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9章(1)

第9章(1)



    我在你公司樓下等你下班。

    簡訊才傳出去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黎雪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著曾呈羿的名字。

    「喂?」她在花圃邊坐下。

    「你現在在哪?不會真的已經在我公司樓下了吧?」他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來。

    「對呀。」她想輕松的回答,但話出口後語氣卻莫名變得有些無力與沉重。

    「你蹺班嗎?」他開玩笑問道。

    「下午有事請了幾個小時的假。」

    「什麼事?」他驚訝的問。

    「等你下班,見了面再說。」這不是三言兩語或說完就算的事情,她不想影響他工作的心情。

    「我還有些文件要處理,今天沒辦法準時下班,你要不要先找個地方坐下來等我,或者是直接上樓來等我?」他沉默了一下才說。

    「我上去方便嗎?」老實說她現在很想待在看得見他的地方,只要看著他,明確的知道他就在她眼前並沒有走遠,她就不會胡思亂想,忐忑不安。

    「不要在我辦公室里(誘you)惑我,讓我沒辦法專心工作就好。」他開玩笑的說,語帶笑意。

    「那我還是不要上去好了。」她怕自己會情不自禁。

    「你真想(誘you)惑我?」他頓時笑出聲來。

    「我真的想親你、抱你、愛你,想膩在你身邊一輩子,就算你嫌我煩都不走開。」她喃喃自語般的低聲說。

    「(發fa)生了什麼事?你有點不對勁。」他警覺的問道。

    她無聲的苦笑了一下,「有這麼明顯嗎?」

    「上來,到我辦公室來。」他說。

    「你先工作把事情處理完吧,我會在樓下等你。」

    「現在就上樓來,或者我下去。」他沉聲道。

    「你好霸道。」

    「你上來或我下去。」他以嚴肅的口(吻wen)又說了一次,沒讓她轉移話題。

    「我上去。」她投降了。她上去的話,至少他還能待在辦公室里做點事,如果讓他下來的話,那就真的什麼事都別想做了。

    「好,我等你上來。」

    「我先到附近便利商店買瓶飲料再上去,你要不要我帶什麼上去?」拖點時間,讓他多少能做點事。

    「不用。快點上來。」

    「嗯,你先工作,待會兒見。」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之後,她這才姍姍來遲的搭上電梯,來到曾呈羿位在二十二樓的上班地點。

    他已事先交代櫃台小姐,所以她一報出姓名,櫃台小姐便立刻起身離開座位,恭敬的將她帶往他的專屬辦公室,敲門進入。

    「怎麼這麼久才上來?」櫃台小姐一帶上門離開,他立刻朝她皺眉道。

    她笑了笑走向他,將手里的咖啡遞給他。

    「工作很忙嗎?預計要加班到幾點?不會要我待會下去幫你買便當吧?」她問他,臉上雖帶著微笑,但卻笑得有點僵硬。

    「你下午為什麼請假?」他目不轉楮的看著她直接問,連一分一秒都不浪費。

    「你先工作好嗎?我坐在這兒陪你,等你工作結束之後我們再談。」她輕嘆一口氣,柔聲對他說。

    「看你一副心事重重、(強qiang)顏歡笑的樣子,要我怎麼工作?」

    「所以我剛才才說我在樓下等你。」她苦笑道。

    「到底(發fa)生了什麼事?告訴我。」他離開座位走到她身邊,將她拉進懷里。

    「你先工作好嗎?等你做完我再告訴你。」她輕輕推著他。

    「黎雪……」

    「拜托,」她求道︰「我不想讓你的工作受到影響。」

    「我已經受影響了。」他低頭輕(吻wen)了她一下,無奈的看著她說︰「快點說,愈快說我才能愈快回去工作。」

    「呈羿……」

    「不要浪費時間了,快說。」他柔聲催促道,然後將她帶到沙發區,拉她一起坐下,好整以暇的等她開口。

    「下午伯母來台北找我。」黎雪又猶豫掙扎了一會兒,這才吁了口氣緩緩開口。

    「伯母?你是說我媽嗎?」曾呈羿愕然的瞠眼。

    「嗯。」她輕應道。

    曾呈羿的臉(色)瞬間嚴肅了起來,「她跟你說了什麼?」

    「伯母已經知道我家里負債的事了。」

    「她怎會知道?」

    「我媽說的。對不起,我忘了交代她別提這件事。伯母她……她似乎很生氣,認為我們有意隱瞞此事,雖然這也是事實,但是……」她無奈的吸一口氣再深深吐出來,然後直接把結論告訴他,「伯母她希望我和你分手。」

