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女子掰掰 第一章

第一章



    月夜

    本待閑散心追歡取樂。

    倒惹得盛舊恨天荒地老,

    甚法兒,捱令宵。

    懊惱。

    ——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救郎喔∼∼”

    後山突然傳出一陣陣驚聲尖叫的呼喊聲,那嗓音听起來雖然稚嫩,但卻是聲聲淒厲,不知情的人乍听到,一定會嚇得心驚膽跳。

    但坐在院子里賞梅的一對中年男女,及兩名年輕貌美的女孩卻壓根無動于衷,仍然邊品著新茗,邊觀看著院中的點點紅梅。

    “夫人,今年的梅樹開得可真好啊!”中年男子微笑的欣賞著院里的景致。

    “是啊!夫君,咱們今年又可以釀梅酒了。”中年美婦人溫柔的笑答著,邊用含情脈脈的眼光看著她的良人。

    “好棒喔!今年又可以喝到娘親手釀制的梅酒了。”其中一名小美女開心的直拍手。

    就在現場氣氛一片祥和之際,突然自遠處奔來一個小黑炭,她以優美的“滑壘”姿勢,成功的溜到大伙放置茶具的桌案下,“救……救……郎喔!”

    “又來了!你不要躲到這里嘛!”另一名小美女不高興的嘟起小嘴,“這樣會破壞我們賞梅的雅興耶!快滾開啦∼∼”

    “二姐、大姐,爹、娘∼∼救郎喔!”小黑炭苦著一張小臉,嚇得渾身直發抖。

    中年男子井尚智慈祥的點點頭,“快躲進去,爹給你靠。”他幫著渾身打顫的小姑娘,將她小小的身子塞進桌案下。

    “夫君∼∼你又想玩了!”中年美婦人不贊同的以眼楮瞟了他一眼。

    “對嘛!爹最討厭了,每次都像小妹一樣,幼稚到了極點。”兩名小美女全部站在母親那一國,齊聲指責她們的爹。

    “嘿嘿∼∼”他不好意思的直搔頭,但他還沒說話,轉瞬間,一名俠士打扮,臉上英氣十足的男孩已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就這樣,現場的氣氛霎時轉變,似乎一下子連空氣都變得好凝重。

    “大、大、大……師兄∼∼好!”兩名小美女的雙腳似乎有自主意識般,同時立正站好,還渾身直打哆嗦的向年輕男孩問好。

    男孩冷眼看了她們姐妹倆一眼,再轉頭對中年夫婦請安,“師父、師娘,徒兒給您們請安。”

    “不用不用,”中年美婦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shen)體,立刻站起身,抖著嗓音說︰“你……去忙你的,師娘∼∼還有事……不、不、不……陪你了。”

    說完,她就馬上帶著另外兩個已快嚇呆的女兒拔腿就跑,那速度之快,仿佛她們背後有豺狼虎豹在追趕似的。

    “嘿嘿∼∼宇兒,在忙啊?”井尚智有點緊張的直(摸Mo)頭,一副做了虧心事的模樣。

    “師父,您想也知道嘛!徒兒正在試藥,只不過那該死的試藥品卻自己長腳跑了,徒兒正想把她追回來。”司徒光宇氣定神閑的回覆中年男子的問話。

    就在這個當口,放置茶具的桌案突然小小的震動了一下下!

    司徒光宇的嘴角立刻浮現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敢問師父∼∼可曾看到徒兒的藥引子?”

    井尚智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以眼神暗示他桌底下自有乾坤,“那個∼∼我說宇兒啊!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他剛才可是夸口要讓女兒靠的。

    “師父愛說笑了,試藥的時候怎麼能手下留情呢?您忘了,徒兒可是立下志願要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現下當然得潛心研究羅!怎麼?師父∼∼您不是自小就教導徒兒在試藥時要心狠手辣的嗎?”司徒光宇指出師父的矛盾點。

    是啊!可那是指用動物來當試藥品,誰會想到你這個狠心的徒兒,竟然把我最小的女兒拿去做人體實驗品啊!井尚智無力的搖頭,誰教他要教到一個青出于藍,而勝于很多藍的優秀徒弟呢?

