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三章

第三章



    驚醒

    斜僮翠駑翹。

    渾一似出浴的風標。

    映著雲屏一半兒嬌。

    好夢將成遠驚覺。

    半襟情淚濕鮫綃。

    ——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司徒光宇其實並不懂自己的心,他不是個不懂人事的純情男孩,他都二十了,當然知道男女之間存在著什麼,而他也品嘗過個中滋味,不是挺棒,但也還不錯吃。可是,他怎麼會對萱兒產生這種感覺呢?

    他明明記得自己小時候還幫她洗過澎澎,她全身上下該看的、該(摸Mo)的,他全都看過、(摸Mo)過,照理說,他應該對她免疫了才對。

    所以,他才會動不動就帶著她上山采草藥,等一淬煉好藥汁,他便頭一個拿她來以身試藥,看那藥草的功效有沒有達到他的理想。

    可如果他對她動了手,產生了不該有的感覺,那他……還能拿她來當實驗品嗎?

    好像……怪怪的耶!

    正當他的思緒陷入天人交戰時,不知自己到底是該用(身shen)體,還是該用藥物來替她解毒之際,她已經難耐折磨的大聲抗議了。

    “喂——大師兄,你到底行不行啊?”她真的沒有惡意,只是因為莫名的感覺讓她燒暈了頭,所以說起話來有點胡言亂語。

    而司徒光宇原本一直很享受她對他畏懼的感覺,但從昨晚到現在,她不斷的挑釁他的威嚴,這幾乎讓他失去理智。

    “行不行?哼哼!這話你竟然說得出口,好!你大師兄我就讓你知道我到底有多行!”他真的氣炸了,決定只憑感覺行事。

    他的大手粗魯的放在她的背脊,“我就讓你舒服一下。”說完,他一把扯下她的外衫。

    “啊——你(干gan)嘛啦?”她驚駭的喊道︰“這是人家最喜歡的衣裳耶!”她特地為了看他的好戲才穿的,竟然被他扯破了!

    “我不管!你∼∼賠人家……”她突然發火了,小小的身子本來就不舒服到了極點,現在又看到她心愛的衣衫被他毀了,她真的生氣了。

    他沒防她會直接撲到他的身上,只得一把抱住她,可這麼一摟,他才發覺她真的長大了,幾年沒替她(洗xi)澡,她竟然已經發育得這麼完美。

    “萱兒,我——讓大師兄抱一下就好。”他決定了,為了日後能繼續讓她試藥,他還是別跟她有太多的接觸,但現在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他就多享受一下,等過一會兒,他再喂她吃解藥。

    “嗯——”她無力的癱軟在他的懷中。

    悄悄的將手探進她的里衣,隔著肚兜撫攀著她。他的心底瞬間掠過—絲奇異的感覺。

    不行!心底有個聲音告訴他該適可而止,可他的手卻仿佛有自主意識般。

    “嗯——好涼!”她自口中逸出舒服的低喃,忍不住拉住他的手,不想讓他離開,因為,他早上的溫度似乎能稍稍解除一點她體內不斷上升的熱火。

    當他觸踫到她柔嫩的肌膚時,他整個人都駭住了!

    她的肌膚怎麼會這麼細嫩?先前他沒事就喜歡替她拔拔罐、扎扎針的,不知是否在她的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不成!他得替她檢查一下才放心。

    “萱兒,大師兄真的沒惡意,大師兄只是想檢查一下你身上有沒有被我弄傷的痕跡,我保證只看不踫,你就別跟大師兄計較這些有的沒的,知道嗎?”他邊喃喃低語,邊說服自己——我真的只是為她好。

    井萱的意識早就不甚清晰,她無助的任他替她褪下衣衫。

    “大師兄——人家還是好熱喔!”

    “我知道,我也好熱啊!”他無意識的回道。

    嗯——還好,看到她白皙的肌膚上沒有半點瘀痕,他才安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

    這麼細滑柔嫩的肌膚,當然不能有任何瑕疵羅!

    不過,他又馬上聯想到另一件很大條的事,會不會……她的愈合力還滿(強qiang)的,所以,雖然他三不五時替她針灸、拔罐,但她很快就會恢復?

    這是不是跟他先前喂她吃了一株得來不易的天山雪蓮有點(關guan)系呢?

    但在看到她發育成熟的嬌軀,他的心底倏地冒起熊熊欲火,他就快控制不住了,其他的念頭也在一瞬間全都不翼而飛。

    “你幫幫人家嘛!”井萱不解,他都已經答應要幫她了,(干gan)嘛還不動手?

    “天哪!這是招誰惹誰了啊!”他沒力的嘟嚷,雖然心中知道她只是貪戀他身上比她冰涼的體溫,但听她的小嘴不斷吐出這麼暖昧的話語,令他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我也想啊!”

