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9章(2)

第9章(2)



    唉,好累。

    自從曾呈羿再次介入她的生活,讓她辭了晚上在夜市的兼差之後,黎雪的(身shen)體狀況一直往好的方向走,近來已經甚少一覺醒來後感覺疲累了。

    可是最近疲累的感覺又再度找上她來,讓她早上醒來總有一種想繼續賴床賴到天荒地老的感覺,而這都要怪曾呈羿,竟然真的每晚纏著她**m做的事,害她被折騰到(睡Shui)眠不足。

    「起床了,小懶蟲。」罪魁禍首去浴室梳洗完畢後,回到床邊拍拍她被單下的裸臀說。

    她忍不住嬌瞪了他一眼,搞不懂明明出力的都是他,為什麼累到爬不起床的人卻是她?太郁悶了!

    「我今天要回家。」她坐起身說。

    「好,下班後我陪你一起回去。」

    「我是說我今晚要回家住。」

    曾呈羿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會兒,(曖ai)昧的一笑後開口調侃她,「這樣就受不了啦?」

    「誰受不了了?」她嬌嗔的瞪了他一眼,臉卻不爭氣的紅了。

    「好吧,今晚放過你。不過你還是得跟我回來,不許住娘家。」

    「為什麼?還有,我又還沒有嫁給你,什麼娘家?那里是我家!」

    「因為我會想你想到(睡Shui)不著。」忽略她說還沒嫁那句話,他目不轉楮的凝視著她,輕聲的回答道。

    黎雪的氣,不管是郁悶之氣,還是惱羞成怒之氣,瞬間整個都消散了。

    「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會說甜言蜜語。」

    「這不是甜言蜜語,是實話實說。沒你在身邊,我真的會想你想到失眠(睡Shui)不著覺。」他伸手將她圈進懷中,低頭親(吻wen)她。

    他的(吻wen)有牙膏的味道,讓她突然感到一陣作嘔。

    她急忙推開他,捂著嘴巴,連件蔽體的衣服都來不及抓來穿,赤(chi)裸(luo)裸的就往浴室沖去。

    「黎雪?」曾呈羿在她身後一臉愕然。

    黎雪沒時間理他,迅速沖進浴室後,立刻蹲到馬桶前吐了起來。

    「嘔!嘔!」

    隨後緊跟上來的曾呈羿看到眼前的情況,整個人都呆住了,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跑到她身邊輕撫她的背部。

    「怎麼會這樣?剛才不是還好好的?你哪里不舒服?」他眉頭緊蹙,一臉擔憂的問。

    黎雪吐了兩輪,惡心感終于漸漸退去,才有辦法開口說話。

    「呈羿,你可不可以晚點再去公司上班,先陪我去趟醫院?」她虛弱的說。

    「當然。你(身shen)體不舒服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去上班?來,還有力氣走路嗎?沒有的話我抱你。」他扶她起身,一臉擔憂的看著她蒼白的臉(色)柔聲問道。

    她驀然笑了起來,「我沒這麼虛弱。」

    「你還笑得出來?」他皺緊眉頭,小心翼翼將她扶回床邊,要她(上shang)床躺下,「還會想吐嗎?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

    「都吐了還說很好?」他有些氣惱。

    見他擔心的模樣,雖然(身shen)體不適,她卻打從心底甜滋滋的笑了。

    「你還笑?」他已經開始有點氣急敗壞了。

    「看你這麼關心我,我覺得很開心,開心了自然就會笑呀。」她拉著他的手,笑盈盈的對他說。

    曾呈羿一整個無言以對,只能用莫可奈何的表情看著她。

    「其實我會笑除了因為你對我的關心外,還有一個原因。」她笑容滿面卻又有點神秘兮兮的對他說。

    「什麼原因?」看她好像真的沒事了,他稍微放下心來陪她聊天。

    「你听過晨吐嗎?」

    「我只听過晨泳,沒听過晨吐。」他莫名其妙的回道。

    「那麼孕吐呢?」她雙眼進出慧黠的精光,滿臉掩不住的笑意。

    「孕……」他倏然瞠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又驚喜萬分的表情抓住她的手,激動的緊盯著她說︰「你的意思是說,你剛才那個吐……那個晨吐……那個孕吐,那個、那個……」

    「你語無倫次了,呈羿。」她漾起一朵美麗的笑花。

    「是真的嗎?你(懷huai)孕了?確定嗎?」

    「不確定。」

    猶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曾呈羿不由自主僵滯了三秒鐘。

    「不確定?」他哭笑不得的看著她。

    「我又不是醫生,也還沒用驗孕棒測試過,要怎麼確定呢?所以我才要你陪我去醫院檢查呀。」她理所當然的答道。

    他再度無言的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她笑眯眯的看著他,緩慢補充道︰「我有預感應該八九不離十,因為我的經期已經遲了三天了。」

