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8章(2)

第8章(2)



    十分鐘後,請好假的黎雪背著皮包下樓,回到曾母面前。

    「伯母,您午餐吃了嗎?有沒有想吃什麼,我帶您去吃。」她柔聲問道。

    「不用了,這附近有沒有公園,或者人比較少有椅子坐的地方?」曾媽媽搖頭說,看樣子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

    「有,走這邊。」

    黎雪將曾母帶到附近的咖啡簡餐店,確定她什麼都不想吃後,替兩人各自點了杯飲料後便直接進入主題。

    「伯母,您特地上來找我,不知道有什麼事?」她問道。

    「黎小姐,雖然這樣說有點對不起你,但可不可以求你離開我兒子?」

    雖然早有無事不登三寶殿的預感,黎雪還是被這直白的要求震得面無血(色)。

    「我知道這樣要求你很過份,但是請你體諒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有一個媽媽會眼睜睜看自己的兒子自討苦吃卻不阻止的。所以,請你和他分手好嗎?」

    「伯母,我不懂。」黎雪面無血(色)的搖頭說。她有些听不懂,什麼叫自討苦吃?

    「你長得這麼漂亮,還這麼會煮菜,一定有很多男生想娶你,所以請你放過我兒子好嗎?我們會一輩子感激你的。」

    黎雪再次搖頭,還是沒能明白問題出在哪里。

    「伯母,為什麼您會突然這麼說,那一天您不是已經接受我了?」她喉頭突然一陣(干gan)澀,微啞的問道。

    「那天和你母親通過電話後我才知道,我本來不知道你家欠了別人這麼多錢,還要我兒子拿錢出來幫忙還債。」

    黎雪渾身一震,終于明白問題所在了。但是這個問題要她如何解決,如何對癥下藥?她家負債很多是事實,曾呈羿要拿錢幫她還債也是事實。她能說什麼?說她絕對不會讓曾呈羿幫她出錢還債嗎?

    如果她這樣說,曾媽媽會相信嗎?

    「如果不是你媽媽在電話中提到,你和呈羿是不是都不準備告訴我們?你怎麼可以這樣呢?做人不可以這樣。」曾媽媽責怪的控訴道。

    「伯母……」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事是曾呈羿要她別提的,說他們能解決的事沒必要讓長輩煩心。

    「我和他爸爸辛辛苦苦把他養大,並不是要讓他陪你吃苦受罪的,那麼大筆金額的欠債……」曾媽媽看著她,咬了咬牙道︰「對不起,我們真的沒辦法接受。我們曾家不求娶到一個大富大貴的媳婦,但是至少也不可以像你們家這樣,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們做父母心疼兒子的無奈。」

    黎雪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沉默以對。

    「自從我們家呈羿賺了很多錢回家之後,有很多人上門提親,那些女生的條件都很好也長得很漂亮,他會有很多選擇的對象。所以,請你看在他爸爸都已經這麼老,我的(身shen)體也不是很好的份上,和他分手好嗎?」

    說完,曾媽媽突然站起來朝她彎腰低頭,鞠了九十度躬。

    「我求求你,黎小姐,拜托你。」

    黎雪差點被嚇壞了,急忙跳起來將她的(身shen)體扶直。

    「伯母,您不可以這樣,不要這樣。」她拼命央求著道。

    「拜托你,黎小姐,求求你跟我兒子分手好嗎?我會一輩子感激你的。」曾媽媽緊緊抓著她的手,冀望的緊盯著她求道。

    黎雪既傷心難過又不知所措,雖然她能體諒她身為母親的想法和心疼兒子的無奈,但是曾媽媽怎能求她做這種事?她到底知不知道曾呈羿的想法,知不知道這樣一意孤行、自以為是的決定絕不是她兒子想要的?

