了讓大姐趕快嫁給三師兄、讓二姐趕快嫁給二師兄,所以才犧牲我自己,沒想到你們竟然這般忘恩負義……”

    她還沒罵完,司徒光宇一看井家的女兒及母親全都變了臉,他就知道有好戲要在井家上演了,但他真的沒興趣觀賞。

    “走!大師兄帶你去看好康的。”他一把扯著井萱往後山他的小木屋跑,“我們自己送入洞房,明早我就帶萱兒離開,不必相送。”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他們再出現在他倆的身邊當電燈泡了。

    不過,此刻沒人有空理會司徒光宇與井萱了。

    “你……”三師兄不敢置信的直盯著井茵瞧,“你——真的愛上我了?”耶!他本來一直不敢消想這件事,沒想到井菡卻對他愛在心底口難開!

    這真是太神奇了!

    “你∼∼你別听我妹胡說八道……”井茵氣到沒力,她沒想到剛才隨口說出的謊言竟會被搬上抬面。

    “我不依、我不依……”虎背雄腰的三師兄當下決定要讓井茵當他的水某。

    “救郎喔——”井茵只好跑給三師兄追。

    “你……”二師兄也不可思議的直盯著井菲瞧,“你——真的喜歡我?”他從來都不知道眼高于頂的二小姐竟然一直在覬覦他的美男(色)。

    “嘿嘿嘿!你別听我妹信口雌黃,是她想太多了。”井菲打算用四兩撥千金的方式來規避問題。

    “你別害羞,我——我願意。”二師兄當下也決定與井菲送作堆。

    “救郎喔——”井菲也只好跑給二師兄追。

    “夫君,代志那a按呢?”井氏一頭霧水的看著井尚智。

    他哪知道啊?不過,這樣好像也沒啥不好。“夫人,既然四下無人,就剩下你和我,那我們就不要辜貪矣好的良辰美景,咱們……回房吧!”他連嗓音都變得有些沙啞。

    “夫君——”井氏不好意思的直絞扭著青蔥玉手,“現在還是……大白天耶——”

    “沒差啦!”並尚智橫抱起井氏的身子,“回房做好事羅!”

    ***********************

    “大師兄,你不要拉我啦!”井萱很不滿意的直抱怨。

    司徒光宇卻全不予理會,他急著整理好“家私”,他要邊看著他的藥草紀錄,邊行醫濟世,順便尋找當初拋棄他的親生父母。

    他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想問出他心底的疑惑——像他這般優秀得無人可比、頂天立地的好男兒,他們為啥要丟棄他?

    “我自己走啦——”井萱真的要變臉了,她向來最討厭被人拉著跑來跑去,她只喜歡一個人無拘無束的東奔西走。

    “你會乖乖的跟我走才怪!”司徒光宇直言道。

    完了!被他發現她的小秘密了。

    她趕快加快腳程跟上他的速度,“哪有啊?大師兄,人家只是好想跟你比賽賽跑,我不喜歡手被人拉著,會痛呢!”

    “我會信你才怪!”他仍然沒放手,繼續劍步如飛。

    眼見小木屋就在眼前,井萱知道她現下是逃不掉了,只好不再多話,但她心底可是做好壞心的打算,等他們一上路,他一定會背許多的行囊而沒有多余的手拉她,到那時她再落跑不就得了?哇哈哈哈……她真是太聰明了。

    一進小木屋,井萱就乖乖的跳坐在床榻上。“大師兄,你趕快收拾吧!我絕不吵你。”

    “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他一看到井萱眨著骨碌碌的晶亮大眼,就知道她正在使壞心眼。

    “哪有啊?”她裝出一副粉無辜的模樣,“我們不是要到外面去餐風(露)宿嗎?那你一定要帶很多東西對吧?”

    “也對也不對。”

    他的回答令她感到丈二金剛,完全(摸Mo)不著頭緒,“听不懂耶!”

    他好整以暇的蹲在她的面前,位著地柔嫩無骨的小手,“首先,你得換個稱呼,我是你的夫君、相公、良人,你自己選一個叫,不準再叫我大師兄。”

    “都好難听喔!”她故意皺著一張小臉,“能不能叫別的?”

    “說來听听。”看在她第一天當他的妻的份上,他就好心點讓她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

    “就叫——小光、小宇、小司——啊!叫你小徒好了。”那——這樣听起來,她好像就高他一個輩分了那!“小徒——”

    司徒光宇仿佛沒事人般,只是將指關節辦得喀喀作響,“不怕死就再叫一聲。”

    “哦——小……”可她沒敢再造次,因為,他正用(殺sha)人的目光盯著她直瞧,“可是……人家叫不出夫君那麼唔心的稱呼咩!”

    “好!那我問你,你娘都叫你爹什麼?”他暫時忍住氣,不跟她計較的不答反問。

    “孩子的爹、夫君、相公。”她老實的回答。

    “就這樣,你選一個。”他很大方的讓她三選一。

    井萱才不想學娘叫爹那樣,她可是打算一離開井家,就要使出她的飛毛腿,逃開他的魔掌呢!“嗯——孩子的爹。”

    她勉(強qiang)選了一個稱謂。

    司徒光宇沒再多說,直接從衣襟內取出一個藥瓶,“本來……我是真的沒打算讓你試這味藥的,因為,我一點把握都沒有。不過,既然你這麼想做娘,你夫君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把個娃兒裝到你的肚子里。”

    媽啊!那多可怕啊!

