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8章(1)

第8章(1)



    (脫tuo)離那群豺狼虎豹的圍困走出公司大門後,黎雪將曾呈羿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看了半天後終于點頭領悟道︰「原來你是個名人。」

    「真的,我也沒想到我竟然是個名人,你們出版社的人還真是見多識廣,竟然連我這個小人物都認得出來。」曾呈羿苦苦一笑。

    台灣人才濟濟,名人滿街都是,財力雄厚的富二代小開、白手起家的年輕老板、自行創業的青年才俊多不勝數,媒體可以聚焦追逐的目標眾多,曾呈羿怎麼也沒想到像他這麼一個平凡人,竟然也被注意到了。

    所以當剛才被黎雪雜志社的同事認出來時,他真的很驚訝。

    但是相對的他也覺得很自豪,因為這證明了他的確已經擠入成功人士之列,以他的年紀可算是成就非凡了。

    「你覺得怎麼樣?」握住身旁女友的手,他開口問她。

    「什麼怎麼樣?」黎雪不解的抬頭看向他。

    「我的成就,有讓你與有榮焉嗎?」他微笑的看著她,表情有些得意。

    「有。」她笑著直點頭,毫不吝惜表現出自己對他的崇拜與贊美。

    「那麼這個周末跟我回台中一趟吧,丑媳婦該見公婆了。」他開心的咧嘴一笑。

    「我很丑嗎?」她輕怔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捉他語病。

    「嗯……」他上下打量著她,然後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再胖個五公斤才可以升級為美媳婦。」

    「五公斤太多了,三公斤就好可不可以?」她和他討價還價。

    「不行。」他搖頭道。

    「那丑媳婦還是不要去見公婆了,免得被嫌棄。」她故意道。

    「再不去見,你老公我就要被人端上桌了。」

    「什麼意思?」

    「我爸媽要我這星期回家相親,我只好老實招說我有女朋友了,這星期會帶他們的媳婦回家看他們。」

    「你竟然先斬後奏!」她難以置信的瞠大雙眼。

    「沒辦法,難道你真要我回老家相親?」曾呈羿一臉無奈的看著她說。

    自從他衣錦榮歸的事在鄉里傳開之後,就不斷有人攀親帶故上門想替他作媒。

    爸媽自然是笑得闔不攏嘴,三不五時就喜孜孜的打電話來報告近況,但他卻有些不堪其擾。

    尤其當爸媽遇見條件不錯,讓他們兩老怎麼看都覺得滿意的對象時,他簡直就快被煩死了。最近便是這種情況,好在他已經把黎雪搞定,可以永絕後患。

    黎雪眨著大眼問他。「你爸媽很著急你的婚事?」

    「我爸今年都七十了,你覺得呢?」他不答反問。

    黎雪無言以對。

    她爸媽才六十不到,就已經常在她面前暗示他們年紀大了,想抱孫的心願,他爸都七十了當然更急。還好,她也覺得自己到了該生孩子的年紀,所以不介意結婚後立刻(懷huai)孕生子,她現在只擔心一件事。

    「你爸媽他們會喜歡我嗎?」她憂心忡忡的問他。

    長輩大多喜歡兒子娶個福態媳婦,像她這麼瘦巴巴又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她很擔心他父母會不中意她。

    「當然會。」他毫不猶豫的回答。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是他們的兒子。」他信心十足的對她說。

    看他一臉信心滿滿的模樣,黎雪稍微安心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些。

    「你很擔心?」他問她。

    「嗯。」她老實承認。

    「我很開心。」他咧嘴道。

    「落井下石嗎?」她皺緊眉頭,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會擔心就表示你真的很在乎我,所以我很開心。」他解釋著將她拉到(胸xiong)前,雙手圈抱著她柔聲說︰「放心,有我在。」

    「嗯。」她點頭,心跟著踏實。

    「上車吧,晚上想吃什麼?」他(吻wen)她一下,接著松開她,伸手替她拉開車門。

    她搖頭,沒有特別的想法。

    「你有什麼建議?」坐上車後,黎雪看著他繞過車頭坐進她身邊的駕駛座,開口問他。

    「麥當勞?」

    他一邊發動車子,一邊亂建議,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呀,听說吃速食很容易發胖,我剛好需要增胖。」她笑道。

    「這種胖法太不健康了,禁止。」他立刻皺眉。

    「是你說要吃麥當勞的。」

    「偶爾吃一次沒(關guan)系,但想靠吃速食增加體重的話,嚴格禁止。」他以一臉嚴肅的表情說。

    「感覺你好像老人家喔。」她調侃他。

    他哭笑不得的轉頭看了她一眼。

    「我想到了,我想吃義大利面。」她對他微笑。

    他點頭。「好啊。吃完晚餐之後陪我去一個地方。」

    「去哪兒?」她好奇的問。

    「買戒指。」

    她的心跳一下子就亂了。戒指一買,真的離結婚不遠了。

    「本來我想自己去買的,但又怕我挑的款式你不喜歡。」他的手越過排檔桿,伸過去溫柔的握住她的。

    「只要是你給我的,我都喜歡。」

    「沒有鑽石也可以?」他開玩笑的問。

    「沒有鑽石也可以。」她點頭道,不過後頭還有但書,「但最好還是有。」她才一說完,就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來。

