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6章(2)

第6章(2)



    她被嚇呆了,張得大大的雙眼與近在咫尺的他互瞪,但即使如此,他落在她唇上的(吻wen)卻沒有停頓的跡象,從輕含、輕舔到敲開她貝齒漸漸深入。

    他的(吻wen)是那麼溫柔充滿愛意,令黎雪的視線逐漸迷離,忘了要反抗。

    她是那麼的想念他,那麼的愛他,這些年來她一刻也不曾忘記與他交往時那段幸福快樂的時光。

    呈羿……曾呈羿……

    情不自禁的,她的手攀上他的頸項,開始回應他的親(吻wen)。

    她的回應就像是通行證,讓曾呈羿不再壓抑自己的(欲ru)望,開始貪婪饑(Ji)渴的吞噬她的唇舌,一邊調整姿勢,將堅挺的欲.望緊緊抵向她腿間,宣告著他想對她做的事……

    ……

    筋疲力竭的滿足感令兩人不知不覺昏(睡Shui)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黎雪緩緩醒來,第一個感覺到的便是他壓在她身上的沉重感,然後是他依然停留在她體內,被他充滿著的感受。

    本能的,她無法自己的裹著他緊縮了一下,隨即感覺身上的他亦輕顫了一下。

    她立即渾身僵硬,不敢再亂動。

    但是她不動,不代表他也會跟著安靜下來。

    壓在她身上的他輕動了一下,然後抬起頭來,黑眸深幽的看著她,他的表情里有深思、有火熱,還有莫測高深,讓她完全看不懂他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是不是正在想著要怎麼嘲笑她的心口不一,明明說已經結束了,不愛他、不想再見到他了,結果卻又和他(上shang)床?

    他的沉默不語讓她充滿不安。

    「你——」她試圖開口想說些什麼,不料他卻在這時緩緩在她體內移動起來。

    他的動作很慢、很溫柔,和上回疾風暴雨的索求完全不同,但卻一樣令她輕顫申吟,逐漸感到難以承受。

    他目不轉楮的看著她臉上每一個表情,看她星眸(迷mi)亂,嬌喘低吟,昂首弓身,貼著他的(身shen)體蠕動不已。

    她是那麼的熱情,那麼的嬌媚美麗。她是他的女人,這輩子都是他的。

    「我們結婚吧,黎雪。」他嗄啞的對她說。

    只見她原本(迷mi)亂的神情突然出現一抹怔然,理智、冷靜之類的情緒眼看就要回到她臉上。

    他不想听見她開口說出他不想听的話,破壞此時令他心滿意足的氣氛,所以他捧起她的臉深深(吻wen)住她,同時加快在她體內騁馳的速度,更快、更深的讓她再度沉淪愛欲的狂潮中,帶她和他一起上天堂。

    這回事後,兩個人都是清醒的。

    他壓在她身上喘息,休息了好一會兒,這才有力氣從她體內退出來,翻身到一旁。

    他一離開,她立即翻身想下床,卻讓眼明手快的他一把圈住腰身,制住行動。

    他手臂一個使力,她瞬間便又落入他懷中,背抵靠在他汗濕的(胸xiong)膛上。

    「你要去哪兒?」

    「(洗xi)澡,回家。」她現在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只想盡快逃開。

    她要回家冷靜思考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怎麼面對和他的(關guan)系。

    她明明都已經做好決定要與他劃清(關guan)系,互不往來,結果現在卻……她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還有剛剛他對她說的那句話——

    我們結婚吧。

    他不是認真的對吧?他絕對不可能會是認真的,絕對不可能。

    「好,那我們一起洗,然後我跟你一起回家。」他親(吻wen)她的裸肩道。

    「你想做什麼?」她警覺的掙開他的環抱,轉身問他。

    「提親。」他言簡意賅的把她嚇得目瞪口呆。

    「你不要開玩笑!」她嚴厲喝斥。

    「你哪只眼楮看見我在開玩笑?」他語意輕松,神情認真。

    他不可能是認真的,她……配不上他。

    「我和你已經結束了。」她沉著臉說。

    「的確,在四年前結束了,但在昨晚又重新開始了。」

    「我沒有答應。」

    「不,你已經答應了,否則你不會(睡Shui)在我的(床chuang)上,不會和我**m。」他直(勾gou)(勾gou)的看著她說,又輕揚眉頭緩聲道︰「或者,你要說剛才(發fa)生的一切是我(強qiang)迫你的?」

