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5章(2)

第5章(2)



    一旦有了決定後,曾呈羿的行動力是很驚人的,當場就起身揮別那三個難兄難弟,轉身離開酒吧,然後坐上計程車朝夜市方向直奔而去。

    時間已接近午夜十二點,但距離黎雪的下班時間還有三、四十分鐘,他現在過去還來得及趕在她下班時攔住她。

    他必須和她談一談。

    他知道在她工作累了一整天之後還去打擾她的休息時間有點不妥,但是除了這個時間點外,他找不到更適合的時候。

    他還不知道她住哪兒,也不知道她白天在哪兒上班,至于晚上在夜市的工作她根本忙得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了,哪里還有多余的時間能讓他和她談一談?所以也只能這樣做了。

    不過明天是星期日,她若沒有兼第三份差事的話,至少明天白天還可以補眠。

    而這也就是他為什麼匆匆趕來的原因了,因為錯過今晚,他就得再等一個星期。

    下了計程車趕到熱炒店時,時間已接近午夜十二點半,曾呈羿在外頭站了一會兒後,就看見收工的黎雪從店里走出的身影。

    他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了,黎雪。」

    黎雪雖然從李孝鈴那里听說曾呈羿回國了,但是作夢都沒想到他會突然出現在她面前,還像普通朋友般開口向她打招呼。

    他的出現讓她整個人震驚的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你該不會認不出我是誰吧?」見她呆若木雞的反應,曾呈羿以輕松的語氣開口說。

    認不出他?

    他是她唯一愛過、付出真心想共度一生的男人,她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或許經過了四年的歷練與成就,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充滿成功人士的氣勢,既成熟、穩重又自信,但他的五官依然是她所熟悉的,即使閉著眼楮也能描繪出的模樣。

    倒是他認出她讓黎雪覺得很意外,因為她知道自己在歷經四年的生活磨難後變了多少,歲月無情的在她臉上留下明顯的疲憊與滄桑,只有慘不忍睹四個字可以形容。

    如果可以,說真的,她並不想讓他看到她現在落魄的樣子,希望存在他記憶中的永遠是她以前美麗的模樣。但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都已經被他看見了。

    「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你,來逛夜市嗎?」她迅速調整了下自己驚愕紊亂的情緒,語氣平靜的開口道。

    「不,來找你的。」

    黎雪呆了一瞬,壓根沒料到他是來找她的。不用問是誰告訴他她在這的了,因為在他們共同認識的朋友中,只有李孝鈴知道她的行蹤。

    「找我有事?」她語氣始終平靜如常。

    「想和你談一談。」

    「老實說我現在很累,如果不是重要的事,可以改天再談嗎?」

    她委婉的拒絕,不料他竟斬釘截鐵回答她——

    「不可以。」

    黎雪又累心情又亂,火氣一整個壓抑不住的升了起來。

    「不可以是你家的事,我累得要死不想和你談,也沒什麼好談的。」她火大的丟下這兩句話,直接大步走人。

    「李孝鈴說你還愛著我。」曾呈羿跟上去,一句話就成功讓她停下腳步。

    「她也說你還愛著我。怎樣?你還愛著我嗎?」她倏然轉頭挑釁的看著他,其實心里早已亂成一團。李孝鈴到底對他亂說了什麼呀?

    「對。」

    一個字便讓黎雪腦袋整個當機,完全無法運作,只能呆呆看糟他。

    她不斷告訴自己一定是她听錯了,一定是她听錯了,一定是她听錨了,他不可能還愛著她。

    當初她對他這麼壞,又在分手不到半年就準備和別的男人步入禮堂,他怎麼還可能愛她?絕對不可能!

    況且,如果他真的還愛著她的話,不可能在兩人分手後連一次都沒有試圖找她復合過,听到她要結婚的消息也沒來質問她是不是真的,還愛著她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對這些事毫無反應?

    思緒逐漸清明後,她的情緒也跟著穩定下來。

    「你有什麼目的?」她目不轉楮的看著他,「想報復我嗎?」

    「報復?」曾呈羿皺起眉頭。

    「當初我嫌你沒錢,一腳把你踢開,現在你是不是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告訴我你還愛著我,等復合了之後再找個理由嫌棄我,一腳把我踢開?」她看著他問道。

    曾呈羿(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眉頭緊蹙的問她,「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因為我不相信你還愛著我。」她直截了當的回答,「還有,不管李孝鈴和你說了什麼,那都是她的想法,不是我的。我和你在四年前就已經結束了,徹底結束了,所以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不想再見到你。」

    她冷漠絕情的說完後,再次撇下他舉步離開,而他也不甘示弱的再次追上她,亦步亦趨緊跟在她身邊,嘴巴也沒停下來。

    「不,李孝鈴說的對,你還愛著我。如果不是因為對我余情未了,又何必這麼努力想和我撇清(關guan)系,保持距離?」

    她緊抿嘴巴沒有應聲。

    「我知道你當初和我分手並不是真的嫌貧愛富,而是家里經濟狀況突遭巨變,你才會和原本不喜歡的魏理豪交往。」

    「如果這麼想能讓你好過一點的話,你就這麼想吧。」她冷漠的說。

    「這並不是我的想像,因為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你們家破產了,就在和我分手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別告訴我一切都是在和我分手之後才(發fa)生的。」

    「對我來說的確是,我從來就不管爸爸公司的事,自然不會知道出了問題,最後一個知道公司要倒了也不稀奇。」她僵直著(身shen)體說。

    「愈解釋代表你愈心虛。」

    黎雪不由自主的咬緊牙根,一方面因為很生氣,一方面則是頭很痛。

    還好,她發現自己已經走到她停放機車的地方了,她伸手進皮包里將車鑰匙撈出來,然後動手將車子從停車格里移出來,跨坐上去,發動引擎——

    一個沉重的下壓力道突然落在她機車後座,她回頭,只見曾呈羿竟然跨坐在她的機車後座上。

    她冷聲命令道︰「你做什麼?下去!」

    「我沒開車來,你送我回家吧。」

    「我叫你下去!」

    她咬牙再說一次,不料得到的卻是他伸手攬住她縴腰的反應。

    「走吧,我會告訴你怎麼走。」

    「下去!」她咬牙切齒的重復著。

    「你要和我在這邊耗到天亮我也不在乎。」

    「幾年不見,你的臉皮怎麼變得這麼厚?」她氣得差點噴火,一字一句的迸聲說。

    「我變厚的可不只有臉皮,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他將下巴輕輕放在她肩上。

    「我不想知道。」他突來的親昵舉動讓她渾身一僵。

    看樣子在這里跟他耗,她根本就耗不過他子彈都打不穿的厚臉皮,不如如他所願的趕緊送他回家才能擺(脫tuo)他。

    黎雪明白這點後立即閉緊嘴巴,催動油門。

    機車如箭矢般往前沖去,慢慢消失在黑夜之中。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