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曾經許諾過 楔子

楔子



    曾呈羿、傅經雲、紀滄廷、何海胤四個人的交情源于當兵時期,是軍中同袍兄弟。

    但,他們可不是因興趣或個(性xing)相似才會走在一起,而是老被當時他們那個歷經女友兵變、整天咳聲嘆氣的瘋子班長找麻煩——只因為他們長得高大、英挺、帥氣,和拐走他女朋友的家伙同型——才會因同病相憐而成為莫逆之交。

    在軍中時,瘋子班長老愛叫他們四人為「曾經滄海」,因為從他們四個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竟剛好可組成「曾經滄海」這四個字。

    所以在軍中他們莫名其妙成了別人口中的「曾經滄海」四人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當然有難的機率較多。

    雖然莫名其妙,但他們四個卻因此成了莫逆之交。即使在退伍後因各自人生規劃不同失聯好幾年,亦不影響他們四人深厚的友誼。

    只是當多年後再度聚首,四個人無意間談起何時結婚這個話題時,竟一個個相對苦笑。因為他們作夢都沒想過「曾經滄海」這詞會像個詛咒般一一降臨在他們身上,四人無一幸免。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在過去失聯的那幾年里,他們竟都有過一段曾經滄海的愛戀,有個遺忘不了的戀人,並在分手之後不時暗忖,如果有緣……盼能再見。

    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會是那種婆婆媽媽、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但是對于已不在身邊、卻仍在心里的那個她,他們始終忘不了也放不下。

    「既然忘不了也放不下,那就去追回來啊!只要不是陰陽兩隔,就還有挽回的機會,不是嗎?」

    在四人各自沉浸在過往的記憶中時,吧台內始終沉默不語的听著他們對話的酒保忽然如此開口道。

    去追回來嗎?吧台邊的四個男人突然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

    是呀,既然忘不了也放不下,那就去追回來不就好了?

    「怎麼樣,(干gan)不(干gan)?」一陣沉默後,曾呈羿看著兄弟們問道,原先頹喪的模樣已被堅定不移的神情取代。

    「我需要一點動力。以一年為限,辦不到的人得替辦到的人支付一切婚禮開銷,怎樣?」紀滄廷臉上的表情也變了,變得有些神采飛揚,點著頭提議道。

    「追不回愛人就已經夠慘了,還得荷包大失血,這樣不是慘上加慘?」傅經雲搖晃著酒杯里的冰塊懶洋洋說道,但體內卻是熱血沸騰。

    「所以你打算pass嗎?」紀滄廷挑眉問。

    「我是在替你們擔心。」傅經雲微笑著說。

    「謝謝你的好意,你擔心自己就行了。」紀滄廷翻了個白眼說,然後轉頭看向始終未表示任何意見的何海胤問道︰「你呢?(干gan)不(干gan)?」

    何海胤面無表情的點頭,已經開始計劃要如何追回他生命中的最愛了。

    「好,那就一言為定,請酒保為我們做見證了。」

    曾呈羿以此作結,看向吧台內的酒保,後者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為勝利(干gan)杯。」紀滄廷舉杯道。

    「為幸福(干gan)杯。」曾呈羿跟著舉杯。

    「為愛情(干gan)杯。」傅經雲亦一同附和。

    「為決心(干gan)杯。」何海胤同樣將手上的杯子舉向他們。

    四個玻璃杯在空中相互撞擊,發出輕脆的聲響,接著四人一仰而盡杯中琥珀(色)的**m,揭開序幕。

    好戲正要上演,等著瞧。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