    “那……你∼∼慢用!”雖然看到桌案抖動得愈來愈厲害,井尚智卻只能沒轍的離開。“好自為之啊!女兒,爹也救不了你。”

    “徒兒恭送師父。”司徒光宇有禮的朝他作揖。

    看著師父漸行漸遠的背影,他好整以暇的拍拍桌案,“嗯∼∼小家伙這次還真會躲,找得我的頭都痛了!”

    看到桌案又動了一下,司徒光宇故意提高一咪咪的音量。“咦?頭痛?要不要用小家伙來試試看我新找到的藥草?不過,那藥草苦得很,小鬼恐怕會拒喝,嗯——我看,(干gan)脆——把她的頭先打痛,再灌她喝下去好了……”

    突然,小黑炭乖乖的從桌案下“自動自發”的爬了出來,她渾身劇烈的在打顫,“大、大、大……師兄,還是∼∼還是……試原先的那個藥就好了咩!”

    “這可是你自願的喔!我可沒(強qiang)迫你。來!回去試藥。”他一把攬住她縴細的小身子,“不過,你害師兄我耽誤了進度,嗯∼∼該怎麼罰你呢?這樣好了,罰你明天繼續︰來當我的小幫手。”

    “可、可、可……不可以不要啊?大、大、大……師兄,你明明答應人家,你會∼∼找姐姐們……試試看的……”小黑炭仍然在做垂死的掙扎。

    她真的好悲情喔!小時候一個不察,在大師兄開心的宣稱他已經悟出一咪咪醫理的時候,自動舉雙手雙腳搶著要做他的小幫手,結果……竟種下今日的苦果!

    她她她……就此淪為他試新藥的“人體實驗品”,任何他的嶄新創作,大師兄都完全沒有師兄愛的拿她來試藥,害她現在一見到他,就只能使出三十六計溜為上策,因為,被他逮到的話,她……絕對會死得很慘說。

    “不行!誰教你害我耽誤了進度,反正我說了算,沒得商量。”司徒光宇霸氣的說。

    “嗚嗚嗚……”小黑炭無奈的掩面痛哭。

    但司徒光宇絲毫沒有理會她,一心只想趕快……回去試藥羅!

    月夜淡氤氳串煙裊。

    昏修刺銀燈照。

    玉漏迢迢。繞是出更報。

    暗賭清霄。望夢里他來到。

    口是心苗。柬住的頻頻叫。

    ——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娘——”井萱急匆匆的沖進內室,“人家不管啦!我也要學刺繡。”

    “哇哈哈哈……”房內,她那兩個美美的姐姐馬上很不給面子的笑得從椅子上跌到地下,“萱兒又在說笑話了。”

    “萱兒,娘知道你最孝順,有事沒事就喜歡逗娘開心,可娘現在正在教姐姐,你別來搗蛋,快去陪你大師兄。”井氏也笑得樂不可支,但她可是個大家閨秀,所以,她只是掩著嘴,輕輕的笑得肩膀一聳一聳的,完全不像那兩個沒氣質的文兒。

    “娘∼∼”井萱氣得直跳腳,“人家不管,我就是要學嘛!”

    她剛剛才被一堆師兄嘲笑,說什麼她要美貌沒美貌、要身材沒身材、要女德沒女德,整天就只會跟在大師兄的(屁pi)股後頭當跟屁蟲。

    可惡!她哪是這麼沒用的人啊?

    她根本就不想和大師兄攪在一起,是他老是死纏著她不放,硬是要她听他的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如果她有自主權,她才不願意跟大師兄有一絲一亳的瓜葛咧!

