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第1章(1)

第1章(1)



    黎雪是曾呈羿的高中同學,也是他的初戀情人。

    事實上有很多人心目中的初戀情人都是黎雪,至少在他們班上二十個男同學里,就有十五個暗戀她。

    黎雪人如其名,氣質猶如早晨般寧靜清新,相貌則如白雪般瑩白美麗,讓當時十六、七歲的少年們一個個情竇初開,墜入單戀遐想的愛河里,曾呈羿也不例外。

    黎雪家境富裕,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但個(性xing)卻低調謙虛、平易近人,因此她的人氣始終居高不下,當了整整三年的校花,無人能出其右。

    相對于她的出名,曾呈羿在高中時期可說是默默無聞,雖然他長得不錯,成績也不差,但平均值以下的身高加上安靜的個(性xing),讓他的存在感頗低。

    他的身高是在大二之後才拔地而起的,從一六五直升一八o,當兵時又被(操cao)高了兩公分,所以當他與黎雪在畢業多年再度巧遇時,他早已與高中時期的他判若兩人,整個人顯得帥氣挺拔、卓爾不凡。

    身為老同學又有業務上的往來,兩人自然而然發展出一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guan)系。

    曾呈羿對黎雪的愛慕一直未曾稍褪,畢竟她是他的初戀,也是他年少時的女神,即使成年出社會後的他表現不凡,頗具精英姿態,卻仍不敢隨便褻瀆心目中的女神,也因此兩人相遇後足足做了一年多的好朋友。

    好朋友的交往模式就是有空聊聊天、吃吃飯,朋友有難時幫幫忙,心情低潮時打打氣,成群結隊出游的機會多,孤男寡女相處的機會少。

    少,但不代表沒有。

    「怎會突然找我陪你去看電影?」

    接到黎雪臨時邀約的電話時,曾呈羿還躺在(床chuang)上(睡Shui)懶覺,周休二日的第一天他若沒什麼事總會(睡Shui)到中午十二點才起床,有時候更晚。

    「你待會兒有事?」

    「沒事,不過我現在人還躺在床鋪上,所以你可能要等我一下。」

    「好。我先到處逛逛,你到了再打電話給我。」

    「ok。」

    掛斷電話後,曾呈羿立刻用最快速度下床梳洗換裝,趕赴會面地點。

    距離上回兩人單獨見面他都忘記有多久了,此刻的他心中不免有些雀躍。

    黎雪在接到他已經到了的電話之後,約莫五分鐘便出現在他眼前,只是除了她之外,身邊竟還跟了一個男人。

    曾呈羿忍不住皺了下眉頭,心想,難道她不只約他?

    美麗的黎雪,聰明的黎雪,溫柔體貼又善解人意的黎雪一向不乏追求者,但卻從未與任何人正式交往——就他所知沒有——然而眼前這個與她並肩走來的男人看起來比他大上幾歲,風流倜儻、裝容不凡,和黎雪走在一起猶如金童玉女般登對。

    他們是什麼(關guan)系?難道黎雪約他出來的目的是想介紹她的男朋友給他認識?

    一時間,他只覺得心頭郁悶、五味雜陳。

    「你來啦。」黎雪走到曾呈羿面前對他微笑道。

    「嗯。」他勉(強qiang)擠出一個微笑,然後下一秒驀然呆住,因為黎雪竟然主動伸手(勾gou)住他的手臂,親昵的依偎到他身邊。

    「他就是我男朋友曾呈羿。」她對與她同來的男人介紹道。

    曾呈羿只呆了一瞬,便迅速明白(發fa)生了什麼事。她並不是要介紹男朋友給他認識,而是想請他幫忙甩開黏人的追求者。

    這種事他並不是沒做過,只是以往她都會事先明說要請他幫這種忙,這回她卻完全沒提,他一時間才會沒想到。

    嗯,這事他駕輕就熟,交給他。

    「他是誰?」曾呈羿轉頭問黎雪,一副男朋友質問女朋友的態勢。

    「我媽朋友的兒子。」

    曾呈羿緊緊地皺了下眉頭。簡而言之就是富二代就對了,黎雪竟替他找來這種對手,實在是太看得起他了。

    不過有道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什麼好怕的。

    「有事嗎?如果沒事的話,我和黎雪的約會不缺電燈炮。」曾呈羿面無表情,傲然對著與黎雪同來的男人下令,意思就是你可以走了。

    「你真的是黎雪的男朋友?」魏理豪一臉懷疑的打量著曾呈羿問道。

    說實話,以男人看男人的角度來看,魏理豪不得不承認這家伙長得挺帥的,尤其那高人一等又挺拔健壯的身形足以讓人羨慕,但是也僅僅如此而已。

    瞧他的穿著,不管是從衣服、褲子到鞋子全是便宜貨,身上沒半點飾品,唯一稱得上值錢的大概就只有手表了,但那表頂多也只值幾千塊而已,對他來說同樣是看不上眼的便宜貨。

    簡而言之這家伙根本就是個窮小子,和黎雪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他才不相信黎雪會看上這種男人。

