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4章(2)

第4章(2)



    哎,說曹(操cao)曹(操cao)到。黎雪看見李孝鈴從店門外走了進來。

    「黎雪,你朋友來了。」負責外場的劉大哥看到她後,轉頭朝廚房的方向揚聲叫道。

    時間十點四十分,已過用餐的尖鋒時間,所以她暫時離開一下工作崗位沒(關guan)系。

    她走出廚房,微笑的迎向好友。

    「你怎麼來了?晚餐吃了嗎?要不要點幾道熱炒來吃?」她熱情招呼著好友。

    李孝鈴對她搖搖頭,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她。

    「怎麼了?」她感覺好友今天好像有點怪怪的。

    「黎雪……」李孝鈴看著她,欲言又止。

    「你(干gan)麼呀?今天怎麼怪怪的?」她笑問道。

    「曾呈羿回國了。」

    壓根沒料到會听到這個消息,黎雪的笑容不由自主僵在臉上,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還是很明顯。

    「是嗎?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guan)系了。」她雲淡風輕的微笑道,擺出一副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的不在意神情。

    李孝鈴目不轉楮的看著她,專注的目光像是想把她看穿一樣。

    「你(干gan)麼這樣看著我?」

    「在我面前你用不著演戲。」李孝鈴正(色)說。

    「演什麼戲呀?」她失笑道。

    「我知道你還愛著他,一直以來都沒有忘記過他。」

    「一般人都很難忘記自己的初戀。至于愛嘛,如果我愛他,當初又怎麼會和他分手,改和魏理豪交往?你想太多了。」她平心靜氣的說。

    「當初你會和魏理豪交往,全是為了幫你爸爸剛陷入困境的公司度過難關,你媽媽都跟我說了。」

    「以你對我那時的認識和了解,你認為我會這麼懂事,犧牲自己的愛情成全我爸的事業?如果曾呈羿對我來說真的這麼重要。」黎雪平靜的反問她。

    李孝鈴怔了怔,一時無法反駁。

    雖然黎雪一直讓人覺得她平易近人好相處,但其實真正認識她、熟知她的人都知道,她也是有千金小姐的通病,那就是倔(強qiang)與任(性xing),尤其在面對她真的想要的東西時。

    所以,就像她所說的,如果曾呈羿對她真的這麼重要,她真的那麼愛他的話,她真會犧牲自己成全她爸的事業嗎?

    「和魏理豪交往只是順理成章而已,」黎雪看了她一眼,繼續說,「最主要是因為他對我很好、又很大方、人也長得很帥,相處久了還滿喜歡他的,所以我才會和他交往。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和那個混蛋分手後,你怎麼都不交男朋友?」李孝鈴還是覺得哪里怪怪的,無法完全相信她所說的話。

    「小姐,你覺得我有時間交男朋友嗎?」她苦笑著反問她。

    「要交也不是不可能。」

    「對,不是不可能,但是會很累。我不想太累。」

    李孝鈴無言以對。

    「好了,不跟你扯了,我要去工作了。」見她沒話說,黎雪打算回去工作了,同時交代她說︰「你回家的時候小心點,以後不要一個人這麼晚還跑來夜市。」

    「現在才幾點而已,你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好嗎,你自己每天這麼晚從這里下班才要小心咧。」李孝鈴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好啦,老媽子,我去工作了。」黎雪對她揮了揮手。

    「那我走了,掰掰。星期天再去找你。」李孝鈴說。

    「不要再買東西來了。」

    「我高興,你管我。」朝她扮了個鬼臉,李孝鈴轉身離開。

    黎雪笑了笑,轉身再度鑽進廚房工作去。她所不知道的是,李孝鈴並不是獨自一個人到夜市來的。

    就在鮮鮮熱炒店對面的馬路上,一個男人呆若木雞的站在那里,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心里更是充滿震驚。

    那個人是曾呈羿。

    他在掙扎許久、猶豫多日之後,最終還是忍不住找李孝鈴要了黎雪的消息,只是李孝鈴並沒有馬上告訴他,而是莫名其妙找他來逛夜市。

    他本來不想來的,怎知李孝鈴卻一副隨便他,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的態度,讓上回在電話中已經稍微得罪過她一次的他不想再惹惱她,免得繞遠路浪費時間。

    于是他來了,跟著她擠過人群走了一段路,又沾上一身油煙味後,她突然停下腳步,冷不防的轉頭對他說︰「黎雪晚上就在對面那間熱炒店兼差,我過去找她。」

    接著不等他反應,就把他丟在路邊逕自走開了。

    在那間熱炒店兼差?

