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10章(2)

第10章(2)



    自從得知黎雪(懷huai)孕後,曾家父母對黎雪的態度與看法頓時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雖然說很現實,但人生本來就是由無數的現實堆砌而成。

    婚禮在黎雪的孕期步入第五個月,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里舉行。

    由于女方家破產後也沒什麼繼續往來的親朋好友,因此結婚、訂婚都一起讓男方家長作主,一並在台中舉辦,席開六十六桌,場面相當熱鬧,但也累壞了新婚夫妻倆。

    所以,隔天早上便搭飛機往馬爾地夫度蜜月的兩人,在飛機上(睡Shui)得東倒西歪,男的打呼,女的流口水,一整個很沒形象。

    不過男的圈抱著女的,女的緊依在男的懷里那相互依偎又心滿意足的模樣,倒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然後不由自主感到幸福。

    輾轉換了好幾種交通工具,他們終于抵達目的地。

    關于這回的蜜月旅行,黎雪全權丟給曾呈羿負責,她唯一知道並由她決定的就是地點,她向往以久的馬爾地夫。

    在家里破產之前,她其實還滿常出國玩的,不過目的大多以購物逛街為主,悠閑娛樂為輔;但是經過這些年汲汲營營的忙碌生活後,她的心態整個大轉彎,只想找個風景優美,沒人打擾,可以徹底拋開一切生活壓力與煩惱的地方好好休息,所以她才選了美麗的馬爾地夫。

    藍天白雲、白(色)的椰林沙灘、漂亮的水上屋,還有泳池、涼亭、吊床……

    「啊啊啊……」

    一等服務生退開後,已經在飛機上(睡Shui)飽而顯得精神奕奕的黎雪看到這美景就興奮得驚呼連連。

    曾呈羿站在一旁微笑。

    「好棒、好棒、好棒,怎麼會這麼舒服、這麼漂亮、這麼讓人想在這里待上一輩子?老公,等我們退休後一起到這里來養老好嗎?」她雙眼亮晶晶的轉頭看他。

    「好,回去之後我會好好研究一下要怎樣才能成為這國家的居民。」他一本正經的點頭道。

    「我開玩笑的你(干gan)麼這麼認真?」黎雪忍不住失笑出聲。

    「看你的樣子好像很喜歡這里。」他笑道。

    「是很喜歡呀,但是再怎麼喜歡還是比不上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好。這里只適合渡假,偶爾來一次可以,要真的長住我可受不了,沒7-11……沒香雞排、沒珍珠(奶Nai)茶……」

    「都在想吃的,肚子餓了?」他似笑非笑的問道。

    「嗯。」她點頭,因為在飛機上他們都在(睡Shui),幾乎都沒吃。

    「等一下,我叫roomservice。」他立刻道。

    「會不會很貴?」她擔心的說。

    「出來玩就不要想錢的事。」他(吻wen)她一下,「還有,你老公我可是很會賺錢的,別替我省錢。」

    說完,他轉身去打電話。

    villa里的電話旁放了本飯店的服務項目簡介——當然是英文的。

    他拿起來看了一下後,立刻撥了通電話到服務櫃台點餐,全程都用流利的英文交談,讓她這個中文系畢業、英文有點爛的人一整個超羨慕又佩服的。

    唉,真希望她的英文也能像他這麼好,不過話說回來,現在她有他可以依靠,即使她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背不齊也不怕,呵呵。

    他總共點了一份沙拉、一份三明治和一份湯,三種東西的份量都不多,但因為距離晚餐的時間也不太遠了,所以把它當點心吃剛剛好,不怕待會兒的晚餐會吃不下。

    飽餐一頓後,兩人也不急著出外探險,因為接下來還有整整五天的時間,夠他們把這座小島逛個兩三遍了。

    「要不要下水游泳?」曾呈羿半倚在發呆亭里的吊椅上輕晃著,開口問她。

    黎雪看著眼前波光蕩樣的泳池,懶洋洋的搖了搖頭。

    「那你想做什麼?」

    「發呆。」

    「發呆?」

    「就這樣靠著你、賴著你發呆,可以嗎?」她抬起頭來對他咧嘴一笑,開口問道。

    「當然可以,讓你靠一輩子、賴一輩子。」他低頭(吻wen)她一下。

    吊椅載著兩人輕輕搖晃著,微風輕吹,白雲輕飄,兩人都沒再開口說話,就這樣徜徉眼前的美景之中,享受悠閑的幸福時光。

    「(睡Shui)著了嗎?」過了許久,曾呈羿輕聲問道。

    愈接近傍晚,晚風愈涼,他不得不出聲詢問,就怕老婆在不知不覺間(睡Shui)著了會著涼。

    「沒。」她輕聲應答,表示自己是清醒的。

    「會冷嗎?要不要我進去拿件衣服?」

    「不用。」她輕搖了一下靠在他肩上的頭,伸手輕撫著稍稍隆起的肚子對他說︰「(懷huai)孕之後,我好像變得比較怕熱,不怕冷。」

    「兩個人的體溫嘛。」他伸手覆在她手上,認真的交代,「不過即使如此你還是不能逞(強qiang),只要稍微感到涼意,就要加件衣服,別讓自己感冒了,知道嗎?」

    「是,老公。」

    「嗯,真乖,獎勵一下。」說完,他低頭給了她一記熱(吻wen)。

    「這是給你自己的獎勵還是給我的?」她似笑非笑的看著(吻wen)過她後一臉滿足的男人。

    「當然是給你的,難道你還不滿足?」他有些邪佞的挑眉道。

    「不滿足?」她哭笑不得的看著他,不料——

    「不滿足沒(關guan)系,再來。」

    「什麼?」她還沒搞懂他的意思,嘴巴卻又再一次被他以(吻wen)封緘。

    這一回他(吻wen)得更火熱、更徹底,靈活的舌頭在她嘴內熱切的探索著,(吻wen)得她差點就要喘不過氣來,也(吻wen)得她渾身發熱,(欲ru)望橫流。

    「老公……」她不由自主(輕qing)吟出聲,不自覺將手探進他上衣里,輕撫他結實的腹肌、(胸xiong)肌,向下滑回到他的腹肌,再往下——

    他猛然按住她的手,目光熾熱的抬起頭來看著她,表情緊繃嚴肅、隱忍壓抑。

    「醫生說沒(關guan)系,只要不要太激烈就好。」她紅著臉告訴他,知道過去這幾個月來他一直都在忍耐。

    「確定?」他沙啞的問,目光更熱。

    她羞赧的點點頭。

    他猛然深吸一口氣,再也無法壓抑的起身,一把便將她從吊椅上抱起來,大步走進房間,再小心翼翼將她放倒在鋪著鮮花的大(床chuang)上,跟著爬(上shang)床。

    「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他懸在她身上,沙啞的對她說。

    「嗯。」她微笑的輕應一聲,伸手摟住他的脖子,主動獻上自己的(紅hong)唇。

    這才是蜜月旅行呀,幸福、甜蜜又火熱。

    赤(chi)裸(luo)裸的火熱呀!

    五個多月後,黎雪產下一對龍鳳胎,幸福綿延不止。

    —本書完—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