    “你學不會的啦!”二姐井菲很不給她面子的吐她的槽,“你連針都拿不好,動不動就戳到手,還想學人家刺繡!”想虐待自己也不是這樣嘛!她真是太想不開了。

    “我一定學得會!”她可以一學再學啊!不是有句話說,愚公可以移山,鐵杵也可以磨成繡花針的嗎?

    “不要啦!”大姐井茵也抗議道︰“娘一教你,那我們就不用學了!”

    言下之意就是,井萱笨死了,教她太費工夫,“而且,如果你不去陪大師兄玩,萬一他等一下心血來潮,找我們去試藥怎麼辦?”那她們姐妹倆豈不是玩完了?

    被大師兄抓去試藥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不但(肉rou)體上要承受數不盡的痛楚,連心靈上也不好過,她們可是怕死大師兄了呢!

    “你們不會去陪他一下下啊?為什麼我就得每天當他的玩具?”井萱好想大喊她“拒絕再玩”。

    “娘——”井家老大和老二馬上發出求救聲。

    “呃——萱兒,娘知道你最懂事了,乖!快出去陪大師兄,別在這兒吵你姐姐。萬一等會兒宇兒找不到你,跑來娘這里作怪∼∼娘只是這麼一想,頭就痛了……”井氏馬上使出撒手 。

    “可是……人家也想學刺繡咩!”她也想動不動就繡幅美美的手中、荷包什麼的,她……好想學那些一般女孩子表達心意的方法,將來可以送東西給她心儀的人。

    “你不必了啦!大師兄又不愛那些有的沒的,你只要好好的陪在他身邊,他說東,你不要往西就行了。”井茵好心的建議。

    “屁啦!我為何要這樣?”井萱的牛脾氣倏地竄了上來,她呱啦呱啦的邊跺腳,邊大聲抗議,“人家從五歲就被大師兄抓去當玩具玩,都玩了八年,我為什麼不能退休?”

    “等等!”井菲趕快舉手發言,“當初是你自願的喔!那時,大師兄說要找人幫忙,你可是把我跟大姐用力的推開,硬是爬到大師兄的身上,邊流口水邊逼大師兄答應的耶!”

    井茵一听,立刻點頭如搗蒜,連一旁的井氏都忍不住點頭表示認同。

    “可是……可是我那時候還小啊!”五歲的小娃娃怎麼會懂事呢?

    “很抱歉,”井菲搖搖討厭的手指頭,“願者上(勾gou),這件事全都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不能怪我們,你∼∼就乖乖去受死吧!”

    于是,井氏母女三人一起推著井萱小小的身子,“快去陪那個暴君。”

    她最好永遠死守著大師兄,免得他來找其他人的麻煩。

    “可是……”井萱好害怕的回過頭,看著一臉殘忍的娘親與姐姐,“大、大、大……師兄今天說想試試看……分筋錯骨∼∼的痛苦程度……人家好怕啊∼∼”

    所以,她才會趕快躲到娘親的閨房里來,免得被大師兄活逮。

    她她她……是真的不想試那種“整死人不償命”的痛苦滋味啊!“

    一听到井萱的話,井家母女三人立刻嚇得連腿都站不直了,“這麼∼∼重要的醫術……你可不要耽誤宇兒的進度∼∼否則……”他可是會六親不認,隨便抓一只“沉默的羔羊”去當實驗品的啊!

    將井萱用力的推出房門後,井氏一眼就看到正好整以暇地等在門外的司徒光宇。

    “啊∼∼宇兒,師娘替你找到萱兒了,你趕快拿去用吧!”

    說完,她馬上將井萱推到司徒光宇的懷中,再趕緊關上門,打算來個眼不見為淨。

    女兒啊!不是娘無情,實在是娘無能為力啊!