    「伯母,這件事您可以跟呈羿說嗎?如果他同意分手,我可以向您保證,我絕對不會抓著他不放。」她向她保證。

    「那孩子從小就死心眼,不會听我的話的,所以我才會來求你。」

    「照您所說的,他不會听您的話。那麼等我和他分手後,您確定他就會听您的話和別人交往結婚?」她認真的問道。

    「我們不會要他一定得和哪家小姐交往,他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

    「如果他都不喜歡,只喜歡我呢?」

    「就算這樣,只要你和他分手,他就沒辦法了。」

    黎雪有些無言以對,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反駁她。

    「伯母,」她深吸了一口氣,緩聲開口,「我不知道呈羿有沒有向您說過,在這之前我和他就曾經交往過了,中間因為一些原因我們分開四年,這在四年中間他一直都沒喜歡上別的女生也沒和別的女生交往。您覺得如果這次他再和我分手,他要花多久的時間才會喜歡上別人?」

    曾媽媽被嚇到張口結舌的看著她,半晌說不出話。

    「你們以前曾經交往過?」

    「對。」

    「分開了四年,呈羿卻還一直喜歡你?」

    「嗯。」

    「所以我就說他死心眼,那個傻小子、笨呆子。」曾媽媽喃喃自語的罵道。

    「所以,伯母,不是我不答應您,而是這件事我答應了沒用,請您去跟呈羿談好嗎?只要他同意分手,我一定二話不說立刻和他分開。」她認真的承諾道。

    曾母眉頭緊蹙,猶豫不決的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他不會听我的話的,所以還是請黎小姐直接跟他分手,等你們分手之後我們會好好勸他的。」

    「伯母……」

    「拜托你,我求求你了,黎小姐,求求你。」說著她又再度對她彎腰拜托。

    「伯母,拜托您別這樣。」

    「黎小姐,雖然我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你,但是我只有這個兒子,所以拜托你、求求你——」

    「伯母,我也拜托您、求求您別再求我了。」黎雪忍不住紅著眼眶(插cha)話,「至少……您至少也要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到底該怎麼做吧?」

    「黎小姐,我有五十萬存款,只要你願意和呈羿分手,我會把那五十萬全部都給你的。」听見她要考慮,曾媽媽立刻端出補償金。

    黎雪怔愣了一下,真的是哭笑不得。

    五十萬?她只能說曾媽媽真的很純樸,太純樸了!

    如果和曾呈羿結婚,他會幫忙償還七千八百萬的債務,和離開他卻只能得到五十萬現金,這兩種選擇只有呆子和白痴才會選擇後者。而曾媽媽竟然說如果她願意分手就給她五十萬,這實在是很讓人無言以對。

    「伯母,不管我會不會和呈羿分手,我都不會拿您的錢的。」她告訴她。

    「你是不是嫌五十萬太少了?如果是——」

    「不!」她遏制不住的打斷她說,「您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我絕對不會拿您的錢,即使是一塊錢都不會拿。因為我並不是為了錢才和呈羿在一起的,所以我不要分手費。」也請您不要污辱我。

    「可是——」

    「您待會就要回台中了嗎?還是要去呈羿那里,我幫您叫車吧。」她直接打斷她問道,因為沒必要再談下去了。

    她已經徹底明白曾媽媽的意思了,曾家沒辦法接受一個家里負債累累的媳婦,希望她能和曾呈羿分手,並且由她主動開口。

    很狠,很傷人,很——過份,但她能說什麼?

    她家負債是事實,曾呈羿要幫忙還債也是事實,她有什麼資格感到生氣或覺得委屈?

    「黎小姐……」

    「對不起,伯母,請您先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去櫃台結帳。」她迅速說道,然後拿起皮包走向櫃台,結束會談。

    她並不想和曾呈羿分手,也答應過他不會再將他推開,所以關于分手的事她沒有置喙的余地,除非她的存在對他而言真的只是負擔,或者是已為他帶來痛苦與掙扎,那麼她就會替他做決定離開他。

    這是她早在那天與他一起南下台中前就做好的決定,因為她對于曾家父母是否會喜歡她一點信心都沒有,尤其在听說他們已替兒子挑好相親的對象之後就更擔心了。

    結果,他們對她的喜歡與滿意竟然只維持了三天,她真的非常難過。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曾家父母能夠喜歡她,這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曾呈羿,因為她太明白他對她的感情以及對父母的孝心,如果他父母堅決反對她的話,最痛苦難過的人是他。

    怎麼辦,她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幫他?

    早知道媽媽會把家里負債數千萬的事說出來的話,她一定會事先交代她別說的。

    不,現在想這些都已經沒用了,因為事情已經(發fa)生了。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增加呈羿的煩惱,一切依他希望的去做,直到他沒辦法再做出任何決定,得由她替他做決定那天為止。

    她絕對不讓他痛苦的左右為難,絕對不會。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