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7章(2)

第7章(2)



    人逢喜事精神爽。

    近來的黎雪臉(色)紅潤、精神奕奕,每個人都發現了,卻不知道是為什麼。

    有人猜測她可能談戀愛了,但想到她家與她的處境又覺得不可能,畢竟她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忙到連(睡Shui)覺的時間都快不夠了,哪里還有多余的時間和精神去談戀愛?

    重點是她家的巨額負債真的很嚇人,一般腦袋正常的男人大多會退避三舍,除非是有錢到爆的小開,根本不在乎那幾千萬的「小錢」。

    所以結論是,黎雪真的走好運釣到一個有錢的男朋友了?

    大家都在猜,連很少與人八卦的總編輯都忍不住探起虛實。

    「黎雪,你最近看起來心情很好,精神也不錯,是不是(發fa)生了什麼好事?」總編輯試探(性xing)的問。

    因為黎雪進總編辦公室時並沒有把門帶上,總編的問話讓外頭的辦公室瞬間變得一片寂靜,大家不約而同伸長脖子、拉長耳朵在偷听。

    「沒有呀。」黎雪有些臉紅,沒想到總編輯會這樣問她。

    「真的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你的臉怎麼紅起來了?」

    黎雪不由自主的用雙手捧臉。她的臉真的變紅了嗎?

    「你在談戀愛嗎?交了男朋友?」

    總編輯再問,這回更是直截了當的讓黎雪整張臉都熱了起來。

    「有這麼明顯嗎?」她不由自主的捧著臉小聲問道。

    「很明顯。」總編輯呵呵笑的點點頭,「是個怎樣的人,他知道你家的情況嗎?」

    他關心的問,希望能替她把把關,別讓她因被戀愛沖昏頭而受傷。

    「知道。他是我高中同學,也是我的初戀情人,前男友。」她有些羞赧的低聲道。

    「前男友?你們以前交往過?」總編輯有些訝異。

    「嗯。」

    「我可以知道你們當初為什麼分手嗎?」

    「事情很復雜,不過當年因為一些事,是我先負了他。但我明白,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人比他更愛我、更心疼我的人了。」

    「你是因為愛他,還是為了彌補他才和他交往?」

    「我愛他。」

    「那就好,你就像我女兒一樣,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看見她臉上幸福的笑,總編輯才終于稍稍放下心來。

    「謝謝你,總編。我會的。」

    「有機會找他一起吃個飯啊。」

    「好。」她巧笑倩兮,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

    「去工作吧。」

    黎雪點點頭,轉身走出總編輯室,人才剛回到座位,同事們已一個個迫不及待的朝她圍了過來。

    「黎雪,你男朋友很有錢嗎?」

    「他長得帥不帥?」

    「你家的債務他有幫你還嗎?都還完了嗎?」

    「那你晚上還需要兼差嗎?他有沒有叫你不要做了,只要等著做少(奶Nai)(奶Nai)就行了?我們好奇死了,快點告訴我們!」

    一堆問題當頭砸了下來,令黎雪有些眼冒金星。

    她不知道大家都知道她晚上兼差以及家里有負債的事,是總編告訴大家的嗎?肯定是。要不然只有她每天準時下班,從不加班,對大家實在不好交代。

    「對不起,以後我會和大家一起加班,不會再一個人準時下班了。」她心有所感的開口道歉。

    「你別轉移話題,快點回答我們的問題啦。」

    「她已經回答一個了。會和我們大家一起加班的意思就是——你晚上不必再兼差工作了對不對?你男朋友真的幫你把家里的債務都還光了?」

    大伙聞言一陣激動,全都目不轉楮看著她,等待答案。

    「晚上的工作的確是辭掉了,因為他不要我這麼累,至于負債……」

    「負債怎麼了?」嚴美玲迫不及待的問。

    「我們會慢慢還的。」

    「什麼意思?什麼叫慢慢還,他沒有幫你一次解決嗎?」

    「怎麼一次解決?他又不是有錢人,哪有這麼多錢。」

    「你男朋友難道不是小開?」

    「他只是個上班族。」

    「偽上班族,真的?」

    「家無恆產。」她微笑的搖搖頭。

    「你在開玩笑吧?」

    「沒有。他爸是個退伍老兵,媽媽是家庭主婦,在台中鄉下地方有間三十幾坪的房子,就這樣。」她微笑著說。

    「你一定是瘋了,竟然還笑得出來?」嚴美玲難以置信的瞠眼叫道。

    「他很愛我。」

    「愛能當飯吃嗎?你沒听過貧賤夫妻百事哀?你和他都被愛沖昏頭了,瘋了!」楊姿羽同樣驚訝道。

    大伙一致點頭,同意楊姿羽的看法。

    黎雪不予置評,只是一逕微笑。反正她會用事實證明一切,不管貧窮或富有,她都會和曾呈羿擁有屬于他們的幸福,然後白頭偕老過一輩子。

    「黎雪,如果你願意交男朋友的話,我幫你介紹一個條件好的,以你的條件一定可以交到比你現在這個男朋友條件好上好幾倍的金龜婿,這樣至少未來生活不會太辛苦。」嚴美玲認真的對她說。

    「美玲,謝謝你,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她微笑致謝。

    「我是認真的,現實是很慘酷無情的,你不要等到將來吃了苦、受了傷之後才來後悔莫及、悔不當初。」

    「我不會後悔的。」

    「完了,病入膏肓沒救了。」楊姿羽一臉世界末日來臨似的。

    黎雪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們不要這樣,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況且,我男朋友雖然出生平凡,家里沒什麼錢,但這並不表示他沒錢呀。」

    「一個上班族能有什麼錢?」嚴美玲撇唇道︰「了不起月收入十萬,年收入一、兩百萬。即使是這樣,在物價居高不下的現在,生活也優渥不到哪里去,更別提還要還債了。」

    「黎雪,你知道你男朋友的年收入大概有多少嗎?不要說你沒問、不知道,這是現代男女交往前最基本的了解。」

    「這會不會太現實了?」黎雪輕嘆一口氣。

    「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現實。」嚴美玲一臉嚴肅道︰「好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知道他年收入多少嗎?」

    「嗯。」黎雪猶豫的點頭。

    「多少?」

    「八位數。」

    「八位數?」眾人不約而同的伸出手指頭來數。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

    數到千萬時,大伙再度不約而同的齊聲大叫起來,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的震驚表情。

    「黎雪,你在跟我們開玩笑對不對?」嚴美玲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說。

    她搖了搖頭。

    「那就是他信口開河騙了你,而你卻傻傻相信。」

    眾人一致點頭,認同嚴美玲的看法。

    黎雪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大家是真的關心她,還是趁機奚落她。在大家眼中她真有那麼傻、那麼好騙?

    她正想開口,卻听見出版社入口玻璃門傳來「叩叩叩」的敲擊聲。其他人也听見了,紛紛不約而同轉頭看去。

    看見來人,黎雪睜大雙眼,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快步走向突然出現在她眼前的曾呈羿。

    「你怎麼來了?」她訝然問,忘了辦公室其他人的存在。

    「來接你下班。」曾呈羿微笑的凝望她道。

    「下班時間到了嗎?」她低頭看了下手表,發現還真的已經到下班時間了。

    正好,她不久前已經把屬于她的份內工作做完交給總編了,總編沒再找她就表示稿子過關,她可以下班了。

    「等我一下,我去收拾東西。」

    她對他說,一轉身卻頓時呆住,只見同事們一個個像豺狼虎豹般緊盯著他們猛瞧。

    「曾……呈羿先生?」

    新加坡捷銳集團台灣區執行副總裁?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