    “你!在躲我嗎?”司徒光宇好看的臉上沒有一絲笑意。

    “沒、沒、沒有!是、是、是……娘突然∼∼有一點點想教我刺繡……”井萱嚇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刺繡引那種沒營養的鬼東西你就不必學了,改天大師兄教你一些新鮮的玩意兒。走!試藥去。”他邊用一手佔有(性xing)的環住井萱縴細的腰肢,邊好言相勸。

    “可、可不可以……不要啊?”井萱悲情的邊哭邊問。

    “沒得商量!”他霸氣的攬著她朝後院的林地走去。

    ******************

    “來!萱兒,把這杯喝下去。”司徒光宇拿起一杯顏(色)怪異的藥汁要井萱遵命地喝光光,但她卻咬緊牙根,打算來個抵死不從。

    “傷腦筋!”司徒光宇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真是拿她攬轍。”可井萱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他所有用過的伎倆她全都銘記在心,根本不肯上當。

    他看著她一副拒絕再玩的模樣,只好無奈的放下手中的杯子,“萱兒,你的腳程還好嗎?”

    井萱看到他放下藥汁,這才放心的回話,“人家被你練了那麼久,又吃了那麼多‘獨家配方’,現在連小黃都跑不贏我呢!”

    不是她愛老王賣瓜、自賣自夸,小黃可是一只跑得奇快無比的小獵犬,每次司徒光宇上山采藥時,都嘛是靠它幫忙獵野食;可她這一年來,卻跑得比小黃還快上好幾倍,害小黃吃味得一看到她就吠個不停。

    “那你就趕快逃命去吧!”他眼楮連抬也沒抬一下的低語,“我是堅持非由你來試這份藥不可,畢竟,你可是身經百戰,就快練成百毒不侵的體魄,如果不拿你來試,我一定會後悔的。

    “可你老是愛反抗我的權威,”他終于抬頭看著她的小臉,冷冽的面容上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所以,我給你一注香的時間逃命,如果你被我抓到,那你就只能認命,听懂了沒?”

    井萱听到他的話,嚇得連頭皮都開始發麻,“大、大師兄,你、你為什麼不用小貓、小狗試呢?”爹明明都是用小動物試藥,他為什麼不有樣學樣呢?

    司徒光宇耐心的解釋道︰“那樣試出來的效果會不同啊!你忘了嗎?五年前,我拿你的愛貓小花來試治療拉肚子的藥,可當你二姐的寵狗小乖拉肚子時,那藥有用嗎?”

    好∼∼好像是不太管用耶!因為,二姐的寵狗吃過藥後,當天就翹辮子了。

    “像前年,你大姐頭痛欲裂,我不是拿你試過的藥讓你大姐服用,而她不是才吃了一帖,就變得生龍活虎嗎?”他舉證歷歷。

    可她的頭卻痛了快一個禮拜耶!

    那一次,他可是天天喂她吃各種怪東西讓她頭痛,甚至還用小鐵槌捶得她滿頭包,最後才找到一種藥方讓大姐服下,解除了大姐的頭痛病癥。

    但在她的印象中,大姐好像說過,是因為大師兄調制的藥實在是太難吃、太苦澀,她為了拒吃,才假裝頭不痛了,而到最後,則是忘了頭痛∼∼所以,到底大姐是不是他醫好的,其實她心里滿存疑的。

    “那那……爹為什麼不必用人體做實驗?”她提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她爹可是世人公認的名醫,雖然身在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上,但他醫人無數,不知救過多少病患的(性xing)命。

    司徒光宇以一副她沒藥可救的眼光鳥她,“你覺得我和師父誰比較厲害?”

    爹啊!可她不敢明說,只能發出一聲無意義的“思考聲”。“啊∼∼”

    “從師父收我做徒弟、從師父說我有習醫的慧根、從我日漸出師後,你(摸Mo)著良心說,師父和我兩人,誰治的病患比較多?”他咄咄逼人的問道。

    “可是……”她記得那些病患都嘛是來找爹看診的啊!

