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10章(1)

第10章(1)



    去了一趟婦產科確定黎雪真的(懷huai)孕之後,曾呈羿迫不及待的立刻撥電話回台中告訴父母這件事,結果事實證明了他對父母的了解還真是透澈。

    「等一下,呈羿,你剛才說什麼?」

    乍然听見這個消息,電話那頭的媽媽顯得有些難以置信,語音輕淺的就像害怕太大聲會把美夢驚醒一樣。

    「我說黎雪(懷huai)孕了。」他再說一次。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媽媽的聲音明顯透(露)著激動。

    「是真的,我們剛從婦產科出來。」

    「天啊,謝天謝地,我們曾家終于有後了,老天,謝謝禰。」

    媽媽立刻在電話那頭謝起天地來,語氣是那麼的激動、欣喜與感恩,讓他超級滿意。看樣子他和黎雪的婚事肯定是沒問題了。

    「媽,你的聲音听起來好像很高興。」他說。

    「我當然高興了,你知道我和你爸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嗎?我們曾家終于有後了,以後我再也不會覺得對不起曾家的列祖列宗了。」

    曾呈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覺得媽媽好像有點太夸張了,竟然扯到列祖列宗去。不過她待會兒听到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就高興不起來了。

    「媽,你先別這麼高興,因為孩子生不生還不一定。」他冷不防的開口說,讓電話那頭正在向爸爸轉述這個好消息的媽媽頓時沒了聲音。

    「呈羿,你剛才說什麼?」媽媽詫異的問道。是不是她听錯了?「什麼叫孩子生下生還不一定?我有沒有听錯?」

    「沒有。」

    「那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把話說清楚呀,不要只說句沒有。孩子為什麼生不生還不一定?」媽媽著急的催促道。

    「黎雪說要跟我分手。」

    「啊?」媽媽在電話那頭發出一個錯愕的聲響。

    「她說既然要分手了,這個孩子就不能留下來,因為她不想讓孩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還有她也養不起這個孩子,所以——」

    「你千萬不能和她分手!」媽媽激動的在電話那頭著急叫道。

    曾呈羿忍不住揚起嘴角,但說話的聲音和語調依然帶著煩惱與無力感。

    「我也不想和她分手,」他說,「但是她一直說要分手,我們還為了這件事吵了好幾次架,早上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昏倒送醫院,然後才發現(懷huai)孕的。」

    「什麼?昏倒送醫院?是不是動到胎氣了?」她一聲驚呼,「呈羿,你千萬不能和她吵架,不要害她動到胎氣,傷到(身shen)體和孩子,不管她要做什麼你都要順著她知道嗎?」

    「她要分手,要離開我,要墮胎我也要順著她嗎?」

    「當然不行!不能墮胎,也不能離開,分——分手……」電話那頭的媽媽說著突然停了下來,沒了聲音。

    「媽,你是不是不喜歡黎雪,希望我和她分手?」他問道。

    「她和你說的嗎?」媽媽沉默了一下,小心的問。

    「黎雪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我突然想到上回我打電話回家,媽不斷跟我說一個我不認識的女生的事,還說下次找機會和對方見見面。我已經和黎雪論及婚嫁,媽卻要我和別的女生見面,難道不是因為不喜歡黎雪?」

    「媽媽不是不喜歡她,只是……」媽媽欲言又止。

    「只是什麼?」他追問道。

    「沒什麼。」媽媽改口道,一頓,改以叨念輕斥的語氣說︰「你這孩子都讓人家(懷huai)孕了,現在還問媽媽喜不喜歡她要做什麼?」

    「如果媽不喜歡她的話,我想結婚的事就算了。」

    「什麼意思?你不和黎雪結婚了嗎?」媽媽驚聲問道。

    「如果媽真的不喜歡她的話,我若和她結婚,只會讓家里多了婆媳問題而已。我不想讓這世界上我最愛的兩個女人因為我而生活的不開心,所以媽若不喜歡她,我不會和她結婚,但是我會陪在她身邊一輩子,一輩子就只愛她一個女人。」他的語氣認真,義無反顧。

    「意思是如果媽媽不喜歡她,你不會和她結婚,但是這輩子也不會和別的女人結婚的意思,是不是?」媽媽的聲音突然變得有點(干gan)澀沙啞,好像受了很大的打擊。

    「對。」他沒有猶豫,也沒有心軟,斬釘截鐵的回答。

    他必須讓媽媽明白他對黎雪用情有多深,黎雪對他而言又有多重要才行。

    「你真的那麼喜歡她?」

    「不只是喜歡,我愛她,媽,很愛、很愛。」

    「我知道了。」電話那頭安靜了半晌終于傳來她妥協的聲音,「小雪就要替你生孩子了,你不愛她怎麼行呢?女人生孩子是件很辛苦的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體貼她知道嗎?你們的婚禮就等小雪的(身shen)體狀況穩定下來再辦。想不結婚,我和你爸可不允許,知道嗎?」

    「是。」

    「小雪現在人呢?」

    「還躺在病(床chuang)上休息,我在病房外打電話。」

    「那你快去陪她,我們晚點有時間再聊。還有,你跟小雪說,媽過幾天再上台北看她,順便幫她補補身子。她實在是太瘦了,生孩子需要花力氣的,她得吃胖點將來才會有力氣生孩子。」