    唉!這真的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啁!他頓時陷入天上又戰的境地。要了她,他怕自己以後會舍不得用她試藥;不要她,好像又對不起自己奮亢的(身shen)體,他該如抉擇呢?

    那他(摸Mo)(摸Mo)就好了!幾經思考,他終于下定決心,他只要踫踫她,稍稍享受一下就好,畢竟,她可是很重要的試藥人,他少不了她!

    “乖萱兒,我幫你一點點就好。”

    天哪!好滑、好嫩的肌膚,讓他愛不釋手,幾乎停不下來。

    完了!

    他如果再不喂她吃解藥,恐怕就會來不及了!

    “好好好!你別吵,大師兄幫你解熱。”理智終于戰勝(欲ru)望,他(強qiang)抽出自己的手,奔到桌案前取來剛才的小瓶,倒出兩顆丹藥。

    “究竟是讓你全解,還是半解呢。”他又壞心的想做實驗了,“還是試試看解一半好了。”

    他收回一顆丹藥,而將另一顆塞進她的小嘴內。“趕快吞下去,這樣你就不會這麼熱了。”

    井萱依稀听到他的話,她勉(強qiang)的用盡全身的力氣將藥九吞下肚。

    司徒光宇只要一想到他的實驗,心底的欲火便在瞬間平息,他快速的拿出他珍藏的紀錄本,開始在上面振筆疾書。

    “大師兄∼∼”井萱覺得自己的心底還是有一把莫名之火在燃燒,“人家這里還是好熱喔!”

    司徒光宇抬頭,差點受不了的想沖到床榻上一口吃了她。

    “你這是什麼姿勢啊?真是不知恥?!”,他邊罵邊替她將肚兜穿上。

    不能怪他愛罵人,實在是她的姿勢太撩人了!

    這……成何體統?

    只是,他一時竟忘了他才是始作俑者,是他將她給剝光光的。

    “人家熱嘛!”她不滿的抱怨著。

    “不準回嘴!”他不悅的命令道︰“是哪個人給你膽子,讓你動不動就反抗我的?你不是怕嗎?不怕我明天就上山采新藥讓你試嗎?”

    “可是……娘說可以換人了啊!”她嘟起小嘴,好氣自己又淪為被他欺負的小可憐。

    “是嗎?你忘了只要是跟你有關的事,我說了才算,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有別人當靠山了?”他才是她一輩子的依靠。

    就從她去向爹娘告他的狀開始啊!可她雖然意識還不算很清楚,但她已經知道得罪他,受罪的人一定是她!

    “那——大師兄,你……不要再拿那種會讓人很痛的藥喂我喝嘛!人家……”她一想起昨晚那種椎心刺骨的痛楚,眼淚又忍不住爬上眼眶,“會痛得受不了耶!”

    看見她可憐兮兮的表情,他的心竟抽痛了一下,想到她昨晚差點掛點的模樣,他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舍。“好吧!你乖我就不試。”

    她趕快乖乖的點點頭。

    “現在你覺得怎樣?”司徒光宇邊替她穿上里衣,邊問她的感受。

    “這里——”她(摸Mo)著自己的前(胸xiong),“好像還是會怦怦亂跳,”她的另一只小手則滑到下腹,“這邊也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很空虛,又好像——怪怪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很奇怪——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過耶!”他邊听邊昭莆記錄,“嗯——這種感覺還是會(發fa)生的,不過,大師兄會好好的控制藥(性xing)。”

    “不要!”她嚇得死命拉緊衣衫,“太熱了,我會受不了的!”

    見狀,他立刻惡狠狠的死盯著她。

    看見他板下臉,她怯怯的低下頭,小小聲的回道︰“好嘛!那你——到時候要救人家喔!”

    她怎麼那麼可憐,連爭取一咪咪的人權都不行?

    “我哪次沒救你?你(摸Mo)著良心說!你哪次病得死去活來時不是我救的?說!”他大聲的對著她吼,他突然情緒失控不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是……他的那兒似乎在抗議,抗議他讓他的那兒變得好痛。

    “是有救啊!”她只好順著他的話說,“可是,人家生的每個病還不都是被你弄出來的。”不過,這句話她講得很小聲,免得等一下他听到,又要吼得讓她的耳朵痛死了。

    唉!她還是得繼續努力,想辦法趕快辭去這討人厭的試藥工作才行。

    不然,她的小命遲早有一天會斷送在他的手里。

    司徒光字不是沒听到她的碎碎念,但他刻意不予理會,他突然發覺,自己對她的感覺變得很奇怪,他甚至已經有點害怕這樣的自己了。

    ************************

    “我要出去玩啦!”井萱第一百零八次提出要求。

    “不準!”司徒光字坐在桌案前,認真的研究他的紀錄。

    “人家才不要待在這里,”她是想去找她娘撒嬌兼要賴,看能不能讓她娘再幫幫她,“待在這里什麼都不能玩!”