    他以為自己听錯了,或者是李孝鈴在跟他開玩笑,結果事實就這樣擺在他眼前,教他想不信都不行。

    美麗的黎雪,聰明的黎雪,溫柔體貼又善解人意、一向不缺追求者、總讓人想捧在手心里呵護的千金小姐黎雪,她到底為什麼會在夜市里工作?

    兼差?意思就是她不只做這份工作,還有別份工作?一人身兼兩職?三職?

    為什麼?和她天母的家被法拍的事有關嗎?

    曾呈羿的心情很紊亂、很震驚、很生氣——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總而言之就是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一切。

    他不否認當年她和他分手的理由以及在短短半年內就傳出要結婚的消息讓他傷透了心,甚至產生了恨意。

    因為恨,他曾經發誓總有一天要讓她後悔,要高高在上的出現在她面前,甚至也曾詛咒過她會有報應,可是他沒想到願望成真後,他的心會這麼的難受,這麼的——痛!

    走出熱炒店的李孝鈴越過馬路,緩緩走到他面前。

    「她在哪里我已經告訴你了。」她看著他說︰「現在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我?沒有的話,我要走了。」

    「她……為什麼在這里?」他的喉嚨(干gan)澀,聲音有點沙啞。

    「工作賺錢呀,要不然你以為她來吃飯嗎?」李孝鈴冷嘲熱諷的回答他。

    「以她的學歷,她明明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當然,所以她白天在雜志社工作,晚上才到這里兼差。」

    「她家負債很多嗎?」

    「為什麼要問,這應該和你無關吧?」李孝鈴斜睨著他,故意拿他說過的話堵住他的嘴。

    曾呈羿頓時無言以對。

    「如果你沒有一定要和黎雪復合的決心,那就不要去打擾她。」李孝鈴忽然開口,「黎雪現在的生活雖然很辛苦,但至少很平靜,你不要去擾亂她平靜的生活。」

    曾呈羿沉默以對。

    「還有,」李孝鈴繼續說︰「剛才我和她說你回國了,她的回答和你幾乎如出一轍,說和你已經沒有任何(關guan)系了,看樣子她一點也不希望再見到你。所以我再說一次,如果你沒有那個決心,就不要去打擾她,擾亂她平靜的生活,听到沒有?」她疾言厲(色)的警告他。

    曾呈羿神情莫測的看著她,依然沉默著沒有應聲。

    「你到底有沒有听到我說的話?」他的沉默令她發怒。

    「听到了。」他終于出聲應答。

    「那你的決定呢?」

    「我想我沒必要告訴你。」

    「好,沒(關guan)系。反正哪天若是讓我知道黎雪因為你傷心或為你掉淚的話,你就走著瞧,等著看我怎麼對付你。」她撂下狠話。

    曾呈羿仍舊不為所動,毫無反應。

    李孝鈴真是被他氣死了,她狠狠瞪他一眼,再大聲哼了一聲之後,直接轉身離開,眼不見為淨。

    李孝鈴離開後,曾呈羿的目光再度落在對街的熱炒店上。

    站在這里,他看不見已經走到店後方的她,但是只要知道她仍在那間店里就夠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夜市里的人潮愈來愈少,進入熱炒店的客人也愈來愈少,幾乎沒了。

    然後他又再度看到她走進他的視線里,看到她拿著抹布擦桌子,拿著掃把掃地,拿著拖把拖地,忙里忙外的。

    她終于背著皮包向同事揮手告別,走出那間熱炒店時,時間已過午夜十二點三十分。

    她邊走邊捶手臂,腳步因疲憊而顯得有些步履蹣跚。

    然後,又一件令他震驚、難以置信的事出現在他眼前,只見她從停放在路邊的眾多機車里拉出一台機車,接著跨上機車,騎車離去。

    以前的她連機車都不太敢坐,現在竟然會自己騎車了?

    過去四年里她到底是經歷了多少事、吃了多少苦,才變得這般堅(強qiang)獨立?誰能告訴他?

    心,好痛。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