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6章(1)

第6章(1)



    一個緊急剎車,黎雪將機車停在曾呈羿所住的大廈正門前。

    「到了,下車。」她冷聲道。

    「要不要上樓來喝杯茶?」他坐在她機車後座開口問她。

    「不要。」她厲聲拒絕。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一腳把他踹下車。這家伙一路上不斷和她說話,故意對著她的耳朵呵氣,真的是快要把她逼瘋了!

    「所以你現在就要回家了?」

    「廢話!」

    「好,那走吧,我送你回去。」

    她聞言倏然回頭,怒不可遏的沉聲問道︰「你在耍我嗎?」

    「沒有。這麼晚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騎車回家才會要送你。」他臉上寫滿認真。

    「要我送你回家,你再送我回家,待會兒是不是又要我送你回家,這樣送來送去不是在耍我嗎?」她真的是氣急攻心。

    「待會兒我自己會坐計程車回家。」他平靜的說。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坐,非要我送你回來?」她咬牙切齒。

    「這你都不懂嗎?我是在制造我們倆相處的機會,畢竟分開了四年多,總要花點時間把熟悉感找回來。」他一本正經的回答,邊說著還微攏了一下圈在她腰間上的手,又把下巴親密的擱到她肩膀上說︰「我覺得這樣的進度還不錯。」

    「曾呈羿!」黎雪快抓狂了,「下去,快點下車!」

    「我剛說了,我要送你回家。」他堅持道,對她的怒氣完全視而不見,我行我素。

    「下車!」她忍不住高聲怒吼。

    「你再大聲一點,估計待會兒就有東西從樓上丟下來了。」他好意提醒她。

    黎雪氣得想尖叫,疲憊加上怒極攻心令她感覺一陣頭暈,隨即四肢一軟,(身shen)體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由她(操cao)控的機車也跟著晃了一下。

    曾呈羿一感覺到機車失去平衡,立刻用雙腳將它穩住。

    「黎雪?」他緊張喚道。

    「下車。」她再次命令道,剛才那一陣暈眩,讓她突然變得有些氣弱。

    「你這個樣子要我怎麼放心讓你騎車回家?」他的語氣變得嚴肅,沉下臉(色),「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和我交換位置,我載你回家。另一個就是跟我上樓,今晚住我家,明天再回去。」

    「下車。」她像是沒听到他說的話般再次開口道。

    「在你做出選擇之前,我不會下車。」說完,他伸長手直接把車子熄火,將鑰匙從機車上給拔了下來。

    他拔鑰匙的動作既快又突然,讓黎雪完全措手不及,差點被氣暈。

    「曾呈羿,把鑰匙還給我!」她朝他低吼。

    「你先選擇,給我一個答案。」

    「把鑰匙還我!」這人怎麼都听不懂人話啊!

    「你想這樣和我耗到天亮也沒(關guan)系,反正明天剛好放假,不必上班。」他平心靜氣的說。

    黎雪怒氣沖沖的直接起身棄車就走。不還她鑰匙就算了,大不了她走路回家!

    曾呈羿呆了一瞬,沒想到她會選擇棄車離去。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他苦笑了一下,發動機車,追上她。

    「上來,我送你回去。」

    他停在她身邊,怎知她卻充耳不聞,逕自往前走去。

    「你真的要這樣一路走回家?」

    她依然故我,听而不聞。

    「黎雪,上車。」

    她繼續將他當成空氣。

    「你要我明天找到你家去,對你爸媽說你當年對我始亂終棄的事?」

    她猛然停下腳步,怒不可遏的轉頭瞪他。

    「上車。」他再說一次,「這麼倔(強qiang)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話,否則——」

    「否則你想怎麼樣?曾呈羿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你說呀,你到底為什麼——」

    太過激動的她用盡全身氣力,倏地失去意識,整個人癱軟落地。

    「黎雪!」曾呈羿驚慌失措的大叫一聲,跳下機車,在千鈞一發之際將她癱軟的(身shen)體拉進懷中,緊抱住她。

    機車在一旁應聲倒地。

    「黎雪……」他輕聲喚她,但她仍沒有絲毫反應。

    短短的一個月內,這是她第二次在他面前昏倒。

    曾呈羿感到心痛難抑,卻也更加堅定要盡快瓦解她的抗拒、不擇手段讓她重新回到他身邊的決心。

    經過上回她也曾昏倒過的經驗後,這回他不再心慌意亂、六神無主,第一時間不是急忙把她往醫院急診室送,而是將她打橫抱回家。

    他請警衛幫他安置了一下她的機車,抱她回家放(上shang)床後,他走出臥房打電話給李孝鈴。

    「黎雪今晚會(睡Shui)在我家,你幫她找個外宿的理由,別讓她父母擔心。」電話接通後,他開門見山直接對李孝鈴說。

    電話那頭的李孝鈴聞言後震驚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黎雪怎麼會在你家?難道你們倆已經復合了?這是什麼時候(發fa)生的事?」一陣沉默後,她驚詫的問道。

