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3章(1)

第3章(1)



    世界財經局勢詭譎多變,風起雲涌,有人從上方墜落,也有人從平地崛起,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事天天都在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發fa)生。

    但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懂得把握機會的人卻可以利用這紊亂的財經局勢翻身,成功的在短短幾年間飛黃騰達。

    曾呈羿便是其中一例。

    過去幾年對曾呈羿的人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轉折點,讓他從一個月薪四萬不到的白領上班族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年薪上千萬的管理階級。現在的他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那就是不可同日而語。

    曾呈羿步入桃園機場時,有一種衣錦榮歸的感覺。

    四年了,沒想到一晃眼就過了四年。

    當初他離開台灣前往大陸工作時,壓根沒料到自己會離開這麼久,畢竟爸媽都在台灣,爸爸的年紀也大了,他沒辦法隨侍在側,至少也不該距離太遠離開太久。

    可是為了成功、為了前途,為了不想再听見有關她就快要結婚嫁給魏理豪的消息,他唯有選擇外派大陸這條路。

    一個人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工作很辛苦也很寂寞,但他一點也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因為那個決定讓他有了接下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際遇,然後成就了現在的他。

    現在的他毫無疑問是成功的,雖然還達不到顯赫的程度,但他也才三十歲,僅用四年時間便擁有現今的成就,未來更是大有可為。現在的他已不再是個窮小子了,沒有人能再說他窮或者配不上誰,因為他的能力與成就擺在眼前,沒人敢瞧不起。

    感覺自己的情緒似乎有點激動,曾呈羿深呼吸了幾口氣,讓自己恢復平靜。都過了四年,該忘的早該忘了。

    閉上眼楮,他再度深呼吸,然後睜開眼楮戴上墨鏡,走出入境大廳,朝計程車招呼站走去。

    四年沒回家了,家里的一景一物是否依舊,他的房間是否還是老樣子?

    四年沒回家了,爸媽會不會認不得他,會不會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一跳,會不會看到他之後當場喜極而泣?

    媽媽是一定會的,爸爸大概會眼眶泛紅、(強qiang)忍淚水吧?因為爸爸的至理名言之一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好想他們,真的好想他們。

    爸、媽,你們的兒子回來了。

    我回來了。

    *****

    「曾呈羿?你是曾呈羿對不對?」

    回國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曾呈羿沒想到這麼快就接二連三的遇到老朋友,上星期才遇見當兵時的同袍,這回又遇到高中同學。

    高中呀,又是一個他不想回憶的過往。

    「林銘旋對不對?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你這家伙怎麼變這麼高,害我站在那邊猶豫了半天,就怕自己認錯人。」林銘旋驚訝的打量著他。