    曾呈羿也跟著笑了起來,然後與她十指交握,將她的手舉到唇邊親(吻wen)一下。

    他雖然什麼話也沒說,但黎雪卻可以感覺到他的溫柔與深情,感覺到他對她的疼惜與珍愛。

    她鼻頭微微發酸,低聲對他說︰「謝謝你,呈羿。」

    「謝什麼?」

    「謝謝你沒被我推開,堅持來到我身邊愛我。我愛你。」

    他微笑,因為最後那句話而滿心歡喜,不過該說的話還是要說。

    「以後不管(發fa)生什麼事都不準你再把我推開,知道嗎?」他嚴肅的交代道。

    「嗯。」她點頭允諾,沒想到過沒幾天,她的諾言便受到嚴重的打擊,搖搖欲墜……

    *****

    曾家父母看起來很純樸,慈祥和藹又好客,這便是黎雪跟曾呈羿回台中老家做客一天後的感想,她連日來忐忑不安的心情也因此放松下來。

    「放心了?」回程途中,曾呈羿看了一眼嘴角微揚、臉上藏不住愉悅心情的黎雪,笑著問道。

    「放心了。」她點頭回答,給了他一抹燦爛微笑。

    「我媽稱贊你,說你長得很漂亮,你有沒有很高興?」

    「嗯。」她臉上笑容又燦爛了幾分,天知道她真的很怕瘦巴巴的自己會被嫌棄。

    「除了漂亮之外,其實我媽最滿意的是你對廚房里的事竟然駕輕就熟,她覺得很驚訝,還偷偷告訴我,她原本還以為你可能連蛋炒飯都不會,沒想到這麼厲害。」曾呈羿一臉得意的對她說。

    今晚的晚餐有一半菜肴是由黎霉親自料理,深獲好評。

    「煮菜的時候,你媽媽就在旁邊看著,我緊張死了。」她松了一口氣的告訴他。

    「雖然緊張,但煮出來的菜還是很好吃呀。你有沒有發現,你煮的那三道菜全吃到盤底朝天,我媽煮的卻都還有剩?」

    她點頭,雖然感覺有點喧賓奪主不太好意思,但她還是很開心。

    「我告訴他們我已經向你求婚,而你也已經答應我了,所以請他們可以準備為我們辦婚事了,我爸媽都很開心。」他告訴她。

    她可以想像。

    「我已經把你家的電話號碼寫給我媽了,她明天就會打電話到你家和你爸媽談我們的婚事,你回家後記得跟你爸媽說一聲。」他交代道。

    「好。」她點點頭。

    回家之後,黎雪立刻跟爸媽說這件事,爸媽听了之後一樣開心到笑容滿面,對于曾呈羿這個準女婿他們是既感謝又滿意,完全無可挑剔。

    爸爸很慎重的說要打電話跟公司請假,明天要待在家里等親家的電話,結果被媽媽嘲笑說對方又不是明天就要來提親。

    結果隔天早上換媽媽被嘲笑,因為媽媽一早起床就把自己打扮得超美的,然後爸爸就把那句「對方又不是今天就要來提親」丟還給媽媽。

    瞬間,大家全笑了,如此愉悅的笑聲、輕松的氣氛,在家里真的已經好久不見。

    幸福近在眼前。

    原本她是這麼以為,不料卻只是曇花一現,幸福好似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

    「伯母?」

    事隔三天突然又見到曾媽媽,而且地點不是在台中,是在台北,讓黎雪藏不住臉上訝異的神情。

    「您怎麼到台北來了?伯父和您一起來嗎?」她左右張望尋找曾爸爸的身影。

    「他沒來,只有我來而已。」

    曾媽媽的話讓黎雪將視線移回她略帶嚴肅的臉上,心中突然升起一抹不安的感覺。

    「您是上來找呈羿的嗎?還是有別的事?」例如上台北來喝喜酒,然後知道她上班的雜志社就在附近,所以順道過來看看她。黎雪在心里如此希冀著。

    「我是特地上來找你的,黎小姐。」

    听見黎小姐三個字,黎雪頓時只覺得一陣心冷。

    三天前在台中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曾媽媽便熱絡的直接叫她黎雪,後來在曾呈羿的建議下還改叫她小雪,怎麼才過了三天,她就變成黎小姐了?到底(發fa)生了什麼事?

    「伯母,您叫我小雪就可以了。」她開口微笑說道,希望曾媽媽只是一時不習慣——

    「黎小姐,我知道現在是你的上班時間,但可以和我談一談嗎?求求你。」曾媽媽懇求的看著她說。

    和習慣無關,曾媽媽絕對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她好想拒絕她,說上班時間真的沒辦法,但是她又怕她不會這麼放棄,就這樣站在這里一直等到她下班為止。

    她不能讓長輩這樣等她,況且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只有面對問題,找出問題癥結所在才能對癥下藥。

    雖然她心底忐忑不安,還是點了點頭,「好,伯母,您等我一下,我上樓跟主管請個假,一會兒就下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