    「我剛才已經說了他是我男朋友,你沒听見嗎?」黎雪開口道,語氣有點不耐煩。

    這還是曾呈羿第一次見她這樣。

    「還有什麼問題嗎?」曾呈羿面無表情的看著那男人說。

    「你配不上黎雪。」魏理豪直言不諱。

    「不管配不配都不關你的事。我們走。」曾呈羿看了他一眼便牽起黎雪的手轉身就走。

    第一次牽著黎雪的手,只感覺柔嫩無骨,讓曾呈羿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馬了起來,但他也沒忘記後方還有個虎視眈眈的男人正盯著他們。

    那男人並沒有追上來,但又不能回頭去看他是否跟在他們後頭,所以他們牽手的動作暫時還得持續。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跟在我們後面,所以手再借我牽一會兒吧。」他對黎雪說。

    「嗯。」黎雪輕應一聲,表示明白。

    「那家伙想追你?」他問她。

    「我討厭他。」黎雪擰著眉說。

    「很少听你這樣直接說討厭一個人,他做了什麼?」

    「自以為是、死纏爛打。」

    「意思是他已經纏你一陣子了?」

    「三個月。」

    「怎麼都沒听你提過有這麼一個大麻煩?」

    「我以為不理他、不給他好臉(色)看,他就會知難而退,誰知道他愈來愈卑鄙無恥,竟然從我爸媽那里下手。我爸媽全站在他那一邊,要我和他交往看看。」黎雪說得滿臉郁悶,還有些氣憤。

    「能得到你爸媽的支持,表示他的條件應該很好才對。」曾呈羿突然有些憂郁,因為他知道若是換成他,根本入不了黎家父母的眼。

    「條件好有什麼用,我又不喜歡他。」黎雪哼聲道。

    那你喜歡我嗎?曾呈羿好想問,卻又不敢,怕這一問會毀了兩人融洽的相處模式和友誼。

    「你為什麼不喜歡他?除了你剛才說的自以為是、死纏爛打外?」他小心探問。

    「憑著家里有錢,在國外待過幾年就擺出高人一等、目中無人又仗勢欺人的姿態,尤其自己沒本事,只會頂著父母的光環到處耀武揚威,這種人我最討厭了。」黎雪一吐心中怨氣。

    「所以他是這種人?」

    「雖然不確定,但八九不離十。我看過他在公共場所用一臉睥睨、高高在上的表情,張揚跋扈的對服務生大小聲。」

    原來如此,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再加上黎雪平易近人、謙和有禮的個(性xing),難怪她會討厭那家伙。突然間,曾呈羿整個心情都變好了。

    「你想好要看什麼電影了嗎?」他笑問她。

    「我剛剛先過去看了一下,沒什麼想看的。」她搖搖頭道。

    「既然沒什麼想看的,你怎會說要來看電影?」他不解的問。

    「還不是為了擺(脫tuo)那個人。那家伙早上突然出現在我家,我爸媽為了湊合我和他,吃過午餐之後就硬把我推進他車里,要我和他去約會。我在無技可施的情況下,才會撒謊說和人約了看電影,然後打電話向你求救。」黎雪滿臉無奈道。

    「看樣子你爸媽真的很喜歡他。」

    「重點是我不喜歡他,如果他們不顧我的感受硬要亂點鴛鴦譜,我一定和他們翻臉。」她撇唇道。

    「難得听你說出這麼任(性xing)的話。」

    「這哪是任(性xing)的話?這關乎我一生的幸福耶!」

    「說真的,我很好奇。」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好奇什麼?」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他不疾不徐的說︰「以剛才那個男的來說,不管是長相、家世背景應該都是萬中選一吧?結果你還是能挑出對方的缺點,可見你挑男朋友的眼光一定非常高。難怪認識你這麼久,都不見你交男朋友。」

    黎雪聞言後,轉頭目不轉楮的瞪著他看,卻沉默不語。

    「(干gan)麼這樣看我?」他被看得有些毛,開口問道。

    「笨蛋。」

    「什麼?」

    「呆子、傻瓜、反應遲鈍、沒神經的傻蛋。」

    他愈听愈茫然,搞不懂她怎麼會突然冒出這些話來,她該不會是在罵他吧?

    「你是在說我嗎?」他疑惑的問她。

    「你剛才不是問我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嗎?」她眨著一雙大眼,嘟著小嘴道︰「笨蛋、呆子、傻瓜、反應遲鈍、沒神經的傻蛋男生。如果我說這就是我的答案,你相不相信?」

    「不相信。」他搖頭。

    「我也不相信。」她對他咧嘴道,然後忽然轉頭看向後方說︰「魏理豪好像沒有跟來。」

    說完,便順勢將手從他大掌中抽了出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