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2章(1)

第2章(1)



    兩情相悅的戀情猶如醇酒般令人迷醉。

    自從與黎雪正式交往後,曾呈羿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工作忙碌的他經常加班,只有周末才有時間約會,其他時間只能藉電話聊表相思之苦。

    熱戀中的兩人總有說不完的話,總是情不自禁熱線到三更半夜,然後搞到(睡Shui)眠不足。

    黎雪是坐在辦公室里上班,很少有外務,所以可以利用午休時間補眠。曾呈羿卻正好相反,外務工作又多又忙,經常東奔西跑忙得連吃飯時間都快沒了,哪還有時間(睡Shui)午覺補眠?結果意外就這樣(發fa)生了。

    車禍。

    得知曾呈羿因為疲勞駕駛,一時恍神沒注意到前方車子已停下來等紅綠燈而一頭撞上(發fa)生車禍,雖然人沒什麼大礙,但黎雪仍自責不已,當下便決定以後與他熱線絕不超過十一點半,要讓他早點休息。

    當天晚上她立刻執行。

    「好了,我要掛電話了,你早點(睡Shui)。」看了眼床頭鬧鐘的時間,黎雪對電話那頭的曾呈羿說。

    「怎麼?你想(睡Shui)了嗎?現在才十一點多而已。」他的聲音听起來有些訝異。

    「我決定以後我們倆講電話最晚不能超過十一點半。」她趁機對他說明。

    「為什麼?」

    「你今天都因為(睡Shui)眠不足、疲勞過度出了車禍,還問我為什麼?」

    「只是稍微恍神了一下,我又沒有受傷。」

    「難道一定要等到受傷再來後悔莫及?」她有些氣惱。

    「我不是這個意思。」

    「今天幸運沒受傷不代表下次也能這麼幸運。呈羿,我不想等意外(發fa)生之後再來後悔莫及,所以就算是為了讓我放心,你听我的,以後我們聊天別聊太晚,你早點休息好嗎?」她聲音轉為輕柔叮囑。

    曾呈羿雖然覺得黎雪有點小題大做,但心知她是為他好,也只能妥協了。

    「好吧。掛電話之前,告訴我你明天想去哪兒?」

    明天可是他們期待已久的周末約會,他們每天辛苦工作、忍耐相思之苦,等待的就是這一天。

    「我希望你明天能夠待在家里好好休息。」黎雪沉默了一下,對他說。

    畢竟他今天才出了車禍,雖然沒有外傷,但(身shen)體和精神肯定都受到沖擊,最好安靜休養一下比較好。

    「休息什麼?我又沒受傷,況且我們都一個星期沒見面了,你難道不想我嗎?」听到明天不能見她,他突然有些激動,「黎雪,我很想你。」

    沒料到他會突然這麼說,黎雪頓時只覺得一陣甜蜜蔓延全身。

    其實她也很想他,雖然他們每天都有通電話,但那哪能和與他面對面、待在他身邊感受他的溫柔可比擬?

    可是一想到約會得讓他出門舟車勞頓,她又覺得有點舍不得,尤其他這個孝子每個星期日一定都會開車回台中老家探視父母,這樣他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

    「你真的不想我嗎?」等了半晌都沒听到她響應,他在電話那頭又問了一次。

    「想。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待在家里休息。」她認真說道。

    「只要我待在家里就行了嗎?那麼,你要不要來我家?」

    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既可以讓他待在家里休息,又可以與她約會,黎雪頓時心花怒放。

    「好,我去。」她迅速應道,「我順便買點菜過去,中午親自下廚煮幾道菜給你吃,我的廚藝很贊喔,絕對超乎你的想象。」

    「光听你會下廚煮菜就已經超乎我想象了。」他朗聲笑道。

    「什麼意思?難道你以為我只會煮泡面?」

    「事實是,我以為你連泡面可能都不會煮。」他老實回答。

    「哼,原來在你眼中我這麼沒用,那你還喜歡我?」她哼聲道,有些不悅。

    「我又不是要應征廚師,跟廚藝好壞有什麼(關guan)系?喜歡你只因為單純你是你。」

    黎雪聞言頓時笑容滿面,先前的不悅感早就煙消雲散了。

    「你今天嘴巴好甜。」她甜滋滋說道。

    「會嗎?可能跟我剛才吃了顆糖有關。」

    他無厘頭的回答,讓她忍不住輕笑出聲。

    「不跟你說了,本想讓你早點休息的,結果又讓你拖到快十二點了。」她看了眼床頭櫃上鬧鐘的時間。

    「反正明天不用上班。」他(勾gou)起一抹幸福的笑,「你明天大概幾點過來?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買好菜我會搭出租車過去,大概十一點多吧,你可以(睡Shui)到自然醒。」

    「我的自然醒是下午三點。」

    「那好,我三點再過去。」

    「別這麼晚,我開玩笑的。」他當然希望能愈早見到她愈好。

    她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明天我快到的時候再打電話給你,你只要下樓替我開門就行了。」