    “不——大師兄,我……我改變主意了——”一看到司徒光宇瞪她的目光,她趕快識時務的改口叫道︰“夫君、相公、良人,人家已經叫順口了。”

    “那就得銘記在心,別再讓你夫君我不高興,”他冷哼兩聲,“不然的話——”他又故意看看她扁平的腹部,“我就試著裝個小娃兒到你的肚子里。”

    “不要不要!我會乖。”井萱趕快拿出一貫听話的模樣,一點也不敢作怪了。

    看她嚇壞了的模樣,司徒光宇這才轉身繼續收拾他的各項珍貴實驗品。

    “大——夫君、相公、良人,要不要我幫忙?”井萱才坐了一會兒,就忍不住跳到他的身邊問,小手壞壞的想幫倒忙。

    “不必。”他斬釘截鐵的一口拒絕,“還有,你只要選一種稱謂就好,別老是叫一堆,听了我的耳朵會痛,而我的耳朵一痛,我就會手癢,通常我手一癢,就會忍不住拿藥方來試……”

    “夫君,讓人家幫你嘛!我好能(干gan)的呢!”邊說,她已經邊動起手來。

    她才壞心的正想將他精心研制的一瓶藥推到地上,就听到耳旁傳來他懶洋洋的嗓音。

    “最好不要喔!那可是分筋錯骨藥的解藥,打破了就沒人能解那種痛楚了。”

    “可你已經拿我試過藥,應該不關我的屁事了啊!”

    “不不不!”他壞壞的舉起一根食指,在她面前討厭的搖晃著,“如果不小心打破了解藥,那我勢必會再研究新的解藥,而研制好解藥,當然就需要有人來實驗藥效,你倒是說說看,除了你這個現成的小東西之外,我會找誰來試呢?”

    “你可以看你的紀錄重制就行了,(干gan)嘛還要試藥呢?”她不解的問。

    不然,他老是用筆記錄那些鬼東東(干gan)嘛?

    “笨!”他順手賞她一個爆栗,“既然要重制新的解藥,為何不試著制作更好的呢?”

    也對!以大師兄這麼愛研究的脾(性xing),他確實會再制新藥,到時,倒楣的人還是她。

    所以,她趕快將小藥瓶扶好,然後乖巧的說︰“這瓶差點跌破了,還好我幫它扶好,大——夫君,我乖不乖?”

    他故意裝出皮笑(肉rou)不笑的模樣瞅著她,“咦?你不想搞破壞了嗎?來!這種縮骨的解藥藥(性xing)好像不夠(強qiang),要不要打翻它?”他突然出其不意的要往地上砸去。

    井萱像只小猴子般機靈的將小藥瓶揣到懷中,“呼——嚇死人了,夫君,你不要粗手粗腳的,要小心一點哪!”

    別害她再重新試藥啊!

    司徒光宇的唇角顯現出一抹壞壞的笑,“你要不要出去玩玩?以後就沒機會再像現在這樣,可以隨心所欲的滿山跑呢!啊……差點又打破這瓶了。”

    “你要小心一點嘛!”井萱接了個正著,但她的心差點被嚇得從小嘴里跳了出來,“我——不出去玩了啦!”

    雖然她是很想跑出去玩個夠,甚至躲起來讓他找不到,但一想到他萬——隨便打翻哪瓶藥,那她就得苦命的再試一次藥,而基本上,所有他研制出來的藥方,試起來都是有夠痛苦的,若非必要,打死她她都不願再來一次。

    “真的?先說好,我可是完全沒勉(強qiang)我的小妻子喔!”

    他說話的得意嗓音根本就像是好計得逞一般;可井萱卻只能敢怒不敢言。

    “是啊——”她沒力的乖乖坐回床榻,哀怨的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那恐怕是很悲慘的未來的命運。

    等了近一住香的時間,他總算整理好了,便慢步走到她的身邊,蹲在她的身前。

    “嗯——該先跟你洞房呢?還是……”他有點困惑的喃喃自語。

    如果將她變成他的人,那他在路上萬一看到難得的藥方,就會舍不得拿她來試,這樣多虧啊?

    “什麼是洞房啊?”她睜著亮燦燦的明眸,滿懷好奇的問他,難道是要住在樹洞或山洞里嗎?“跟我洞房、跟我洞房嘛!”

    听到她好奇的催促聲,他的俊臉瞬間抹上一抹很古怪的笑意。

    “就是……把小娃兒裝進你的肚子里。”他故意用手壞壞的踫她平坦的小腹。

    媽啊!“不要啦!”她嚇得腿都軟了,“你……剛剛……自己明明……有說過……你不會試這種的……”

    她趕緊將全身蜷縮成一團,“夫君、相公、良人,你、你、你……不可以食言而肥喔!”

    “哈哈哈……”不知為何,看到她天真的表情,他的心情就大好,“只要你在這一路上能對我言听計從、百依百順,我說一你就不能想二、我要向東你就不能往西,沒事任我予取予求的話……我就考慮不跟你洞房。”

    哪有這樣的?那她怎麼逃啊?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應該還是可以逃開他的魔掌,甚至找警報點老鼠冤才對。好!她跟他拼了。

    “好嘛!”她委曲求全的勉(強qiang)同意道︰“那——在路上不能拿人家試藥喔!”

    趁他心情奇好無比,她就再爭取一咪咪的小人權好了。

    “看看羅!你乖的話,什麼都好商量。”他模稜兩可的回道。

    “那——”她開心的摟緊他,“好棒的夫君喔!我會乖、人家我最乖了。”

    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心——好像被什麼揪了一下,不是痛的感覺,而是甜滋滋的、爽爽的……

    那a按呢?他病了嗎?

    不行!如果他有病,那他還是要拿她來試藥,哇哈哈哈!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