    林銘旋在高中時期和他的交情挺好的,後來因為上了不同大學,生活圈不同才失去聯絡。

    算一算,兩人也超過十年不見了,難怪會被他大二後才長出來的身高嚇一跳。

    「你比較容易被認錯吧,怎麼胖成這樣?」他看著老朋友至少胖了十公斤的身形調侃道。

    「去你的!這不叫胖,叫穩重,懂不懂?」林銘旋笑罵道,伸手捶了他(胸xiong)膛一記。

    曾呈羿笑了笑,與他閑聊幾句。

    「你現在在哪上班?做什麼?」男人除了聊當兵和女人之外,大概就只剩工作可談。

    「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科技新貴,不錯喔。」

    「你呢?我听說你去了大陸,什麼時候回來的?」

    曾呈羿輕愣了一下,忍不住疑惑的問︰「你听誰說的?」

    除了同學外,林銘旋和他並沒有其他共同的朋友,是誰知道他去大陸的事,又把這件事告訴林銘旋的?應該不可能是他心里想的那個人吧……

    「李孝鈴。你認識她吧?」

    又一個他不想記憶的人。

    凡是與那個人有關的一切他都不想記憶,只想遺忘,奈何老天似乎不想放過他。

    「我不知道你認識李孝鈴。」他淡然說。

    「我也沒想到她竟然會認識你,這世界好小對不對?對了,她也認識黎雪。你還記得黎雪嗎?就是以前我們班的班花兼我們學校的校花那個大美女。」

    「嗯。」他輕應一聲,沒興趣般的改變話題,「你怎麼會到這兒來,今天不用上班嗎?」

    「特休,上來陪女朋友過生日,我女朋友就是剛才說的李孝鈴——啊,說人人到,她來了。」

    听到林銘旋說他的女朋友是李孝鈴時,曾呈羿呆住了,再听到林銘旋說她也來了,他只覺得渾身僵硬、腦袋一片空白,驚愕到不知該做何反應。

    老天真的是不想放過他。

    李孝鈴花枝招展的走向男友,臉上帶著神采飛揚的微笑,對于男朋友願意請特休來幫她慶生感到很開心。

    「銘旋。」走到男友身邊,她開開心心的(勾gou)著他的手臂。

    「今天只遲到五分鐘,不錯。」林銘旋笑著對女友說。

    「我也覺得很不錯。」她咧嘴道,心情大好的她不介意被調侃。

    李孝鈴隨意瞥了一眼站在男友前方的人,瞬間驚得雙目圓瞠、呆若木雞。

    「曾……呈羿?」

    「你好,好久不見。」曾呈羿一臉微笑向她打招呼,此刻的他已顯得淡定。

    「你……」李孝鈴原本沖口想說什麼,卻又忽然停下來改口道︰「好久不見,你好嗎?」

    「還不錯。」

    「什麼時候回國的?」

    「不久前。」

    「難怪。」李孝鈴喃喃自語道,難怪她沒听說他已經回國的消息,「你在國外待了三年還四年?」

    「四年。」

    「這段時間……你都沒有回來對不對?」她試探(性xing)的問道,似乎是想確認什麼。

    「工作太忙了。」

    「我听說了,從大陸到香港到新加坡,你每換一個地方工作職位就三級跳,真的很厲害。」

    曾呈羿不予置評的微微一笑,有點好奇她到底是從哪兒听到有關他的事?

    「真的假的,你這麼厲害?」林銘旋驚訝的看著他,「別告訴我你現在的職位是總經理。」

    「我不打擾你們約會了,先走一步。再聯絡。」他對林銘旋說,然後再對李孝鈴點了下頭便轉身離開。

    「等一下,曾呈羿。」李孝鈴迅速叫住他。

    他猶豫的停下腳步,轉頭看她。

    「你忘了留手機號碼了,不然你要銘旋怎麼聯絡你?」李孝鈴微笑的對他說。

    曾呈羿很不想留,李孝鈴特地叫住他要號碼,絕對不是為林銘旋要的,他心知肚明。

    只是她要他的號碼是想私下跟他說什麼?他真的一點也不想听,一點興趣也沒有。

    「林銘旋有我家的電話號碼。」他回答道,然後揮揮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李孝鈴目送他離開後,轉頭問男友,「你真的有他家電話號碼?」

    「沒有。」

    「什麼?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跟他要電話?還有,他為什麼會說你有他家的電話號碼?你剛剛怎麼不說你沒有?」她激動跳腳。

    「你(干gan)麼這麼激動?」林銘旋目不轉楮的看著她,表情有些不悅。

    他注意到自從她看到曾呈羿之後,全副注意力都放在曾呈羿身上,剛才還拿他當借口想和曾呈羿要電話,這讓他很不是滋味。

    「你(干gan)麼?」李孝鈴終于注意到男友的不悅,疑惑的看著他問。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干gan)麼這麼想要曾呈羿的電話?你想做什麼?」

    「老天,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李孝鈴呆了一瞬,似笑非笑的問男友。

    「哼!」林銘旋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傻瓜。」李孝鈴遏制不住的邊笑邊說,伸手把他的臉給扳了回來,「你放心,我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要他的電話是為了跟他說一些有關黎雪的事。」

    「(干gan)麼突然提到黎雪?還有,為什麼有關黎雪的事要由你跟他說?你(干gan)麼跟他說這個?」林銘旋仍有些懷疑。

    「因為他們倆曾經交往過,而我是黎雪最要好的朋友,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我都知道。」

    「你說他們倆……是指曾呈羿和黎雪?」林銘旋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

    「嗯。」李孝鈴點頭。

    林銘旋張口結舌的看著女友,半晌才發出「靠」的一聲,驚愕的問道︰「我怎麼從來沒听你說過這事?」

    「沒事(干gan)麼要說?況且這還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不說也罷。」李孝鈴搖了搖頭。

    「你想跟曾呈羿說什麼有關黎雪的事?」林銘旋若有所思的看了女友一會兒,開口問道。

    「不管想說什麼都沒用了,又沒他的電話。」

    「畢業紀念冊里有他老家的電話,如果他爸媽沒搬家、沒換電話號碼的話,應該可以聯絡上。」

    李孝鈴聞言,臉上頓時出現一抹希望之光。

    「今天回家之後我會打打看,有結果再告訴你。」

    「謝謝你,銘旋。我最最最愛你了!」李孝鈴開心不已的抱著他獻(吻wen)。

    林銘旋笑了笑,注意到周遭有些人對他(露)出羨慕的表情。有一個漂亮又熱情的女朋友,哪個男人不愛呀?

    「走吧,我已經在餐廳訂位了,是你愛吃的泰國料理。」他牽起女友的手微笑著對她說。

    「嗯。」李孝鈴開心的點頭。

    兩人十指交握,甜甜蜜蜜慶生去。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