    「了解。」

    「那我掛電話嘍,晚安。」

    「晚安。」

    *****

    隔天中午,黎雪在曾呈羿家里大展廚藝,令曾呈羿大飽口福,贊嘆不已。

    說真的,他作夢都沒想過黎雪會擁有一身好廚藝,他以為千金小姐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黎雪硬是與眾不同,總是不斷讓他驚(艷yan)與心折,讓他想不愛她都難。

    午餐過後,兩人分工合作的將廚房收拾(干gan)淨,然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曾呈羿所租的房子是間五坪挑高小屋,空間不大,但經過設計師的巧手設計,絲毫沒有空間壓力,一個人時很寬敞自在,兩個人時也很舒適宜人。

    這並不是黎雪第一次到曾呈羿家,之前她來過兩次,只是待得不久,都是陪曾呈羿回家拿個東西,待個五分鐘就離開了。

    所以昨晚他邀她到他家時,她並沒有多想,直到掛斷電話之後,這才驚覺自己做了一個多麼大膽的回應。

    到他家去,與他兩個人單獨關在家里,孤男寡女,情生意動,誰也不能擔保在他家里會(發fa)生什麼事。

    別看她此刻表現得很自然,其實她緊張得要死,到他家之後就一直在裝忙。

    只是忙碌有時盡,她的緊張卻是無止境的。

    「好像沒什麼好看的電視。」

    身旁的他突然開口說話,把她嚇得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

    「什麼?」她猶如驚弓之鳥的驚叫道。

    「你在緊張什麼?」他有些不明白。

    「什麼緊張?誰緊張了?我嗎?我為什麼要緊張?」她眨了眨眼,堅決不承認自己在緊張。

    「你知道什麼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嗎?」他(勾gou)起笑,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下。

    「不知道。」她決定裝傻到底。

    「意思就是欲蓋彌彰。」

    「你就不能假裝不知道嗎?」她瞪著他,小臉寫滿惱怒。

    「不能。」她用力的回瞪他。

    「你不要這麼緊張,除非得到你的允許,否則我什麼都不會做的。」他忽然柔聲向她保證。

    「允許……什麼?」她眼神飄忽,突然不敢直視他。

    「真要我說出來?」

    她無言以對。

    「坐過來點。」他突然伸手將她拉進臂彎里,他可以感受到她不由自主的因緊張而渾身僵直,「放輕松點。」

    「你這樣要我怎麼放輕松?」她忍不住抗議道。

    「我這樣是對癥下藥、以毒攻毒,一會兒你習慣了就不會再緊張了。」他擁著她的肩膀,讓她貼靠著他坐在沙發上。

    「歪理。」

    「那你告訴我要怎麼做你才能放松?」他轉頭問她,距離近得她能感受到他說話的氣息。

    她愈來愈緊張,想移動(身shen)體與他拉開距離,(身shen)體卻不知為何突然不听命令,怎麼也移動不了。

    她看向他的雙眼,只見他正目不轉楮的看著自己,黑眸深邃,柔情似水,讓她的心髒撲通撲通愈跳愈快。

    電視仍在一旁播放著,她卻覺得四周好安靜,靜得她能清楚听見自己巨大的心跳聲,以及他逐漸變得急促的呼吸聲。

    他的臉突然慢慢向她靠過來,讓她緊張得不知所措,慌亂間她急忙沖口叫道︰「你說除非得到我的允許,否則什麼都不會做的!」

    他猛然停下來,俊顏停在距離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神情莫測的看著她。

    黎雪也看向他,卻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她並不是不願意接受他的(吻wen),只是太緊張才會不經大腦蹦出這些話,把氣氛搞得這麼凝滯尷尬。

    現在怎麼辦?她問自己。她一點也不想讓他誤會她是在拒絕他,以為她對他的感情仍帶保留,並沒有全心付出。

    想到可能會被他誤會,一股突如其來的沖動讓她往前傾,瞬間主動(吻wen)上他的唇辦,然後又害羞的倏然退去,想起身,卻又讓他攬得更緊些。

    「這是什麼意思?」他啞聲問道。

    她低著頭,紅著臉沒有應聲。

    「黎雪。」他抬起她的下巴,讓她不得不面對他,「這是允許的意思嗎?」

    她沒有應聲,嬌羞低垂的眼與嫣紅的臉卻已說明也默認了一切,讓他心里一陣激動,熱血澎湃,再也忍不住的向前傾,瞬間(吻wen)上她柔軟甜美的(紅hong)唇。

    (吻wen)從淺而深,逐漸失控。

    曾呈羿願對天發誓,他邀請黎雪到家里來,並沒有任何不軌的意圖,即便是得到她的允許(吻wen)上她的那一刻,他都沒想過要更進一步。

    無奈他實在太小看(欲ru)望的(強qiang)大力量,也太小看了黎雪對他義無反顧的用情了。

    那天下午她將女人最寶貴的第一次給了他,讓現階段一無所有的他既激動、感動又覺得愧疚,因為他什麼都無法給她,只能暗自發誓今生絕不負她。

    只是他作夢都沒想到,最後卻是她負了他。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