    他看了她——眼,心知屋外正如火如荼的準備他倆的婚事,她此刻出去,鐵定會摘破壞。

    井萱被他看得毛毛的,只好緩下語氣,“大師兄——人家……人家沒事做得都快生病了。”

    “好!”他突然開口。

    “那——”一得到他的恩準,她馬上想奔到門口去開門。

    人家她要去找娘羅!

    “你不是快生病了嗎?走!我剛好有新的想法,我們去後山的小木屋試一種我剛調配出來的新藥。”他拎著她的衣衫後襟,從窗口一躍而出,直奔向後山。

    井萱拼命的掙扎,“不要——大、大、大師兄我……我已經想待在房里,不想出去玩了!”

    他是想嚇死她嗎?他坐在桌案前看了近三個時辰的資料,再不時以不懷好意的眼光掃視她,現在更正大光明的說要帶她去試新藥,她又不是頭殼壞去,怎麼肯輕易答應?

    “不行!我非試試看如何讓一個活蹦亂跳的人能靜靜的不吵不鬧?”他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一等婚禮行完,就打算帶著她去行走江湖,過著飄泊的日子,但像她這麼愛吵鬧的(性xing)子,萬一適應不了,到時老是在他耳邊吵著要回家,那他該怎麼辦?

    “除非是死人才有可能!”她說話沒經大腦的回道。

    “死人嗎?”他突然像是一本正經的在思考她的話,“你的意思是……”

    “不是不是!大師兄——人家是在跟你說著玩的啦!”並萱看到司徒光宇以一副無比認真的表情直盯著她瞧時,嚇得連手腳都變得冰冷了,她知道,他一旦事情認真起來,那她絕對會倒大楣了。“大、大、大……師兄,你……你不要嚇我!”

    司徒光宇卻是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有個方法或是藥方,能在她吵鬧不休的時候,讓她立刻閉嘴;而在他希望她嘰哩呱啦的時候,她就吵個不停,那豈不是太棒了嗎?

    對!他得立刻試試看。

    “萱兒,這是從你跟在我身邊以來,最有貢獻的一個想法。”他開心的拍拍她嚇得冰冷的小臉,“值得嘉獎喔!”

    媽啊!井萱嚇死了,“大、大、大師兄——可不可以不要啊?”

    可司徒光宇完全沒有理會她,他很專心的開始思考手邊的藥方。

    “救郎啊——”

    于是,井家後院的林子里,似乎傳出若隱若現的呼救聲,不過,今日大家都在忙著籌備婚事,誰都沒有時間管其他的小事。

    ***********************

    一進到小木屋,為防井萱使出飛毛腿的絕頂功夫,司徒光宇直接拿出銀針替她定住穴道,再將她抱坐在小(床chuang)上。

    “萱兒乖,待大師兄想想該怎麼做。”

    他交代完,便專心致的將各種藥汁擺放在桌案上,邊閱讀他的紀錄,邊喃喃自語著,“毛亙的功能好像是……如果搭配上狗尾巴草……”

    井萱的心都快從小嘴里跳了出來,她怎麼會這麼悲情?一句無心的話語竟讓自己陷入這種恐怖的境界,“大、大、大……師兄——你可不可以……不要……”

    “好吵!”他突然放下手邊的東西走到她身邊,再將一根銀針(插cha)進她的穴道,“這樣比較好,可以清靜一點。”

    井萱知道他點了她的啞穴,讓她有口不能言;

    嗚嗚嗚……她的小命會不會就這樣被他玩完了啊?

    淚仿如決堤般不斷的奔騰而出,她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卻只能默默的啜泣。

    終于,司徒光宇回過身,手中拿著一個小藥瓶。“來!萱兒,試試看大師兄特地為你精心調制的藥汁。”

    可他卻發覺井萱已泣不成聲,“怎麼了?”莫非他今天的力道用的不對,扎針扎疼她了?

    他順手拔下銀針,不解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舍不得看到她流淚。

    以往,地哪一次不是用眼淚攻勢來哀求他別用地試藥,可他從來沒心軟過,他到底是怎麼了?