    一陣心喜頓時漫過心頭,不過經過剛才的大起大落後,曾呈羿這回倒是鎮定了不少,沒再語無倫次。

    「你怎麼沒告訴我這件事?」

    「怕說了會讓你空歡喜一場呀。」她不得不謹慎點。

    「那現在就不怕嗎?畢竟一樣還沒確定。」

    「可是現在我預感(強qiang)烈,所以不一樣。」

    「就因為剛才的『晨吐』嗎?」

    「嗯。」她笑容滿面的點點頭。

    「離看診的時間還久,要不要我先去便利商店買盒驗孕棒回來測試?」

    她毫不猶豫的點頭。

    「那好好待在(床chuang)上等我回來。」

    「嗯。」

    臨走前,他低頭想親(吻wen)她,卻冷不防被她捂住了嘴巴。

    「暫時別(吻wen)我,你嘴巴里有牙膏的味道,剛才我就是因為那味道才嘔吐的。」她皺著眉提醒。

    「牙膏的味道?」他有些莫名其妙。

    「快點去,順便幫我買早餐。」她推了推他,「我想吃蛋餅和水煎包還有湯包,記得幫我加調味料,我要辣一點。」

    「我以為你剛吐過會沒食欲。」他哭笑不得的看著她說。

    「我也以為。但……」她聳了聳肩,「不知道,我就是突然很想吃就對了,幫我買。」

    「就算你想吃鮑魚魚翅,我也會幫你買。」他笑著允諾,笑得連眼楮都快看不見了。

    半個小時後,曾呈羿去而復返,帶回來一大袋早餐與三盒驗孕試劑,以及三種不同品牌與味道的牙膏回來。

    看見預料外的牙膏出現在袋子里,黎雪先是一愣,隨即揚唇輕聲笑了起來。

    沒想到她剛才隨口說了一下,他就體貼的幫她買新的牙膏,還擔心只買一種會不合,一買就買了三種,比她還要細心。她根本連想都沒想到好嗎?

    他疑惑的問︰「什麼事這麼好笑?」

    她笑著搖搖頭,然後突然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印下一(吻wen)。

    「我做了什麼好事?」他挑了挑眉頭,(露)出一副詢問的表情。

    「不知道就好。」她笑著又(吻wen)了他一記,這才拿起驗孕劑,心情愉悅的哼著歌走進浴室。

    相對于她的愉快,曾呈羿就顯得有些坐立不安了。

    他站在浴室門外不斷深呼吸,緊張到不行,滿腦子幻想。

    如果她真的(懷huai)孕了,他待會兒就要打電話回台中告訴爸媽這個好消息,然後趕緊籌備婚禮將她娶進門,讓她成為名正言順的曾太太,他曾呈羿的太太。

    她將會是最美的新娘,最幸福的孕婦,最讓公婆不得不小心呵護的媳婦,所有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大家都會歡歡欣欣、快快樂樂的迎接她肚子里的小生命,然後幸福喜樂。

    唉,光用想的他就覺得好開心,好迫不及待。

    「黎雪,怎麼樣,結果出來了嗎?」他揚聲問浴室里的她。

    「等一下。」浴室回蕩著她的聲音。

    他深呼吸,耐著(性xing)子又等了一下。

    等呀等,等呀等,怎麼還沒好呢?不是已經過了好幾分鐘了嗎?驗孕需要這麼久的時間嗎?

    「黎雪,怎麼樣?結果出來了嗎?」忍不住的,他又揚聲問。

    浴室的門「喀」的一聲被打開,黎雪臉上不見一絲喜(色),面無表情的從里頭走了出來。

    曾呈羿可以感覺到自己一顆心直直往下墜。不過現在不是他顧慮自己心情的時候,最需要安慰與打氣的人是黎雪才對。

    「沒(關guan)系,這只是第一個月,以後每個月都有機會。」他立刻走上前,張開雙手將她擁進懷中,柔聲安慰她。

    「陰(性xing)反應……」她在他(胸xiong)前低聲開口道。

    「我知道,沒(關guan)系。」他柔聲安撫她。

    「……有一個,陽(性xing)反應有兩個。」她緩緩把後面的話說完。

    曾呈羿頓時有種石化的感覺。

    陰(性xing)反應有一個,陽(性xing)反應有兩個的意思是……

    他低頭看她,只見她眉開眼笑,雙眼晶亮,哪里還有剛走出浴室時的失落模樣?

    「你耍我?」他恍然大悟,難以置信的看著她指控道。

    她笑容可掬的看著他,一點歉疚懺悔的跡象都沒有,只是笑得很幸福,整張臉都洋溢著光采,讓他的心也跟著被幸福包圍。

    「黎雪。」他深情款款的喚她。

    「(干gan)麼?」她笑容滿面,幸福洋溢的看著他問道。

    「我愛你。」在這樣的時刻,千言萬語都比不上這一句。

    她臉上漾出甜甜的笑,然後將臉埋進他懷里,伸手環抱著他。

    「我也愛你。」

    愛不滅,永相隨。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