    「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媽。」

    他說著便要起身去打電話,卻讓黎雪伸手拉住。

    「你打電話給伯母做什麼?」

    「跟她說我絕對不會和你分手。」

    「你要這樣傷你媽的心嗎?況且這件事你爸應該也知道,而且也同意你媽這樣做。」

    「你怎麼知道?」他震驚的問。

    「因為你媽在說話的時候一直都用『我們』。」她輕扯唇瓣,神情無奈,(強qiang)忍心痛的看著他說。

    曾呈羿眉頭緊蹙,心情亂成一團。如果只有媽媽一個人反對還好處理,倘若連爸爸都反對的話,那就——

    「呈羿,我不希望你為了我和你爸媽吵架,不要傷他們的心。」她輕聲對他說。

    「不傷他們的心,難道你要和我分手嗎?」他有些動怒的質問她,然後一把將她拉進懷里,緊緊擁抱著。「別想!我說過,這輩子你都別想再離開我了。」

    黎雪將下巴靠在他肩膀上,無聲嘆息。如果可以,她也不想離開他,一輩子都不想。

    「你比較了解你爸媽的個(性xing),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們不得不接受我嗎?」她說,現在也只能動歪腦筋了。

    「你說不得不嗎?」他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她的雙眼中多了一抹異彩。

    「你有辦法嗎?」

    「有。」他緊盯著她點頭說,臉上的陰霾瞬間有如撥雲見日般一掃而空。

    「什麼辦法?」她心生希望,迫不及待的問道。

    「奉子成婚。」他咧嘴笑。

    她呆了一下,臉不由自主的慢慢紅了起來。

    「只要有了孩子,我爸媽就無法再反對了,畢竟那可是他們千盼萬盼,求之不得的金孫。到時候別說反對了,他們會把你當寶,當成我們曾家的貴人。」曾呈羿笑容滿面,信心十足的說道。接著他頓了頓,(曖ai)昧的追加了一句,「所以我們以後要天天做。」

    她的臉瞬間整個都紅了起來,嬌瞠了他一眼。

    「事不宜遲,我看我們現在就來做吧。」

    他用一本正經的語氣開玩笑道,結果被她伸手捶了一記。

    「別鬧了。」

    「只要把門反鎖就行了。」他繼續逗她,結果換來她更用力的一捶。

    「哎,你謀(殺sha)親夫呀?」他揉了揉被她捶痛的肩膀說。

    她沒好氣的白他一眼,明白他只是想讓她放輕松而已,不過她真的沒辦法像他想的那麼簡單、那麼樂觀。

    「如果我剛好不孕呢?」

    她的月事上個月底來了,這表示之前他們在沒避孕的情況下歡愛,她依然沒有(懷huai)孕。

    她不知道在沒避孕的情況下(懷huai)孕的幾率是多少,高或低,但是如果他們倆的未來是取決于有沒有辦法(懷huai)孕生子這點上,她就沒辦法不擔心了。

    「你想太多了。」曾呈羿哭笑不得的說。

    「不是我想太多,而是如果我真的不幸得了不孕癥呢?結果是不是就得分手?」

    「不要說傻話。」他用額頭輕撞了她一下以示薄懲,「如果我們倆有誰不孕,生不出孩子,那我們就去領養一個或兩個,像你爸媽養育你那樣,養育出乖巧、听話、懂事、聰明,以後長大了還會孝順我們的好兒子、好女兒。」

    「你爸媽不會允許的。」她有些感動,卻依然實際的說。

    「只要跟他們說問題是出在我身上,他們也莫可奈何。重點是,我們現在一定要討論這八字都沒一撇的事嗎?」他忍不住嘆息。

    「我只是擔心。」

    「沒什麼好擔心的,我不是跟你說過一切有我嗎?」他的目光柔情似水,卻又堅定異常,讓人心安。

    「嗯。」黎雪看著他點了點頭,提醒自己以後不管(發fa)生什麼事都要信任他,相信他絕對有辦法解決,自己根本就用不著擔心。

    看她臉上的神情好像終于雨過天青似的豁然開朗,他低頭溫柔的(吻wen)了她一下,然後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把桌上的筆電拿過來遞給她。

    「無聊的話就上網,等我工作告一段落,再去吃晚餐,然後一起回家?」

    兩人自(關guan)系確定後,黎雪偶爾會夜宿他家。

    她微笑點頭,接過筆電後開機上網,安靜等他下班。而曾呈羿則轉身回到辦公座位上低頭專心工作,直到七點多才結束,和她兩人手牽著手、肩並著肩一起離開公司。

    在他們離開時,公司里仍有少許未下班的人,看見了這畫面都兩眼發直,壓根沒想到向來作風(強qiang)硬、不苟言笑的副總竟也會有如此柔情似水、輕聲細語的一面,果然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呀。

    不過話說回來,副總的女友還真是漂亮。

    副總配美女,才子配佳人,果然是令人羨慕的配對。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