    「還沒。」

    曾呈羿的回答又讓她呆愣了一下。

    「還沒復合嗎?那黎雪為什麼會在你家,你對她做了什麼?叫她來听電話。」她冷聲道。

    「她昏倒了。」

    「什麼?」李孝鈴倏然尖叫出聲。

    「有過上回的經驗,所以我這次沒有送她去醫院,而是帶她回家。」沒理她的尖叫,曾呈羿冷靜的對她說︰「我想只要讓她好好(睡Shui)一覺,醒來之後應該就沒事了。不過我擔心她父母明早醒來找不到人會擔心,所以你幫她找個外宿的理由,明早幫她打通電話回家吧。」

    「你家住哪?我現在過去。」李孝鈴當機立斷道。

    「你要過來做什麼?」他覺得莫名其妙。

    「當然是陪黎雪,難道是陪你啊?」李孝鈴嘲諷道。

    「她已經(睡Shui)了。」

    「所以我更要過去,免得你趁人之危對黎雪做什麼。」孤男寡女再加上他態度不明,她得保護黎雪。

    曾呈羿沉默了一下,老實告訴她︰「我的確有這個想法,想對她做什麼。」

    「曾呈羿你敢?」李孝鈴焦急的在電話那頭怒吼出聲。

    「如果這是令她面對自己的感情,不再逃避我的最快方式的話,我就敢。」他不疾不徐的開口說道。

    李孝鈴怔愣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試探道︰「你下定決心了?」

    「嗯。」

    「你是認真的嗎?」她的語氣變得更加嚴肅。

    「我可以對天發誓。」他堅定道。

    「你不必對天發誓,只要對我發誓就夠了,說你一定會讓黎雪幸福,不會讓她傷心難過。」李孝鈴再次(強qiang)調。

    「我一定會讓她幸福,如果我沒做到,未來你可以天天來找我麻煩,李孝鈴。」他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證。

    「你當我很閑就是了?」李孝鈴沒好氣的回道。還天天咧。

    「總之她父母那邊就麻煩你幫她找個理由了。」他說。

    「知道了。」她大方允諾。

    「謝謝你,李孝鈴。」

    「不必道謝,只要記住你的誓言就夠了。」

    「我會的。」

    *****

    黎雪一覺醒來,除了感覺到平日因疲憊累積所帶來的酸痛感外,還有一種好像被什麼壓到的怪異感受。

    雖然感覺怪異,但她累得連動都不想動一下,在鬧鐘響起之前,能多(睡Shui)一秒鐘也好。她半夢半醒的想。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感覺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過了一下,她昏昏沉沉的搞不清楚,只知道鬧鐘還沒響。

    是她清醒得太早了呢,還是昨晚她在(睡Shui)前忘了調鬧鐘?

    昨晚……昨晚……

    昨晚?

    她猛然想起一切,驚醒的睜開雙眼,只見眼前出現一片陌生景象,她轉頭,一張臉——正確的說法是曾呈羿的臉就這麼出現在她面前,距離不到十公分。

    她嚇得立刻從床鋪上坐了起來,同時也將把手圈放在她腰腹間的他給驚醒。

    「早安。」他睜開眼,聲音因晨起而沙啞低沉。

    黎雪因為太震驚,瞠圓雙眼的瞪了他半晌,這才猛然動身想跳下床去,卻發現他放在她腰間上的手一動也不動的將她扣得死緊。

    「放手。」她叫道。

    「不要。」他回道。

    「曾呈羿,放手。」

    「不放。」

    「你不要像個小孩子。」她眉頭緊蹙的說。

    「你要我像個大人嗎?」他說,然後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扳倒在(床chuang)上,瞬間翻身壓在她身上。

    黎雪的心跳不由自主狂跳起來,她有些窒息的瞪著懸在她上方的他,整個人感覺既慌亂緊張又有些不知所措。

    「你想(干gan)什麼?」她屏息問道。

    「你不是要我像個大人嗎?你覺得這個樣子的大人會想做什麼?」他目不轉楮看著她說。

    黎雪以為他是故意要嚇她的,不料他話一說完,竟真的低下頭來(吻wen)她。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