    “那些疑難雜癥都是誰醫好的?”他再指出鐵一般的事實。

    “你啊!”她無奈的承認,“可爹不是說,你要加(強qiang)對普通一點的病癥的了解嗎?”只要他願意研究一般的病癥,她應該就不用吃這麼多苦頭了。

    “男兒志在四方,你大師兄我可是立志要行走江湖,將來要在江湖上揚名立萬的,所以,我得增(強qiang)我對各種疑難雜癥的認知。”他從小就立定志向,除了行走江湖習醫外,他還要去萬里尋親呢!

    誰教他還在襁褓中時,就被丟棄在井家的後山,是井尚智好心將他撿回來撫養長大的。

    “恭送大師兄。”井萱好想趕快趕他離開井家喔!

    “還早呢!這得等我學成後再說。”他抬眼看了看天(色),“你快逃吧!一炷香後大師兄再開始找你。”

    井萱本以為能逃過一劫,卻沒想到仍是“在劫難逃”啊!

    “大師兄∼∼可不可以不要啊?”

    他利眼一瞪,“動作快!”

    井萱忍不住嘟起小嘴,生氣的大喊,“屁啦!每次都只會欺負我一個,你為什麼不敢去拿大姐或二姐試呢?”

    對喔!他好像只喜歡她當他的實驗品耶!

    “廢話那麼多,(干gan)脆∼∼我直接用灌的!”他瞬間彈跳起身,擺出要抓她的模樣。

    “救郎喔∼∼”井萱嚷嚷著瞬間邁開她的飛毛腿,賣命的往後山的樹林里逃竄。

    她決定今晚就躲在山里別出來,等他(睡Shui)著後再說。

    哇∼∼完了!她剛才忘了問,要躲過多久才可以不必試這份新藥?

    天哪!她……該不會必須躲一輩子吧?

    司徒光宇等井萱跑得不見人影後,才小心翼翼的將那杯藥汁傾倒在一個小瓶中,他心忖,這樣也好,她逃得愈遠,等他抓到她、喂她吃藥時,她的慘叫聲才不會被井家人听到,否則,他們又要以為他在欺負小師妹了。

    不過,她剛才的話好像有點有趣,他(干gan)嘛只愛拿她來試藥,為何不拿她那兩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姐姐試呢?

    可是,他從十二歲那年被師父稱贊他是個天生的醫者,可以有研究醫術的權利時,他就對小師妹肥肥的小身子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婁見,胖娃娃應該比較能承受(強qiang)烈的藥(性xing)侵襲吧!

    只是,年復一年。小師妹日益長大,原先的嬰兒肥也日漸消瘦,可他就是不想換人來當他專屬的人體實驗品。嗯∼

    那a按哩?

    他自己也弄不懂這個心態,只能說……他已經習慣她這個好玩的試藥工具吧?

    應該是這樣的!司徒光宇不再多想,壞心的朝後山的濃密樹林走去。

    ***********************

    井萱跑得一身大汗,她輾轉又回到剛才和大師兄交談的小木屋里。

    嘿嘿嘿!最危險的地方,應該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師兄絕對不會想到她這麼大膽,竟然敢踏在他的地盤上尋求躲避。

    嗯∼∼此刻大師兄一定正沒頭沒腦的在樹林里找她,已經過了快兩個時辰,他絕對來不及趕回來,那她就先休息一下下好了。

    (脫tuo)下汗濕的外衣,她鑽進司徒光宇的床,蓋上他的被。“奇怪?怎麼沒有汗騷味?大師兄大概不太會流汗吧?”

    井萱暗自慶幸的邊想邊墜入夢鄉,跟其他兩個師兄比起來,大師兄的衛生觀念應該還滿不錯的,不像另外兩個老是渾身臭烘烘的師兄,躺在這張(床chuang)上(睡Shui)覺還挺舒服的呢!