    “我會怕——”她恐懼的抖著小身子,撲進他的懷里,“昨晚跟今天上午的藥都好恐怖……”

    她可是身經百戰,各種藥(性xing)都嘛試得差不多了,但她從來沒經歷過昨晚的劇痛,跟今早的(強qiang)熱,這兩種恐怖的經驗令她害怕得不得了。

    司徒光宇的心在瞬間軟了,“別怕!我以後不會再在你身上試那種奇怪的藥(性xing)了,”因為,他也會舍不得,“我會找別人來試。”井萱的小臉上還掛著來不及拭去的淚珠,卻已迫不及待的想陷害自己的兩個姐姐了。“我——跑得快,不然,你去騙大姐,我幫你去抓二姐,然後,你再選看看用哪一個比較好?”

    誰教大姐和二姐眼看著她這麼可憐,卻都沒有半點姐妹愛,一點也不打算將她自水深火熱的痛苦環境中救出來,她當然也不必對她們太好。

    “還是……你想換男生做實驗?那我幫你抓二師兄或二師兄來也可以,反正他們都跑不過我!”她就是要擺(脫tuo)做他專屬實驗品的身分就對了。

    “你不想陪我玩了嗎?”他突然直截了當的問。

    “嗯∼∼我一點點想跟你玩的想法都沒有那!”她什麼都沒多想,話就這麼(脫tuo)口而出。

    可當她看到司徒光宇霎時變得陰沉的臉(色),並萱趕忙安慰他道︰“大師兄,你別生氣嘛!人家的意思是……是因為——我都跟你一起玩了八年耶!難免會有一點點小厭煩,其實,你也應該會像我一樣才對。”

    可他不但沒有,還愈玩愈起勁呢!

    “如果你找別人玩,他們的反應也比較會吸引你的注意,像我,就只會哭而已,一點新鮮感都沒有。”為了(脫tuo)離苦海,井萱卯足了勁污辱自己的美。

    “你會哭、會笑、會鬧、會吵,應該說你會的反應多到數不清,我可能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實驗對象了。”他涼涼的指出她說的謊言根本與事實不符。

    “哪會啊!”為了取債于他,井萱不惜犧牲所有的家人,“你看!”她伸出小手,一根一根手指的扳著,認認真真的數了起來。

    “我爹最會生氣,他一吼起人來,連兩個村子外都可以听到,你看他多厲害!”她首先決定陷害她爹。

    “可那會惹來一堆人,到時,我會被吵得根本做不了任何實驗。”他一口就指出她爹不符合他需要的重點。

    “那就我娘好了。你看!她最會哭了,爹老說娘是用水做的,踫一下也要哭、(摸Mo)一下也要哭,連說話大聲一點點,她也會哭得如喪考妣……”

    “那我這里豈不是要鬧水災了?”他立刻指出缺點的所在。

    “哦——那……我大姐好了。她人長得美、嗓音又好听,走起路來婀娜多姿,連女人看了都會對她心動不已,你不知道二師兄有多欣賞她……”

    “那就把他們兩個送作堆啊!”他直接替她做結論。

    “啊?”那a按呢?他的反應怎麼跟她想的沒一處相同?

    看來,她得再加油添醋一點了,不然,她豈不是永無翻身之日?

    “二師兄也可以喔!他身(強qiang)體壯又禁摔,像昨晚分筋錯骨的藥如果試在他身上,包管他不吭不嚷,搞不好還會要求再來一次呢!”這下總可以了吧?

    拜托!他就是因為看到她昨晚那副痛苦難耐的模樣,才會對她愈來愈有興趣、愈來愈想呵護她,她到底懂是不懂啊?“那就太沒樂趣了。”

    討厭!“你不要太挑喔!我告訴你,只剩下我二姐了…

    看到他倏地以凶惡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她,井萱馬上自動的減低音量,“我二姐好乖,又美又嫻慧又大方……”

    “那關我屁事?”他沒好氣的問︰“剛才在我房里的那種實驗,你希望我去找別人做嗎?”突然,他很介意她的想法。

    啊!

    那種很熱的實驗嗎?

    她想也沒想的回答,“好啊!”

    “你有膽就給我再說一次!”不知為何,司徒光宇的怒氣莫名的就爆發了,“你真的希望我去找別人來試?”

    “好嘛好嘛!”那麼凶(干gan)嘛啊?“分筋錯骨的藥找別人試,很熱的藥就——我自己試好了,可是先說好……你不能常常找我試,那樣很熱耶!”

    听她說出這番像樣的話,他的心頭火在瞬間煙消雲散,“可!”

    “那我要出去玩羅!”井萱以為他倆已達成共識,便想如往日一般,他研究他的,她玩她的,最多當他需要她時,她——再跑給他追羅!

    “不不不!”

    他一把抱住她想逃的小身子,“我想試試這味藥,看會不會讓你乖乖的听話?”

    “救郎喔!”她抵死想從他的懷里逃開。

    他則好整以暇的將瓶口對準她的小嘴,“乖乖受死吧!”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