    「那只是(性xing)。」她表情僵硬的回答,然後撇開眼以不在乎的語氣說︰「我們都是成年人,偶爾也有(性xing)需求,和你(上shang)床不代表什麼,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對別人來說或許有這個可能,但對你來說絕不可能。因為我非常了解你,你不是一個隨便就會和人(發fa)生(關guan)系的女人。」

    「人都會變,你了解的是以前的我,不是現在的我。現在的我就是一個這麼隨便的女人。」她無情的說。

    「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你知道為什麼嗎?」他緩緩搖頭,「因為你的反應和過去一模一樣,還有——你很緊。」

    他啞聲道,她分明就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過,如此直白的話令她的臉頰不由自主紅了起來。

    瞬間,黎雪除了羞窘外,還感覺到一股從心底深處涌上來的無力感。

    她到底該說什麼或做什麼才能令他放棄她?謊話不行,那麼實話呢?讓他知道一切事實,是否就能讓他知難而退了?

    如果他真的知難而退,她一定會心碎。

    但除此之外,她已經想不到讓他放棄她、離開她,去過屬于他的幸福生活的方法了。

    「你說要到我家提親,你知道我家現在的狀況嗎?曾呈羿。」她拉來被子裹住自己的(身shen)體,坐起身來,一臉嚴肅問他。

    「我知道。」他跟著坐起來。

    「知道多少?」她直視他的雙眼,「你知道我家現在負債多少嗎?七千八百萬。不是七十八萬或七百八十萬,而是七千八百萬,你知道嗎?和我在一起就表示你得和我一起背負這筆龐大的負債,你知道嗎?」

    「你想用這個方法嚇退我?」

    「我只是在告訴你事實。」

    「事實是,它無法改變我要娶你的決定。」他毫不猶豫的對她說。

    「不要把話說得這麼簡單,你不知道被錢追著跑是什麼感覺。」她扯唇苦笑。

    「就像當年我說過的話一樣,愛情不能當飯吃,你若和我結婚,早晚有一天會被永遠還不完的債務壓垮,愛情也會隨之崩潰,你會開始恨我、怨我、怪我,我們會開始不斷爭吵,然後互相憎恨,直到不歡而散,否則就是怨恨對方一輩子。」

    「你爸媽離婚了嗎?」他沉默許久,忽然開口問道。

    「什麼?」她被他突如其來又莫名其妙的問題問得一愣。

    「你媽開始怨恨你爸了嗎?他們有每天爭吵不斷,互相憎恨嗎?並沒有不是嗎?」他看著她說。

    「我爸媽他們不一樣。」她垂下頭回道。

    「不管一不一樣,並不是世上所有的夫妻都會勞燕分飛,就算會的有十之八九,我也有信心和你成為那唯一幸存的一對。所以你不需要千方百計的想辦法趕我走。」他心平氣和的對她說。

    黎雪鼻頭酸澀,視線模糊,眼淚差一點就要從眼眶掉下來。

    「你為什麼這麼執著?」她不由自主的問道。

    「因為我愛你,是真的。」他凝視著她柔聲道。

    「我不值得。」她無力的搖頭。

    「值不值得該由我決定,我決定你值得。」

    「你不懂,我……」她的眼淚滑下眼眶,啞聲告訴他,「我不是我爸媽的孩子,我——」

    她欲言又止,痛不欲生的看著他,掙扎了許久終于將她那最不可告人、最難啟齒的身世說出來,告訴他。

    「我是一個(強qiang)暴犯的孩子,曾呈羿,這樣你還要我嗎?」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