    司徒光宇本打算回來小歇一下,再去抓那個小丫頭,卻沒想到他才踏進房里,就看到(睡Shui)得昏沉沉的井萱躺在他的(床chuang)上。

    嗯!這丫頭學聰明了,竟然躲到他想不到的地方。

    還好,他根本還沒開始追逐她,否則,他一定會累斃了。

    看到她濕透的外衣,他知道她一定跑了許多路,最後才折返回來,他壞心的輕聲喊道︰“萱兒,起床羅!”很好,一點反應都沒有,看來她是真的(睡Shui)沉了。

    司徒光宇將懷中的小瓶取出,打開瓶口,坐在她的身後扶起她,“來!喝點水再(睡Shui)。”

    井萱剛剛跑了一大段路,的確是又累又渴,她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好。”便咕嚕咕嚕的將瓶中的藥汁全吞了下肚。

    可幾乎是同時,她就完全清醒了,她急忙用兩只小手猛摳著喉嚨,“好苦!好難喝!這是蝦米?”

    “不就是分筋錯骨水嗎?”司徒光宇好整以暇的輕摟著她回答。

    “你?!”她像是看到鬼一般,嚇得連指著他的小手都抖個不停。

    他將外袍褪下為她披上,非常“體貼”的說︰“別著涼了,你忍一忍,我先記錄一下痛苦程度,之後就會給你解藥,你要乖乖听話。”

    看到她只著內衫的清純模樣,不知為何,他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去!他又不是沒看過她(赤chi)身裸(**m的模樣,小時候,他甚至還幫她洗過好幾次澡呢!

    嗯——他一定只是怕她萬一不小心著了風寒,所以才會特別關心她,沒事沒事。

    “呃——”她的小臉突然抽動一下,“好痛!”

    司徒光宇連忙取出桌案上的紙筆,“來來來!慢慢說,是什麼樣的痛?麻的、酸的?苦不苦?能不能忍?多久痛一次?”

    井萱在這八年里,嘗盡百草,試過各種針灸、拔罐、火炙之苦,可她從來沒有像今晚這般痛過,她的人中處不斷冒出豆大的汗珠,“大、大大……師兄∼∼痛!死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再忍忍,一會兒就過去了,快點先告訴大師兄,到底是怎樣的痛?你用比方的好了,有比小狗咬人痛嗎?”

    她的小臉全都糾成一團,“有∼∼”

    他趕快記下,再著急的抬頭問︰“比火炙的感覺痛嗎?”

    她幾乎痛得兩眼翻白,差點喘不過氣來,“痛痛痛……”

    他再次低頭做紀錄,“你記得上回大師兄用針扎你的死穴嗎?你不是痛得呱呱叫?比那更難忍嗎?”他焦急的確認。

    井萱已經痛得快失去意識,一股莫名的怒火捆到她的(胸xiong)口,她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道︰“屁人!你……最好下十八層地獄!你——我……希望你會……頭痛、牙痛、手痛、腳痛、(屁pi)股痛……”

    可她的音量愈來愈小磬,人也愈來愈虛弱,“我∼∼死了……也要變鬼∼∼來……抓……”

    瞬間,她無語了,頭也軟軟的垂下,整個小小的身子則不斷的在抽搐。

    司徒光宇根本沒有抬頭,他健筆如飛的在專心記錄她的真實感受。

    天哪!他心忖,這種痛應該是刻骨銘心、痛徹心肺的,怎麼她還能罵個不休?看來,她的體力和耐力果然是高人一等,嗯∼∼這全都要感謝他,是他賜給她這種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她才能練就那一身的傲骨,他真是太厲害了。

    不是有句話說,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他寫著寫著,突然訝異的發現,耳邊碎碎的罵人磬不知何時竟停了!

    他駭然地抬頭一看,當下便驚得慌了手腳,倏地沖到她的身邊,替她掐人中、按穴道,仿佛過了許久,她才緩緩吐出一口虛弱的氣息。

    他慌亂的心直到這時才安了下來,趕快奔至桌案前,將桌上的一小瓶藥罐取過來,打開瓶口,顫抖的將瓶內的藥汁灌人她的檀口,看著流淌在她唇角的些微藥汁,他的心竟驚懼得差點從口中蹦跳而出。

    “醒醒!萱兒,你別嚇我!”