    「我會告訴她的。」曾呈羿一頓,忍不住問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媽,如果小雪肚子里的孩子是女的,你會不會很失望?」

    「已經知道孩子是男是女了?」媽媽在那頭驚呼道。

    「怎麼可能?現在才剛(懷huai)孕而已。」他哭笑不得。

    「那你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孩子的(性xing)別不是媽希望的,媽會不會突然又改變對小雪的態度,變得不喜歡這個媳婦?」他直言不諱的說,決定一次搞定。

    「你這個孩子……」媽媽似乎有些無言以對。

    「對不起,媽。就像我剛才說的,我不想讓這世界上我最愛、最在乎的兩個女人因為我而變得不開心,所以——」

    「媽懂你的意思,我不會重男輕女,只要是你的孩子,媽都疼,也會疼你的媳婦,這樣可以嗎?」媽媽投降道。

    「媽,這話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其實媽也知道小雪是個好女孩,只是她家的狀況……媽是不想你太辛苦。」

    「我一點也不辛苦,媽。事實上我現在很幸福,這輩子就現在最幸福、最滿足。」他認真道。

    「媽知道了,你好好照顧小雪。還有,記得問醫生孕婦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你們都沒經驗,很多事不懂,問醫生就對了。」媽媽交代道。

    「我知道了。」

    「那你去照顧她吧。」

    「好,媽再見。」

    「再見。」

    看著手機面板上顯示結束通話的畫面後,曾呈羿將手機收起來,轉頭看向一直安靜坐在他身邊,听他全程以擴音方式和媽媽講電話的準老婆。

    「感覺怎麼樣?」

    「感覺你好會說謊。」黎雪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其實心里既輕松又感謝。

    他為什麼好像永遠都能看穿她極力隱藏的不安,並且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對癥下藥才能治愈她的不安呢?

    她覺得自己能愛上他並被他所愛,肯定是前世修來的福氣,要不然這輩子她何德何能擁有他?

    「哪有,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

    「什麼真心話?我還躺在病(床chuang)上休息?」她揶揄他。

    「我愛你,很愛、很愛。這輩子我不會和別的女人結婚,如果我們真的沒辦法得到長輩的認可結婚,那麼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一輩子只愛你一人。」他凝視著她說。

    隨著他一字一句、深情款款的表白,黎雪忍不住鼻頭發酸,眼眶泛淚,無法遏制心里的感動。

    「討厭!」她掄起扮拳捶了他一記,哽咽的怪他道︰「(干gan)麼害我哭啦。」

    「我以為你會得意的笑,誰知道你會哭。」他一臉無辜的表情,然後感嘆的搖頭晃腦道︰「孕婦的情緒果然是起伏不定,看樣子我未來九個月難過了。」

    她輕笑出聲,破涕為笑的嬌嗔道︰「我才沒那麼難伺候。」

    他笑了笑,他當然知道,只是想逗逗她而已。

    「現在可以放心了?不會再胡思亂想亂擔心了?」他替她拭去眼角的淚水,溫柔的雙眼凝望著她問道。

    她咕噥道︰「我哪有在胡思亂想亂擔心?」

    「你知道你在晚上(睡Shui)覺的時候會哭嗎?」他嘆息的說。

    「啊?」她愕然的瞠大雙眼。

    「似乎是無意識的,我叫過你,你輕應一聲,轉個身不一會兒就又(睡Shui)著了,沒再哭。早上醒來之後,我問你是不是作惡夢了,你都回答說沒有。」

    黎雪眨了眨眼,愣了愣,記得他的確曾經在早上醒來時間她是否作惡夢的問題,而且好像還不只一次。

    原來她在晚上(睡Shui)著後竟會無識意的哭泣?好丟臉喔。

    「你的壓力太大,太會胡思亂想了,即使跟你說有我在,一切都交給我來處理,你還是沒辦法放松,把壓力和擔心全積壓在心底。這就是你一直胖不起來的主要原因,你知道嗎?」他一臉無奈又心疼的看著她說。

    「這也是你每天每夜這麼拼命,想讓我盡快(懷huai)孕的主要原因?」她瞬間恍然大悟,突然了解到如果他都已經決定了就算他媽媽真的沒辦法喜歡她,他可以不結婚也要陪在她身邊一輩子,那麼她早些(懷huai)孕或晚些(懷huai)孕,又或者不孕或不想生,其實根本都沒差。

    他之所以會這樣日(操cao)夜也(操cao),拼命的想讓她早點(懷huai)孕,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想將她的壓力從心底連根拔除。

    因為只有讓她(懷huai)孕,讓她母憑子貴,再讓她親耳听到他媽媽對她改變態度,她才能真正放下,不再胡思亂想,不再感覺到壓力。

    他怎能如此了解她的心情、她的需要,總是帶給她依靠和滿滿的安全感?

    「其實也有一半是因為情難自禁,誰教你這麼迷人!」他微笑低頭(吻wen)了(吻wen)她。

    「我愛你。」她目不轉楮的看著他說。千言萬語,真的只有這句話能表達她此刻澎湃的心情。

    「那就愛我一輩子吧。」他咧嘴道。

    「好,愛你一輩子。」她迅速點頭,深情的再次許諾,「愛你一輩子。」

    他微笑,親(吻wen)她。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