    她從來沒有這麼不濟過,這讓他擔心得不知該如何是好,“萱兒,你快張開眼楮看著我!”

    可是,井萱仍然虛弱的軟癱在他的懷里,一動也不動。

    “不!不能這樣∼∼你快醒來!”司徒光宇痴長到二十歲,還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無助過,“最多……最多我∼∼不再拿你試藥了!你醒來啊∼∼”

    可時間在流逝,她的小身子卻沒有一點動靜。

    出于無奈,司徒光宇仰頭喝了一口藥汁,再對準她的小嘴,緩緩的將藥送人她的口中,一滴都沒有流失。

    “快點醒過來!萱∼∼”他焦急的緊盯著她小臉上的每一絲變化,他決定,如果她再沒有反應,他就要去找師父來救人了。

    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井萱的小手終于微微抽動了一下。

    司徒光字長吁一口氣,好里加在,沒事了!

    他又含了一口藥汁,再次哺渡到她的嘴里,看著她慢慢的、艱難的吞咽下去。

    這次,她的吐息似乎比較深了!

    終于,她的小身子突然(強qiang)烈的抽動了一下,“咳∼∼”她不斷的用力咳著,一絲血絲從她的嘴角流出。

    司徒光宇趕快取了一條中帕替她擦拭嘴角的血漬,“沒事了、沒事了,萱兒,你深呼吸兩下,如果這兒會疼,”他指著她的(胸xiong)口,“就趕快告訴大師兄,找再喂你吃一口藥。”

    井萱的意識並未完全恢復,只是喃喃的低語,“好痛……”然後下意識的依言深吸了一口氣,接著便驚聲尖叫起來。

    “我∼∼痛死了!爹∼∼救命啊!”

    不知為何,司徒光宇對她喊爹,而不是喊他感到極為不爽,但他可是害她的始作俑者,所以,他現在並不好發作,于是,他鐵青著一張臉,決定將這個仇暫且放兩旁,此刻,他得先收拾殘局。

    “別嚷,萱兒,你乖,大師兄會救你。”他盡量捺下(性xing)子,好言好語的安撫她。井萱神(色)倉皇的瞅著他,久久,才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屁啦∼∼”她用力推開他,“你滾啦!我……好討厭你喔!每次都拿人家來用∼∼嗚嗚……”

    “萱兒!”他不懂,為何當她說他討厭時,他的心會痛,但他確定他很不爽她的出言不遜,“注意你的禮貌。”他在她面前,一向是很有威嚴的大師兄,他說一,她絕對不準說二,否則,他一定會好好的修理她的。

    “屁禮貌啦!我要去找爹叫他換人,我再也不要當你的實驗品了,嗚嗚……你自己去找別人,嗚嗚……把人家弄得那麼痛!”她一想到剛剛痛斃了的情景,就忍不住又被嚇出一身冷汗。

    但司徒光宇卻不懷好意的笑了,“萱兒,大師兄奉勸你最好別去亂講話,至于今晚的事……也最好別讓其他人知道。”

    但他真的知道,以她的個(性xing),一旦得罪她,她非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全都拿出來講透透不可,而他也剛好可以拿來歪曲事實,讓她從此淪為他名正言順的人體實驗品。

    “屁∼∼我就偏要告訴大家。”他愈不讓她說,她就愈要說,誰教他壞到竟讓她嘗到分筋錯骨的劇痛!

    “至少別說我把你弄痛……不然,你會很可憐的!”他真的是“不懷好意”的提點她。

    “你是屁!我才不要再听你的了,你……我偏要去跟每一個人說,讓你從此沒臉見人。”她邊啜泣著,邊拉緊身上披著的外衣,急匆匆的跑回井家。司徒光宇開心的難掩臉上的笑意,“笨!這下你會逃得出我的手掌心才怪。”唉!他不是不想幫她,而是她自己太傻,他只好無奈的收了她,讓她從此只能心甘情願的做他的試藥工具。他……也是很無奈的啊!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